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最后一个典礼

时间:2020-03-18 23:00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双休日回老家,村里一天有三户人家办宴席。一家生了孩子摆满月酒,一家娶媳妇儿摆喜酒,另外一家死了老人是丧宴。赶得真巧,人生三大事,在同一天尽然展现。

三家都随了分子,但也只能参加一家的宴席了。不过除了吃饭,各家都是去捧场的。最先热闹起来的是娶媳妇儿的那家,在村北头。整个上午基本上乡亲们集中在村北看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出了村庄,又带可新媳妇儿回来,唢呐声声,鞭炮齐鸣。然后是村南头看孩子的队伍一波一波的来,没有热闹的唢呐歌舞,但是挎篮子的,掂鸡蛋的也是车水马龙。办丧礼的这家也不冷清,上午十点开始,各村的奔丧队伍就陆陆续续来了,司仪大声喊着号子在院子里陆续行礼,在大家上就听得清楚。

我们去的就是添孩子的这家,因为关系最近,是我的堂哥添了孙子,我们全家人都去了,妇女们一大早就去帮厨择菜了。亲戚们难得一聚,席间少不了攀谈,各自带来自家村里的奇闻异事,热闹里带着温馨。吃完饭接近下午三点了,回家歇息。外面热闹起来了,悲怆的唢呐里夹杂着悲痛的哭声,我走出院子就看到送殡的队伍正停在大街上十字路口跪拜,一个个哭天抢地。因为是老人寿终正寝,除了老人的亲人,乡亲们没有显示出多么悲痛,谈笑风生地看着,议论着。

人生三事,就这样在同一天,各自发生了,结束了。孩子在母亲怀里吸吮着乳汁,新媳妇儿也该入了洞房,老人的骨灰也在他日夜操劳的庄稼地里生根吧。

经过这一天,仿佛看完了一生。出生,我自然是已经完成了,成家也已完成,剩下的就是最后一件。属于我的最后一个典礼,不知何时来临。过去的两年里,失去了三位亲人,他们的典礼我都在场。父亲、爷爷、舅舅,都是至亲的人,一个一个相继离去,何其痛载,实在不堪回首。于是一年里回老家的时候都有了名目:父亲五期、百日、周年、爷爷的五期、百日、周年、清明、端午、六月初一、七月十五、八月十五、十月初一......烧纸、扫墓这些原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东西,成为我的日常活动。

每次在老家住下,天黑后,院子里漆黑的悲凉。爷爷的长明灯不再亮起,父亲的呼噜声也不再响起。西偏房封了,堂屋也基本封了,留下母亲一人带着侄儿在嫂子的偏房里住着。我还是习惯睡在父亲离去的床上,躺上去仿佛回到从前,亲人们一个个围坐在一起。睁开眼,除了墙壁上枯黄的老画什么也没有。于是起床到院子里看看,起风了,院子里的杨树哗哗作响,屋顶上,风轻云淡,月如钩。那一天,悲凉突然就来,来了就住下,驱之不散了。

记得那一天,哥哥们披麻戴孝的立着,嫂子们哭天抢地,母亲木然地坐在床上,侄子们不知所措的缩在白色孝衣里,由大人训斥着完成各种回礼。姑姑哭喊着来了,堂姐们哭喊着来了,表姐们哭喊着来了,女人们都是哭喊着来的。

我似乎不会哭了,随着一波一波的哭喊声,掉些眼泪,却怎么也哭不出声了。直到最后,直到现在,我怎么也哭不出声了。送葬回来,叔叔是狠狠训斥了我的,说父亲就我一个闺女,却没有听见我的哭声。我是做的不好啊,像是一个局外人似的被人推着,被人驾着,去了又回来,根本没有看父亲是怎样被埋到那四方的墓穴里。

之后的几个月里,爷爷的葬礼,舅舅的葬礼,基本上是这样的场面。我的脸上挂着泪,依旧是没有哭出声来。我坐在那里默默和他们说着话,全然没有感受到身外的气氛。让爷爷给父亲捎去的那些话语和信件,不知是否到达过。墓地里都是亲人,我想他们不至于寂寞。只是下雨,或者是刮风的时候,我会想看看窗台,父亲是否在看我,有时我也会故意的开一下门,开一下窗,似乎这样就可以避免他被关在门外。我以前从不信鬼神之说,现在也在期望真有阴阳二界,可奇异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没有几个儿子,更谈不上一群孙子,只有一个女儿,我的那一天,是不是比这更要凄凉?没有儿孙披麻戴孝,没有姐妹哭天抢地,只有一个女儿,是不是也会像我一样,只是默默流下几滴泪。那是何等的凄凉!不过,那凄凉已不再属于我。葬礼是我的吉日,闭上眼睛,沉入永恒的黑暗,在那里见到失去的亲人。从此以后,凄凉留在人间,再不会跟我如影随形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春风依旧
下一篇:风儿,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