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和妈妈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世上没有如果 2021-10-21

“小姐,既然舍不得,我们把孩子要回来吧?”吴妈心疼的看着她。

唐晚安摇头苦笑,“留下来,我该带他去哪儿,总不能回唐家吧?。”

吴阿姨叹着气说了一句。“家不像家不回也罢。”

“我必须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她的眼眸变的冷漠,双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

出院的时候天空下着小雨,天气阴沉沉的,车子缓缓驶入庄园,停在了一栋有些古老的别墅面前。

外墙上爬满了爬山虎,院子里种着大片花,粉色的,白色的,紫色的,这些都是妈妈曾经亲手种下的。

可是现在妈妈不在了,孤零零的花园里只有一片花海,看上去孤独而凄凉,唐晚安蹲在地上无声的哭泣了一阵。

随后她站起身拖着行李箱走向别墅。

这栋别墅本来是妈妈的陪嫁品,可是现在却住着自己的父亲和他的现任妻子,多么的滑稽可笑。

父亲本来只是一个小小公务员,却因为幸运娶到了富家千金,也就是她的母亲,从此一跃而起,成为了A市的直接掌权人。

唐晚安径自朝着门内走去,意料之中的,没有人欢迎自己。

客厅里,唐振国与李嫔婷母女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与眼前的气氛相比,她狼狈的样子显得那么突兀,在他们的眼里,她早就是一个外人了。

“晚晚你回来啦。”李美凤又是第一个站起来,热络的和她招呼道。

她保养得很好,将近五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却像是三十几岁的样子。

“李阿姨。”唐晚安声音淡淡,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李美凤她们的时候的场景。

“晚晚,李阿姨是爸爸的朋友,她没地方去,先带着姐姐们在我们家暂住一段时间。”

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个暂住,竟然是十年之久。

唐晚安冷笑,嘴角挂着一丝不屑。

她走到唐振国面前,恭敬地喊了一声,“爸爸。”

“你竟然还知道回来,唐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自从唐晚安出现后,唐振国的脸上就没有了刚才的笑意,他愤怒的看着唐晚安,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爸爸的意思是我不该回来?这里是我的家,怎么你不打算要我了?”面对这样的唐振国,唐晚安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她一脸平静的问道。

唐振国生气,瞪着她,却没有再说什么。

断绝父女关系,如果他不是从政人员还真的想这样做,可如今他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名声。

“振国,晚晚才刚回来。你们父女两个这是干什么呢,怎么就和上辈子是仇人一样。”李美凤开口,笑着走到唐晚安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一脸的关切。

“晚晚,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宝宝呢,虽然私生子这个名声传出去不好听,可是毕竟是你爸的亲外孙,你带他回来,我和你爸爸也可以帮着照顾。”

这种笑里藏刀的伎俩是李美凤最擅长的,小时候她不懂事,每次对于她的袒护自己还感恩戴德,可是长大一些,她发现,每次她的袒护都会让唐振国对自己更加的恼怒。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她的话音刚落,唐振国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唐晚安甩开李美凤得手,笑的甜美,可是充满笑意的脸上,一双眼却是冰冷无比,“谢谢李阿姨关心,我的事儿不重要,您还是多操心姐姐吧,她接二连三的流产,万一成了习惯,以后不能怀孕就不好了。”

以前李嫔婷就有一个男朋友,后来因为那个男人不要她,分手了,被迫流产,这件事情虽然李美凤极力的想要隐藏,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家除了唐振国蒙在鼓里,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嫔婷流产了,怎么回事儿?”听到唐晚安的话,唐振国再次震怒。

唐晚安则没有理会他的震怒,拖着行李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至于李美凤怎么解释,她也没有兴趣听,这是他们的事情。

唐晚安的房间是整栋房子里,除了主卧最大最奢华的一间。

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原本在床上的她的东西变成了李嫔婷的衣服,墙上还挂着一副大大的婚纱照,赫然是李嫔婷和金泽。

唐晚安也没有动怒,而是找来了吴阿姨。

“吴阿姨,辛苦您了,帮我先把浴室里的东西先清掉,再把这里碍眼的东西都清出去吧。”唐晚安说道。

没多久,她便起身朝着浴室走去,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吴阿姨已经把屋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唐晚安平静的走到梳妆桌前,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画面安静祥和。

