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怀念几棵杏树

时间:2020-03-20 07: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前一段时间回老家,看到南墙根的一棵小小的杏树上竟然结出了上百个小杏儿,圆圆的,淡白的。母亲让我摘了几个,我尝了尝,不太熟,但很甜。

几天后,我又一次回家,还想吃几颗熟了的杏儿,父亲冲我笑笑说:“早被孩子们摘光了!”

于是我开始怀念三十多年前我们住在老院子时的那几棵杏树。

三十多年前,我们的老院子很大很大,总有一亩大小,院子依着地势分成前后高低两部分,院子里种着许多树,有一棵合抱粗的洋槐树,两棵树冠茂盛的臭椿树,还有数不清的榆树。院子里还种着多种果树,比如正房东屋窗前一棵枣树,东墙边一棵牛心柿子树,西墙根下一棵梨树,井边一棵桑葚树。当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四棵杏树。

说来也奇,我家这四棵杏树分别属于不同的品种,我虽然不能叫上它们的名字,但那四棵树的长势和杏子的形状、味道我是记忆犹新的。

1号杏树长在院子下坡处靠近西墙的部位,这棵树树干不算粗,但树枝长得弯弯曲曲,最利于攀爬。这棵树结出的杏子就像枣子大小,吃一口,味道又热又甜。

2号树是一棵粗壮而低矮的树,树干大约比我高出一头,我不用脱鞋,只要扒住横伸的那一个树枝就轻而易举地上去了,然后可以在东南西北四伸的枝桠上下自如地采摘我最心仪的杏儿。这棵树上结出的果子最有特色:个儿大,足有鸡蛋荷包那么大,因此我们叫它荷包杏;味浓,尤其红熟了的杏儿,咬一口,简直全身都甜透了。刮风下雨的时候,我和弟弟就在屋子里看着杏树,杏儿被打落下来,我们就跑出去,看见一颗颗又圆又大又红的荷包杏躺在地上,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的,捡起来,真是一种惊喜,一种享受。

3号树我们叫它“羊粪蛋杏”,可以想见它的大小。这棵树可以说是一棵幼树,很细,也不高,但结的杏可不少,我们只要抱住树干使劲摇两下,就会落下几颗来,吃在嘴里,酸甜酸甜的。

4号树长在大门口,树枝婆娑,墙外走路的孩子们用石头冲几下,就会刷刷地掉下几颗在路上。说实在的,我不喜欢吃这棵树的杏儿,因为它的果实总是长不红,而且完全是酸的,至今想起来牙齿还酸酸的。

那时我大概十来岁光景,正在本村上小学。每到五月端午前后,我就几乎“长”在的杏树上了。上学前,我爬上那棵最大的荷包蛋杏树,摘好多杏儿,装在衣兜里,在上学的路上吃;放了学,我第一件事就是爬上杏树,然后挑着最红最大的吃上一番,就像《西游记》中的孙猴子在蟠桃园吃桃子一样。我记得母亲总是说“杏儿吃多了上火”,并说我脸色黄黄的,不爱吃饭。现在想想,我患的可能就是“吃杏综合症”吧,不过当时我并没有那种意识和感觉,只是舍不得那些杏树和杏儿罢了。

我比弟弟大三岁,但我上树的本领在全村是出了名的,凡是家里的杏树,没有我上不去的,即使是最高最细的那一支,我也照样爬上去。杏儿熟了,我就三下两下爬上树去享受,弟弟怎么也上不来,就在树下眼巴巴地瞅着我,一边央求道:“给我摘几个吧!”我就在树尖上挑几个熟透了的扔给弟弟,见他满地跑着捡拾,我很是得意洋洋。

夏日的中午,我们从不睡午觉,下午上课还早呢,我与伙伴们玩一种“砸杏核”的游戏。我们从我家院子里捡很多很多的杏核儿,装在衣兜里,然后在一块砖上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每个人放进几个杏核儿,然后轮流用自己选好的一棵大杏核儿向坑里的公共杏核儿狠劲砸去,砸出几个都归他所有。玩“砸杏核”我是高手,因为我有的是杏核,心里有底气,不怕输。那些夏季的日子很快乐。

有一件事我一直记不太清,那就是我是否卖过杏儿。我家的杏太多了,我记得母亲在家里卖过杏儿,我不记得我背着筐出去叫卖过,但有一个后来成了我高中同学的人说在他们村(石海子)见过我卖杏儿,并且还为我起了个外号叫“甜杏儿”。

三十多年过去了,而今我家的老院子早已翻天覆地,弟弟盖成了新房,院子里的杏树早已不见踪影。但我很怀念那个老院子,怀念吃杏儿的夏天,怀念自由而快乐的童年。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