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做一株荒山之顶的草

时间:2020-03-19 19:09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跟月说,来生,我要做一株草,长在荒山里,无悲无喜,没心没肺。

是真的想要做这样一株草,长在荒山之顶,俯瞰尘世的繁华,不去靠近,不去碰触,只是远远观看。远远地,独自幻想。

有些东西,想要保持它的美好模样,只有远远的观望,不去靠近,不去碰触。尘世如梦,太过繁华,向往归向往,总归是不适合小草生存的。

或许,你所向往的,所期冀的,在千辛万苦到达后,变为莫大的失望,亦或是埋葬你的坟墓。好多好多次的失望,不是我们所追求的东西有所改变,只是我们看到了它们真实的模样,发现了它的残忍而已。

当局者有当局者的苦恼,旁观者有旁观者的幸福。有些风景,不去亲自领略未必是遗憾,至少未曾领略,就不曾感受失望。未曾领略,那些风景,还是我们想象中的美好模样。

可是啊,成长,永远不允许我们去旁观,它要我们每个人都去经历。成长的宴席,没有人可以暂时离席,更没有人可以推辞。在许多人眼里,这一场盛宴,不去参加显得怪异。可是参加过又会怎样?只是悲哀的发现,长大未必是快乐的事。于是,我们一边被时光牵着疾驰,一边频频回头想要停留在过去。

长大的悲哀没有人可以幸免。只有在经历过后才知晓,我们总是在不懂爱的年纪把别人伤的伤痕累累,又在懂爱的年纪,被别人伤的伤痕累累。当所有的伤口结痂,我们再没有机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曾经的自己应该怎么做。也没有机会对曾经伤害过得人,受过伤的自己,说声对不起。

岁月神偷,都说时光是最大的小偷。人生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最大的莫过于再也回不去。而最大的悲哀是我们拿时间无可奈何。幼稚的孩童,总是期待快快长大。成年后的他们,会不会看着曾经小小模样的自己,想起年幼时的思绪,摇着头想不通呢。大人与小孩之间,总归是有一堵墙的,墙里的想要出去,墙外的想要进去。当有一天,一只无形的手将你强行拉到墙外,我们能做的,只有老实的呆在墙外。任何的挣扎与反对都显得荒唐与可笑。

有人说这世界上一定有一个永无岛的,也一定有彼得·潘。也许,只有我们的心,才会在某一刻,仅仅是某一刻,呈现出永无岛的模样。然而,下一刻,又变为原本复杂的模样。

这一世,注定要有所成长,有所悲哀。那么,就在来生吧,让我做一株草,长于荒山之顶。以旁观者的姿态,俯瞰尘世的纷纷扰扰。艳羡它的繁华,幻想它的美好。从不去靠近,从不去碰触。

一定不要去靠近,远远的旁观,远远的幻想。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17岁的年少
下一篇:雨天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