只是这样美好的画面却被一声重重的开门声打破,李嫔婷气冲冲的冲进来。

“唐晚安,谁让你动我房间的东西。”她愤怒的指着唐晚安。

鸠占鹊巢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李嫔婷的脸皮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厚,看来自己真的是低估了她。

“姐姐,未婚夫我都让你了,一个房间而已,也要抢?”唐晚安站起身,看着李嫔婷笑意盈盈的说道。

“是你没本事留住他,被抢走了怪谁。”李嫔婷说着,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的确是我没本事,可是姐姐,如果我猜的没错,当初你和他发生关系的时候,应该是告诉他你是第一次吧,你说他要是知道姐姐你以前的风流事,还知道了你流过产的事实,他会怎么做呢?”唐晚安笑的张狂。

李嫔婷听完脸色变成了猪肝色,她紧紧的握着拳明显的心虚。

金泽是什么样的人唐晚安了解,李嫔婷更加的了解,不然她不会专门去修复了处女膜才去和他发生关系,如今这些事情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唐晚安,你威胁我,我告诉你,金泽那么爱我,他会相信你的鬼话?”李嫔婷怒视着唐晚安说道。

“他是不是爱你我不清楚,也不需要清楚。更何况你用剩下的男人,我不稀罕,不过这个房间我没有打算让给你,所以你最好现在就出去,不然我就叫他过来,实验一下他究竟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唐晚安拿着手机,做出拨号的手势。
没等唐晚安有接下来的动作,李嫔婷恨恨的甩上门离开了她的房间,气呼呼的去找李美凤了。

“我的小祖宗,你这又是怎么了,为了你的事情。我刚安抚好你爸,你最近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也帮不了你。”李美凤看着她无奈地道。

“都怪你心慈手软,当初就该把她们母女两一起扫地出门的,现在好了,留着这个小贱人在这里给我添堵,竟然还和我抢房间,如果当初赶走她,看她还怎么抢。”

“我的小祖宗,你小声点,被你爸听见就不好了。”李美凤赶忙捂住了女儿的嘴,让她不要那么嚣张。

“不就是一间卧室吗,你和她计较什么,到时候你嫁到金家,要什么样的卧室没有,做事情要分得清轻重,你现在就把心思全都放在金泽的身上,已经订婚了,那就抓紧把结婚证给领了,免得夜长梦多啊。”

“妈,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他呀,早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不管什么时候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李嫔婷一脸得意的说道。

“现在知道炫耀了,当初是谁哭哭啼啼的,害怕金泽不负责的?”李美凤无奈地看了看女儿,笑着说道,“当初如果不是琴琴给你出主意,恐怕你现在都没有把那个小子拿下呢。”

“如果没有听琴琴的,先假装怀孕再把流产的罪名按到唐晚安的身上,金泽怎么会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彻底对那个丫头死心呢。”

琴琴是李美凤的大女儿,和李嫔婷一样都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不过相比起李嫔婷,琴琴也是更加的聪明,两个女儿一个美貌一个聪明,对于李美凤来说宝贝的不行。

她可是现在当红的小花旦,演艺圈儿那些不入流的手段,她玩儿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是,是,是,在你眼里姐姐就是比我好。”李嫔婷语气酸酸的说了一句,然后坐起身从梳妆台拿起一个首饰盒递给李美凤。

“金泽给我的,传家宝,只传金家的媳妇儿。”李嫔婷说着,脸上露出一抹傲娇的神色。

盒子里是一个翡翠项链,色泽看起来就是那种价值不菲的东西,李美凤看了看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一抹算计的心思从她的脑海中划过。

“嫔婷,其实想要出这口恶气也不难……”她握着翡翠项链,目光狠厉。

……

唐晚安有睡懒觉的习惯,尤其现在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她自然多睡了一会儿,起来的时候吴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吴阿姨,现在几点了?”唐晚安伸了伸懒腰问道。

“八点多快九点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赶紧下楼去吃点吧,不是有事儿和你爸说吗,正好他现在还没走。”吴阿姨提醒着,并且帮她找好了外套。

唐晚安动作很快,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穿着外套下了楼。

餐厅里和昨天在客厅见到的场景一样,唐振国和李嫔婷母女其乐融融,相谈甚欢,唐晚安当真佩服李美凤的手段,昨天的事情竟然没有让唐振国对她们有任何的隔阂,要知道唐振国是个政客,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拿捏的,由此可见李美凤的手段可见一斑。

