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海草的答案

时间:2020-03-18 05:04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二零零九年六月廿八日的广州仍然是雨季。撑着淡蓝色的红叶雨伞,手里紧把真维斯的纸袋往身上靠,生怕无知的雨水把纸袋里的三件礼物打湿。从学校走到桂花岗坐车还真有些难度,难的不是距离,是对车站的陌生。

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钟,刀半小时前就发过短信给我,问我到了没。要他等那么久,他肯不耐烦了。脚步不停的往前赶,也顾不着脚上的白凉鞋变成黑凉鞋,更顾不着蓝色的裙摆已经溅满了污水点,看见靠站的108路车,我加紧了脚步,一个劲的冲上了车。车门关了,开始挪动,我才想起我忘记看站牌了。“请问这车到烈士陵园吗?”我假装镇定的问司机。“你坐错车咯,应该在对面坐。这里下车走回去很远的,再下一个站再下车吧。”“哦。”想不到最后一次还坐错车,我还真佩服自己。

车沿着相反方向越开越远,在一个更陌生的地方让我下了车。来回走了几遍,终于找到可以走到对面车站坐车的斑马路,天空却又呼啦啦的下起了大雨… “难道我是不应该去的?”

踉踉跄跄的走到车站,焦急而又平静的等待着108路,掏出手机,忙给刀发个短信,“不好意思,因为校园网上不了坐车网,我发短信问同学她刚刚才回复,坐车的站离学校又比较远,所以。。。” 我可不能让人知道我是那样的路痴。

走走停停的公车差不多都遇上了每个交叉路的红灯,我焦急如焚,却又万般无奈,掏出手机,又忙着给刀发个短信“如果你肚子饿了就先吃,不用等我”。

大东门站到了,我松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来车,凭着直觉往前走,目的地是中华广场7楼的友和寿司店。7楼的友和寿司店有两个,前面的店员告诉我另一店位置,所以,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在店外张望了一下,没有进去,而是坐在门外的板凳上,从容的抽出手机,“有两个寿司店,你在哪一间”,短信发送成功。不到十秒钟,穿着淡蓝色T-shirt的刀就走出来了,他手里拿着手机,四处张望,却看不见坐在离他一米内正在向他招手的我,还看着手机,想要发短信什么的。我偷笑了一下,没出声,静静的走到他身旁。他用余光瞄了我一眼,用平常的语气说,“诶,来啦”。

坐在高级的寿司店里,我不禁开始想刚才因赶路而溅满污水的后裙摆,还有脚上不白的白凉鞋。而我更担心的是,面对坐在我前面的那个人,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气。

“五点半出发,六点半就到了,还挺快的嘛。”他说话了,不知道是说来安慰我的,还是取笑我的,还是他真的不知道其实我已经用了很长时间去走那段不长的路程。

我没回应。

“点什么菜?”

“随便吧,我都没吃过寿司。”

“不会吧,没吃过?寿司就是饭团嘛。”

“哦。”没吃过寿司很奇怪吗?我又不像你那么有钱,又不像你那么风流倜傥。。。

“芥辣很呛鼻的,不要蘸太多。”

“我知道,我吃过。”

“那你有说没吃过?”

“我说我吃过芥辣,没说我吃过寿司啊。”

刀偷笑。

“千里迢迢的带来了什么礼物?”

“鸡蛋。”我淡漠的回答。干嘛要告诉你,就让你猜猜好了。我说过,我讨厌谁就送鸡蛋给谁的。

“鸡蛋?!拿过来看一下啊。”

“你回去再看,我不习惯在送我礼物的朋友面前拆开他们的礼物。”的确,因为我对每一份礼物都有期待,如果拆开礼物后发现并不是我喜欢的,我会怕在朋友面前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菜很快就来了,第一次吃寿司,就如我第一次吃双皮奶一样的,期待的惊喜都没有出现。不过,这次,我对于这顿饭并没太大失望,因为让我失望的,是跟我对面坐着的人。

刀习惯性的往我碗里夹菜。说到这习惯性,也还只是习惯性。他当惯了男朋友的角色,习惯了给女朋友夹菜。以前我会因这一举动感到半天,而现在,却看透了习惯性的机械动作。男人有一种特性——无情感的温柔。

除了服务员摆错一个菜以外,这顿饭算是顺利的吃完了。刀一边夹着小碟里绿色的海草,一边说:“看到海草就想起大学时候有个人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至今都想不明白。那个问题是—一对情侣有一天到海边上玩,他们都掉进海里,男的被渔夫救回来了,女的却没有。那个男的问渔夫海里没有海草,渔夫说没有,那个男的就跳海殉情了。为什么?”

对这问题,我很认真的思考。刀突然说:“你把剩下的海草都吃完吧,吃完今天晚上就能想到的了。” 看到我质疑的神情,他又补充一句,“真的”。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小小邮递员
下一篇:云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