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岁月流逝不再回首 2021-10-21

在一边看好戏的莫江澄实在没忍住,发出“噗嗤”的一声笑。

自觉没了颜面的聂小小把头埋在战墨凛的大腿上,让人笑笑,总比按家规来受罚的、好得多,尊严面子什么的,还不如活着重要。

面对她的“突袭”,战墨凛表现淡然,垂眸注视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女孩。

“起来。”两个字,说得云淡风轻,可其中的震慑力却令人无法忽视。

“不!我不要”闻言,聂小小抱着他大长腿的手更加用力,仰起倔强又委屈的小脸,望着上方气场霸道的男人:“除非你和我保证,你不生我的气!”

话罢,一双灵动的美眸中泛起泪光,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的是我见犹怜。

可惜这样的柔情攻势,败在了她抱大腿的姿势上……

聂小小的话令战墨凛的神经不自主地紧绷起来,眼底隐忍着一丝异样的情绪。

莫江澄姿态慵懒地坐在一旁,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小小,你知不知道,你撒娇起来,墨爷可是会受不了的哦。”

聂小小冲着他翻了一记白眼,在心里纠正:我这是在撒娇吗?我分明是在保命!

战墨凛忽然大手一伸,轻而易举地拎起了聂小小,一把将她捞入怀中。

被一股温暖包围全身的聂小小,吓得不敢动,只能化作一只乖顺的小猫儿窝在战墨凛怀里,默不作声地由他抱着自己离开。

不敢直视战墨凛的聂小小满脸绝望,眼神中闪烁只有两个词:救命!饶命!

两人在众目睽睽下离开,只留下两个令人遐想的背影,在场的人都在纷纷猜测这个丫头的身份!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战墨凛被人撒娇,简直活久见啊!

车上,战墨凛没有把她给放下来,而是继续的抱着。

他垂下眸姿,一言不发地看着怀里乖巧的小女人,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聂小小的下巴,强迫她抬头,声音低沉:“说说看,想我怎么惩罚你?嗯?”

吓得一激灵的聂小小抬眸,战战兢兢地对上那张帅破天际的脸,尽管看了两年,但每次对视,她依然会心跳紊乱,呼吸急促,他上辈子一定是祸水!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帅。

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受到冷落的战墨凛眸子一眯,一道寒光迸发而出,抱着她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

疼痛使聂小小从幻想中清醒,都这时候了!她还在花痴什么!

嘟起小嘴,露出委屈的表情,聂小小用小手扯了扯男人的袖口,眨巴着泛着泪光的眼睛,小嘴轻启;“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你今晚也在那里。”

“聂小小,收起你的把戏,这招没用了!”战墨凛语气冷漠,没有给她留情面。

他的话令聂小小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顿时心如死灰。

这下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车子缓缓开进墨晖园,穿过狭长的花园主道,最终停在主楼门前。

彼时,墨晖园的年轻管家温文已经在门口等候着战墨凛的归来。

他上前打开车门,落入眼底的竟是战墨凛抱着聂小小一同下车。

扫了一眼主人怀里的聂小小,温文道:“墨爷,为小小小姐定制的礼服都到了。”

咦?礼服?仍在墨爷怀里的聂小小,听到温文的话后,满脸好奇。

“拿上来。”战墨凛未在大厅做过多停留,吩咐了一句后,抱着聂小小便往楼上走去。

战管家领着几个女佣,抱着礼服紧随其后。

温文边走心里边感叹,墨爷对聂小小真不是一般的好,连礼服都是独家定制版,制作一套礼服的钱,足够让一个普通家庭不愁吃穿几辈子。

战墨凛将房屋二楼整层都设计成衣帽厅,比商场还要奢华,战墨凛坐在换衣间外的沙发上,让乖顺的聂小小站在一旁等候。

直到战管家领着拿着礼服的佣人有序地走进来,在他们面前一字排开。

“去,都试一遍。”不给聂小小反应的机会,战墨凛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聂小小表情错愕地看着眼前华丽的礼服,愣了几秒后又缓过神来看向战墨凛:“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全部?”