如果当初自己的母亲有这个女人一半儿的本事,也不会最后弄到黯然收场的结局。

母亲出身好,浑身上下都是骄傲,让她去迎合男人,恐怕她根本就做不到,她需要自尊,但是对于男人来说,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儿。

唐晚安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一一打了招呼。

李嫔婷没有理会她,只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嗤。

李美凤则是害怕女儿沉不住气,手从桌下拉了拉她的衣角,作以警告。

“晚晚来了,昨晚睡得还好吗?”李美凤转头看向唐晚安的时候,依旧是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

“小宋,给小姐拿粥过来,她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李美凤细心吩咐佣人道。

“谢谢阿姨。”李美凤就是这样,细节上永远处理的特别好。

唐晚安低头喝了一口粥看了看唐振国,他正好吃完了,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而也就是同一时间,李美凤递给他一张餐巾纸,伺候的如此娴熟,把温柔贤惠表现的淋漓尽致。

“爸,我有事儿和你商量。”看到他起身要离开,唐晚安放下手里的粥碗,追上去。

“什么事儿?”唐振国转头,看着她表情不咸不淡。

“我马上要毕业了,想去公司实习。”

永胜传媒是母亲家族的企业,外公留下的,在他去世的时候把公司的股份都转到了唐晚安这个外孙女的名下,可是那个时候她还小,唐振国和李美凤就理所当然的把持着公司的事物。

如今公司里的总裁也是李美凤的弟弟。

“晚晚,你还小,管理公司很辛苦的,你没必要这么累,好好的享受生活,以后你可是要做少奶奶的人。”李美凤自然不希望唐晚安掌控公司,因为她觉得那应该是自己的东西。

“再说了公司有舅舅帮你管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找个事情做,我给你安排一个文职,女孩子抛头露面的总归是不好。”李美凤苦口婆心的说道,不知情的还真以为她是替唐晚安着想。

唐晚安嘴角翘起,眼神微冷,永胜传媒这块肥肉他们吞进去就没有吐出来的道理,唐晚安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她也没有想着他们就这么轻易答应自己,他们不给,她有的是办法拿回来。

……

上海真的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尤其是这里的夜总会,更甚……

唐晚安忐忑的走在其中,小手不安的搓着衣角。

“妙可,你确定那个人在这里?”唐晚安扯了扯身后的女孩儿,小声问道。

妙可是吴阿姨的女儿,和唐晚安从小一起长大,一直都是她的跟班。

“嗯,我找人调查了,那个人就是这么说的。”妙可点了点头,补充道,“听说林副总昨天晚上就在这里了,一直都没有离开。”
林耀阳是永胜传媒的副总,第二大股东,只要他支持自己,想要拿回公司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这个男人也是个人精,想要得到他的支持并不是那么容易,得有有利的条件才行。

唐晚安打听了一下,林耀阳好色,偏偏家里有一只母老虎,所以她才想到色诱这个主意。

唐晚安跟在妙可的身后,两个人时不时地说句话,因为太投入,根本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人。

唐晚安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抬头一股刺鼻的酒味充斥在鼻腔内,她不悦的皱眉,却看到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

“有几分姿色,不错,这夜总会还真的是越来越会挑人了。”男人的咸猪手在唐晚安的身上不安分的移动了几分,紧接着身子也凑了下来。

唐晚安伸手想要推开压着自己的男人,他身上的酒味熏得她快要吐出来了,该死的,眼瞎了吗,她穿的这么正经,哪里像小姐了。

“放开你的手。”唐晚安语气不悦的警告,只是她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就算是在生气,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震慑力,看到她生气的样子,男人不仅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反而有些肆无忌惮了。

“滚开……”唐晚安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由于喝了酒,他的身子站的不是很平稳,被她这样一推,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

“我就喜欢你这样烈性子的女孩儿,今天我还非要尝尝你的味道不可。”男人被唐晚安的动作彻底的激起了心底的兽欲,他稳了稳身子,再次朝着唐晚安扑上来。

眼看着男人就要扑倒自己的身上,唐晚安情急之下低头狠狠地咬牙了他抓着自己的胳膊上。

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声传来,看到男人抬手要打自己,唐晚安松开口放过他。

可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男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他追上去一步,想要打唐晚安,可是还没有凑近她的身边,就被一个娇俏的身影拦住了。

