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静静的河流

时间:2020-03-18 21:07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元旦那天恰逢老爸生日,天公也作美,我与妹妹一家一起回家。虽然离家并不是太远,但因为工作调动,忙碌不堪,就很少回家。车子开到一座桥上,这是我们乡最重要的一条桥,桥下是沅江。因为下游又修了一座水电站,所以水位上升,以前的小路都已淹没。公路边的那棵最大的古树也有一大半立在水中,伸展的枝桠光秃秃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顽强挣扎。河面很宽。却不再是以前那条四季变化、激情流动、哗哗唱歌的河了,现在它就像是一个长长的长方形的水塘。静静的没有声音,也没有流动的旋涡。河面只有一些被风吹起的涟漪,就像一张巨大的老人的脸。这样的河流不是我喜欢的河流,我总觉得这样的河流很可怜。特别怀念以前那条自由奔流的河流,可是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在这条河边住了十多年,已经把它当成了生活中的朋友。春天,它吸纳一些小溪流和惊雷带来的春雨,把自己变得丰腴起来。乘船的时候,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河面上和船篷上,像随意哼着的小曲。夏天这个多雨的季节,它就像是贪吃的胖子,肚子撑得鼓鼓的,有时浑浊的河面漂浮着各种杂物,甚至卷走一切,让两岸低处的人们紧张不已。秋天,它慢慢地减肥,那种不顾一切的急脾气改了不少,它优哉优哉地唱着它的歌,让河底的大石头也冒出头透透气。冬天,它终于瘦身成功,凹凸有致的曲线毕露,连河岸的鹅卵石也一个个懒洋洋地享受冬日的暖阳。

靠水吃水的人们,一年四季在河里打鱼,黄刺骨、肥头鱼、鲤鱼这些常见的鱼天天都可以买到。桐树开花的季节,大大小小的虾都受欢迎。而最让两岸的人们都爱的可能是秋天枯水期的螺。秋天,河水下降,大大小小的岩石露了出来,在河水里生活了一年的江螺都爬到岩石边水浅的地方。太阳照着水面,河面上有丝丝的热气。爱吃江螺的人们就会集体出动,划船到河滩上去捡江螺。每人拿个大的蛇皮袋子,站在河滩上,把手伸进手里去摸。在石头背面,很多江螺附在一起,用手一摸就是一大捧。而有些水性好的,还一头扎进水里,把手伸进大块石头下,连抓几把再钻出水面。一些怕水的和小孩子就只好站在水都不没小腿肚子处的地方捡一个个看得见的沙螺,沙螺比江螺小,沙子多,味道也差一些。捡回来的江螺经过喂养、清洗、蒸煮,再用针或牙签一个个挑出来,洗干净后就可以炒成各种美味的菜肴。每到秋季的好天气,河流两岸捡螺的人特别多,往往是欢声笑语,歌声不断。小河慷慨热情地接纳着人们,永远唱着微笑的歌。

可是,这样的歌说停就停了。我不知道小河乐意不乐意,我总觉得现在的河已不再像河,心里有些失落,也为小河感到惋惜。奔腾不息的河流在某一天突然静静地没有了生命,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没有了急流,没有了险滩,小河单调了;没有了夏天涨水时的不便通航,没有了冬天狭窄处两船相遇时的紧张,小河平淡了;没有了天天撒网打鱼的小船,没有了赶着季节捞虾捡螺的人,小河孤单了。如今的小河如一潭死水,两岸没有了以前高大的白杨树,只有稀稀拉拉的枯草和黄土,像受过打劫的家一样,什么都被袭卷而去,只在空荡的客厅里留下几块踩脏的废纸,好像嘲笑着一切。昔日的小河景色如今已是面目全非、满目疮夷了。河水也不再清澈,说不清是绿色还是灰色还是黑色或别的什么颜色,让人看着心里怪不舒服。

现在我住的地方又在河边,很可惜又是一条不能自由流动的“死”河,工作的地方也在这条“死”河旁。河面上漂满了水葫芦和各种杂物,河水边上经常有一堆堆泡沫,水的颜色更说不清,让爱河、爱住在河边的我常常为它感到痛惜。唯一的美景是秋天河面上飘着的浓厚的雾气。乳白色的雾气层层飘动,丝丝缕缕,慢慢上升,若隐若现,总让我想起小说中描绘的仙境。也有打鱼的小船,但是鱼卖得非常便宜,据说是生长在“死”水河中鱼并不好吃,又由于污染较重,与真正的河鱼没法相比。

我国是江河众多的国家,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一条自由奔流的河流了。就连大家极力呼吁为中国留下最后一条自由奔流的河流-----怒江,也不能幸免。我们实现了“高峡出平湖”的伟大壮举,实现了大江小河梯级开发的一步步计划,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步伐。那些曾经自由流动的大蟒如今都成了一条条静静的死蛇。我们高兴、我们兴奋;我们感叹我们人类的伟大力量和无穷智慧,我们没有听到小河的哭声,我们也从不在意小河的情绪,我们从来不管它们高兴不高兴。如今,我们的字典是否需要修改河流的定义了呢?

静静的河流,为什么你的安静让我感到某些不安呢?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志之大者,为国为民
下一篇:春风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