一旁的温文走到聂小小的身边替战墨凛解释道:“小小小姐,下个月20号是二少的订婚宴,这些都是墨爷专门为你定制的。”

二少,这个称呼闯入聂小小的脑海,她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可算想起来了,是战墨凛三叔家的儿子,战家排行老二的战二少,她见过一面,可怜啊,大学都还没毕业昵,就要跟某位市长千金联姻了。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墨爷,这二少我才见过一面,又不是很熟悉,他的订婚宴我就不去了吧。”横竖她就是个外人,即便墨爷收养了她,可她和战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死死地盯着聂小小,他的语气不可拒绝:“我说去,就必须去,”

面对他的霸道,聂小小无言以对。
在一边看好戏的莫江澄实在没忍住,发出“噗嗤”的一声笑。

自觉没了颜面的聂小小把头埋在战墨凛的大腿上,让人笑笑,总比按家规来受罚的、好得多,尊严面子什么的,还不如活着重要。

面对她的“突袭”,战墨凛表现淡然,垂眸注视着抱着自己大腿的女孩。

“起来。”两个字,说得云淡风轻,可其中的震慑力却令人无法忽视。

“不!我不要”闻言,聂小小抱着他大长腿的手更加用力,仰起倔强又委屈的小脸,望着上方气场霸道的男人:“除非你和我保证,你不生我的气!”

话罢,一双灵动的美眸中泛起泪光,楚楚可怜的模样真的是我见犹怜。

可惜这样的柔情攻势,败在了她抱大腿的姿势上……

聂小小的话令战墨凛的神经不自主地紧绷起来,眼底隐忍着一丝异样的情绪。

莫江澄姿态慵懒地坐在一旁,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小小,你知不知道,你撒娇起来,墨爷可是会受不了的哦。”

聂小小冲着他翻了一记白眼,在心里纠正:我这是在撒娇吗?我分明是在保命!

战墨凛忽然大手一伸,轻而易举地拎起了聂小小,一把将她捞入怀中。

被一股温暖包围全身的聂小小,吓得不敢动,只能化作一只乖顺的小猫儿窝在战墨凛怀里,默不作声地由他抱着自己离开。

不敢直视战墨凛的聂小小满脸绝望,眼神中闪烁只有两个词:救命!饶命!

两人在众目睽睽下离开,只留下两个令人遐想的背影,在场的人都在纷纷猜测这个丫头的身份!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战墨凛被人撒娇,简直活久见啊!

车上,战墨凛没有把她给放下来,而是继续的抱着。

他垂下眸姿,一言不发地看着怀里乖巧的小女人,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聂小小的下巴,强迫她抬头,声音低沉:“说说看,想我怎么惩罚你?嗯?”

吓得一激灵的聂小小抬眸,战战兢兢地对上那张帅破天际的脸,尽管看了两年,但每次对视,她依然会心跳紊乱,呼吸急促,他上辈子一定是祸水!不然怎么会长得这么帅。

自己的话没有得到回应,受到冷落的战墨凛眸子一眯,一道寒光迸发而出,抱着她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

疼痛使聂小小从幻想中清醒,都这时候了!她还在花痴什么!

嘟起小嘴,露出委屈的表情,聂小小用小手扯了扯男人的袖口,眨巴着泛着泪光的眼睛,小嘴轻启;“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你今晚也在那里。”

“聂小小,收起你的把戏,这招没用了!”战墨凛语气冷漠,没有给她留情面。

他的话令聂小小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顿时心如死灰。

这下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车子缓缓开进墨晖园,穿过狭长的花园主道,最终停在主楼门前。

彼时,墨晖园的年轻管家温文已经在门口等候着战墨凛的归来。

他上前打开车门,落入眼底的竟是战墨凛抱着聂小小一同下车。

扫了一眼主人怀里的聂小小,温文道:“墨爷,为小小小姐定制的礼服都到了。”

咦?礼服?仍在墨爷怀里的聂小小,听到温文的话后,满脸好奇。

“拿上来。”战墨凛未在大厅做过多停留,吩咐了一句后,抱着聂小小便往楼上走去。

战管家领着几个女佣,抱着礼服紧随其后。

温文边走心里边感叹,墨爷对聂小小真不是一般的好,连礼服都是独家定制版,制作一套礼服的钱,足够让一个普通家庭不愁吃穿几辈子。

战墨凛将房屋二楼整层都设计成衣帽厅,比商场还要奢华,战墨凛坐在换衣间外的沙发上,让乖顺的聂小小站在一旁等候。

直到战管家领着拿着礼服的佣人有序地走进来,在他们面前一字排开。

“去,都试一遍。”不给聂小小反应的机会,战墨凛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聂小小表情错愕地看着眼前华丽的礼服,愣了几秒后又缓过神来看向战墨凛:“这些都是给我准备的?全部?”