“大哥,消消气,她不懂事儿,我陪你怎么样?”妙可虽然没有唐晚安漂亮,但是身材火辣,脸蛋儿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也算的上秀色可餐。

男人本来也就是想找个刺激,既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他自然是乐意的。

“你说的……”男人的脸上漏出一抹贪婪的笑容,妙可点头,笑的妩媚。

“当然了,今天就让大哥您尽兴,不过这是楼道不方便,这样我们找个包间如何?”妙可说着,可是唐晚安却不安的握住了她的手。

这个男人看上去不是什么善茬,她真的担心妙可会遇到危险。

“放心,我有分寸,这样的事情我应付起来得心应手。”妙可拍了拍唐晚安的手背,笑着对她说道。

“可是……”唐晚安还是不放心,但是看到妙可坚定的神色,她只能听她的,嘱咐了一句,让她小心,唐晚安离开了。

不过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是长得一样的,刚才竟然忘了问一下林副总在哪个房间了。

如果自己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的话会不会被别人误会。

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敲响眼前的门,试试运气吧,她想。

“啊……”她的手还没有落到眼前的门上,就被身后的一个大力拉了回去,唐晚安抬头就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眸冷冷的看着自己。

再看这双眼睛的主人,不知为何唐晚安感觉他脸上有着一丝怒气。

“是你?”没错眼前的人就是自己孩子的父亲,沈慕霆,唐晚安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见到他。

“你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沈慕霆把她拉回到自己的身边,高大的身子把她抵在墙上,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唐晚安没有说话,她抬头看着男人,此刻他隐藏在一排璀璨的聚光灯下,整个人森冷而孤傲。

“我来这里是找人的。”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唐晚安回答。

“我送你离开,以后不要出现在这种地方,这不是你该来的。”沈慕霆冷冷的开口,脸上的表情几近冷漠。

“不行,我还没有找到我要找的人。”唐晚安挣扎,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什么人,很重要?”看到她急切的样子,沈慕霆的脸上有了一丝动容。

“林耀阳。”唐晚安老实的回答,自己得手一直被他紧紧的握着,如果自己不老实说恐怕今天是不可能离开的。

“你怎么会找他?”沈慕霆皱眉,林耀阳的名声并不好,这个女人找他做什么。

“我需要他帮忙。”这件事情必须找他,因为只有林耀阳才可以帮助自己。

“你不会不知道那个人好色,找他办事的,尤其是女人,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沈慕霆有些生气,他的声音比刚才更冷了几分。

唐晚安当然知道沈慕霆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她懊恼这个家伙竟然把自己想成了要用身体换取利益的女人,果然是混混,想法不是一般的龌龊。

她暗暗的捏紧了手里的针孔摄像头,不理会沈慕霆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仰头说道。

“来这种地方的人自然不是做什么见得光的事情的,我知道他好色,但是我也知道他怕家里的母老虎,只要我拿到他在这里鬼混的证据,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帮我。”唐晚安信誓旦旦的说,仿佛现在自己的手里已经有了林耀阳的把柄一样。

“你左手边第二个房间。”沈慕霆随手点燃了一支烟,玩味的看了看唐晚安,然后声音淡淡的说道。

唐晚安错愕了一瞬,明白过来他说的是林耀阳在的地方。

不再理会他,径自朝着目标门口走去。

房门被紧紧的锁着,唐晚安拿出来自己事先准备的撬锁工具,在门上鼓捣了一会儿,可是却没有看到有任何打开的迹象。

沈慕霆从刚才就一直跟着她,看着她从包里掏出来一根小铁丝在房门上鼓捣,然后又看到她懊恼的抬起小脚想要去踹门的动作。
下一篇: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上一篇: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相关文章
  1. 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和妈妈坐公交车

    沉思一句话大全,优美的令人沉思的情感语录大全,沉思情感句子一句话,精选 有内涵的短句子大全一句话及很火句子欢迎使用。...

    0 条评论 130 2021-10-21

  2. 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随着走动,灼热还

    男女短句大全,优美的男女之间情感心理语录,男女之间情感心理语录古代经典句子别短句,精选 古代男女情感经典句子短句及简短好词好句请转发。...

    0 条评论 66 2021-10-21

  3. 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

    情感短句大全,优美的非常优美的情感语录大全,情感语录短句短句,新发 好听的表达情感的句子短句及文案大全欢迎阅读赏析。...

    0 条评论 207 2021-10-21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