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仿佛回到了从前

时间:2020-03-19 07: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是的,我是这样感慨的,崔姐是这样叹惜的,身边的人在寂静时,大概也是这样念着的吧。一拔心之窗,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是个童年时代,却充满着做大人的梦幻。

星期六了,我们一个院的小朋友可真不少,有晨晨,有梦娟,有大杨,有昊林,阿菊,年龄相仿,梦境相当。我嘛,年纪在家中最小,有个姐叫大妮,我当然就叫二妮。我姐比我大十多岁,不知对我是期望过高,还是我做的太不够好,批评像家中便饭,如果我哭,我姐会把电视机音量放得最大,如果我在外玩,只要听到她的声音,我就往家跑,这就是威信吧!想想不得不由心一笑。是眼睛太小,长得太胖,但我依然爱笑。“你就不能睁大眼睛笑,睁大点,一笑眼睛都没了”。可是她不知道,我一笑,眼睛成镰刀,也像月牙,不笑也面带柔光,一笑更温暖,那是热情的象征,那是上帝的恩赐,我如今也在保持的——那,自然美,热情美。今天她加班,没回来,我那心像放了线的风筝,心有一松。“我们今天做菜吧!”晨晨(个子有点高)说。“我们玩新娘嫁新郎的游戏好吗?”二妮小声说道(声怕声音太大,大家不愿意玩了)。“昊林做新郎,谁做新娘?”大杨叫道,“我来喊一拜天地,那个啊!怎么样!”(男孩啊,就是霸王,同意呗。)“我做新娘,”梦娟说。其实我也想做的,“那我做什么啊?”“你就做妈妈,好了。”是哦,那样也好,小孩子最喜欢做爸爸或妈妈了,整天被管着,终于可以当一次家长了,发号施令了。“那谁做爸爸啊?”“阿菊呗,就剩她了。”行了,安排完毕,开心的一天开始喽!闯祸也即将开幕了!

这是一个教师宿舍小院,一家一院,由20年前的老教室改造而成。当然也有年轻老师,她们的厨房(没有院墙,门也没锁),那也就成我们小大人们的聚集地。那里没有人,却又隐弊,不会像以前说些“她是我媳妇”,“我爱你,老公”,“我和**结婚喽!”不合乎年龄的话时,被引以为笑柄,或被无情斥责。其实小孩子也有自尊心,而且很容易不好意思,只是时间更教会她们的淡忘。“昊林做新娘,不要干活了,要静静的在这呆着,我给她打扮,做最美丽的新娘”,“开始准备”妈妈发号施令了。不知是幼知的原因,还是幼年的原因,手拿绿草当万灵鸟,它可以开口是青菜,一揉一团变冬瓜,西瓜当然也是这样袄;尘土是粮,可和做香葱油饼,做热馒头,更有薄者是煎饼;石头摇身一变,变鞭炮,木炭。我抬头一目,五味俱全,那才是极品菜。“我们给加点盐吧,那有很多东西,都放点肯定好吃”,是的,会犯错,挨骂的念头当然闪过脑边,可是孩童时代,就如牛犊不俱虎一般,忘记了责骂后果,只享受着奇思怪想,勤快专注的做着。中型小石头,也就是盘子喽,一叠一叠,菜样大概相同,都是小草叶混搭,但名字可不同,“这盘叫红烧肉”“这叫小白菜”“那叫新娘子嫁新郎,哈哈”“呵呵”“……..”。一切各就各位,大杨,这回可风火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说着,大家也学着电视,大人们的样,闹着,笑着,玩着。“入洞房”,第一回合结束,大家都想做新娘啊,又有俩新人要开始喽……

时间过的可真快,稍瞬即逝的感觉,有的大人们喊回家了。热闹过了,可是还没玩够,依依不舍的,还有点小面子的孩子们,突然意识到,油瓶里的油少了大半,盐也快见底了,等等。心里的小兔子“咚咚 咚”,跳着,害怕着,着急着。但都不知怎么办。快速逃走,好像是最好的办法。各自回家了。我,这个二妞,可是不一般(知道,最开始说用的人就是自己,只因陷入用心做出家里一样有油水好吃的菜肴,变成丰盛的酒席)。知道妈妈早晚要知道,全家都会责怪的,要挨打的,丢脸的地方,我的家像是那关小鸟的笼子,充满恐惧。我躲到了,大院东南角的,一个绿葱葱的小树后,躲着,不敢动的呆着。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各处找我,手拿一根小细条,叫着我,我透着细缝,看着,我不出声。后来,妈妈就像是老虎一样,眼睛晚上可以发光,白天可以洞察一切,即使我不作声。抓到我了,小条照着屁股“唰唰”两条,拉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凶着我,道了歉,那些姐姐哥哥们虽有点气,但当然不会给我们计较了,告诉我们这样不对,以后不要这样了,之后回了家。到底挨了几下,打的到底有多痛,不记得了,但我知道,我犯错了,心里真的明白,我多么不对。我事后知道,我妈妈和其他的婶子啊,阿姨啊……赔了我们破坏的东西,还帮我们说了“对不起”。事情这样结束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真情自然流露
下一篇:风的畅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