一旁的温文走到聂小小的身边替战墨凛解释道:“小小小姐,下个月20号是二少的订婚宴,这些都是墨爷专门为你定制的。”

二少,这个称呼闯入聂小小的脑海,她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可算想起来了,是战墨凛三叔家的儿子,战家排行老二的战二少,她见过一面,可怜啊,大学都还没毕业昵,就要跟某位市长千金联姻了。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墨爷,这二少我才见过一面,又不是很熟悉,他的订婚宴我就不去了吧。”横竖她就是个外人,即便墨爷收养了她,可她和战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死死地盯着聂小小,他的语气不可拒绝:“我说去,就必须去,”

面对他的霸道,聂小小无言以对。
脑袋迟钝地反应过来,聂小小双颊布上两团不自然的红晕。

“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我也没有开玩笑。”战墨凛的表情甚是严肃。

聂小小:“.......”!!

他该不会是说真的吧……

无法回应的聂小小慌忙逃回自己的房间,夜深人静,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她,失眠了。

翌日,睡眠不佳的她精神状态十分差劲,于是聂小小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杯黑咖啡给自己提提神。

爱丽学院。

校门口的一幕引起了聂小小的注意,一个女孩被三个女孩包围,三名女孩中的一人正在对包围的女孩发脾气。

“眼瞎吗?还是走路不长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弄脏你的鞋子的,多少钱我赔给你。”女孩低着头,唯唯诺诺地道歉。

仗势欺人的女孩发出一声冷笑:“哼,赔?就你这副穷酸相,你赔得起菱岚这双鞋吗!”

另一女孩附和道:“说大话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本事,这双鞋是全球限量款。你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爱丽学院,Y国知名贵族高中,简言之是有钱人才能上的学校,不过每年也会有几个对普通平民特招的名额。

三名女孩的C位的韩菱岚一脸鄙夷地望看着面前的女孩,讽刺道:“学校要彰显公平也不能招些垃圾回来吧!搞得我们学校乌烟瘴气!”

自从韩菱岚的姑姑韩香晚嫁给了战墨凛的三叔,两家攀了亲戚关系,韩家生意便做得风生水起,有底气有资本了,人也变得嚣张。

韩菱岚作为韩家的最小最得宠女儿,更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

被欺负的女孩低着头,不敢回话,即便心里多委屈,她都拼命的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

见状,韩菱岚冷哼一声,接着道:“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办吧!”

女孩低着头,一边说着对不起,眼泪一边不停地往下掉,她用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努力考上这所高中,拿着父母东拼西凑的学费来读,平日连吃饭都得省,哪儿还有余钱来赔偿。

眼看马上要毕业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出事,父母的心血,她所有的努力,全都要付诸东流了。

正当绝望一点点侵蚀女孩时。

韩菱岚的目光忽然转移到刚踏入校门的聂小小身上,转瞬,她眼中的鄙夷和妒恨更加强烈!

看着聂小小慢慢靠近,韩菱岚动作粗鲁地用力推搡着女孩的肩膀,用趾高气扬的语气命令道:“聂小小,我的鞋弄脏了,过来跪下,给我舔干净!”

话罢,她将其中一只脚伸出去,白色的鞋子上有一个脚印,显然是女孩不小心踩到的。

聂小小知道韩菱岚的为人,一天不欺负人,就不舒服,灵动的眸子闪着精光,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出乎意料地回道:“可以啊。”

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朝韩菱岚走了过去。

另外两个女孩见状,心里暗暗嘲讽,漂亮又怎样?顶着一副穷酸样的皮囊,还想和她们抢校草大人。

韩菱岚喜欢校草是人尽皆知的事,聂小小上周公然在操场勾引校草,这便是得罪韩菱岚,自己找死!

韩菱岚轻挑眉头,趾高气昂的看着聂小小,等着她给自己舔鞋。

谁知聂小小走到韩菱岚面前,低头看着她的小白鞋摇了下头。

随即转头对被欺负的女孩道:“这里没你的事了,我会把韩小姐的鞋子处理干净。”

受宠若惊的女孩抬起头茫然地看着聂小小,不敢相信,犹豫不决,直到聂小小给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女孩这才道了声谢,放心离开。
下一篇:令人沉思的情感语录大全 沉思一句话
上一篇: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相关文章
  1.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

    情感句子大全,优美的一句非常精炼的情感语录,情感语录句子,集合 优秀的情感短句大全句子及一句话句子欢迎阅读。...

    0 条评论 73 2021-10-21

  2. 简陋房嫖妓泻火偷拍 牲欲强的熟妇农村老

    心情句子大全,优美的表达心情不好的短句子,心情不好短句句子,有关 100句压抑的心情句子及简短文案句子好词名句请阅读。...

    0 条评论 289 2021-10-13

  3. 最能打动女人心的句子|最能句子

    最能句子大全,优美的最能打动女人心的句子,最能打动女人心的句子让女人最动心句子,集合 让女人最动心的情话句子及很火的文案欢迎赏析。...

    0 条评论 101 2021-09-26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