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生命的烛光

时间:2020-03-17 19:06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8月27日是夏老师的生日,如果他活着,才65岁。以今天人的寿命来说,他还年轻,不该就这样匆忙的离开大家。

他生前家中的书房是堆得满满的,听他儿子说,那个房间里放的都是他一生积攒下来的心爱之物,虽然有点乱,但不许别人帮他收拾。他曾和我说过,等他退休了以后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包括整理照片、信件,还有唱片、光盘,再就是他从年轻时养成剪报的习惯,他要把它们都整理粘贴好。他认为那是一种享受,一种回味,因此一定要等静下来,一个人慢慢咀嚼其中的味道。

在他的家人收拾遗物的时候,看到了大量分好类的信件,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和他的儿子以及其他家人都比较熟悉,所以他们告诉我其中有一包是我和杨元的信,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他们给我留了下来,并由他的表妹带给了我。

当我打开这包信的时候,我惊呆了,已经被压得扁扁的、微微发黄的信封上面编着带有字母的号码,有的信纸已经发脆,需要小心翼翼,不然就碎了。那是从我离开小学后九年间的所有信件,按时间排序,我用了两天的时间读完了自己写的信,应该一封都不少。就像在阅读别人的日记一样,在我面前呈现了自己成长的历史。那些已经淡忘了的事情,又都浮现在眼前,尤其是在下乡最艰苦的日子里,在我受伤、闹情绪,不能入团的一些问题出现的时候,我都写信向夏老师诉说,汇报自己的真实想法,在那个年代里我确实得到了老师的教诲与帮助,给了我勇气和力量。但遗憾的是他写给我的信早已不知去向。

我读完了这些信有一个星期心情都不能平静下来,一方面我非常感谢他珍藏了这些“历史文物”,另一方面我想他一定会在我也退休了以后拿出来给我一个惊喜,让我品味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年华。

是啊,一个人有多少值得回忆的往事,而它们又在你的脑海中留下了多少记忆?

我从做夏老师的学生起,已经有44年了,应该说每一个学生都有这样的经历,也没有什么稀奇,但是我和夏老师这44年从未间断过联系,这可能就不一定是每一个学生的经历了。

40多年的光阴转瞬而过,值得回忆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又因为我们的成长是在一个特殊的年代,中学之后又经历了下乡、回城、上学、有的同学出国了,有的在政府机关工作,有的则很早就退休了。由于我们的特殊经历,也是我与夏老师始终保持联系的重要因素之一。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夏老师是小学三年级刚开学,因为一、二年级在分校,从三年级开始才到本校上课。当时的情景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据夏老师后来说看到我在老师预备室门口喊“报告”,因为我那时实在是太瘦了,他说看到我的两条小细腿有点可笑。以后他当了我们的体育老师,还兼过图画老师,接触比较多的还是因为他是大队辅导员,乒乓球队的教练。

他来到春小当老师是因为高考期间出现了美尼尔综合症,晕倒了好几次,结果体检不合格而被分配做了小学教师。那时的他刚刚二十岁,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据说有很多女老师都想追求他,最终他选择了与他十分般配的冯继群老师结为夫妻。

他是一名十分严格的老师,平时话语不多,对自己、对学生都要求很严,我们有点怕他。记得有一次图画课,因为他的严格,我出了大丑。那时的图画课是每周一节,这周打底稿,下周上颜色,才算完成一张图画。偏偏有一次我记错了,头一天晚上收拾书包,看到一张打完了底稿的图画,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明天就要交了,可我怎么还没上颜色?于是我急急忙忙打开水彩盒,赶快把颜色上完。再收拾好书包已经很晚了,我这才放下心来去睡觉。第二天上图画课,我正得意洋洋的想着自己昨晚的“亡羊补牢”,就听到夏老师在课堂上说:“没有带水彩的同学请站起来”,我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懵懵懂懂的站了起来。因为我是班长,这样的场面实在令我太丢人,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这时我发现站起来的一共两个人,另一名同学是班里专门不爱完成作业的差生。“你们俩人马上回家去取”,“我……”,还没等我说下去,夏老师已经转过脸去不再看我们,而对着全班同学开始布置上水彩的要点。我强忍住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低着头跑出了教室……

等我取了水彩回来,已经下课了。我闷闷不乐了一天,直到下午放学,夏老师把我叫到了预备室。他的态度十分和蔼,低声地问我知道为什么叫我到预备室来,我所有的委屈一下全都涌了上来,我哭着说了自己没有带水彩的理由,语气中带着受到羞辱的怨气。他十分耐心的听完我的哭诉,平静的说“我知道你一定是记错了”,我抬起满是泪水的目光疑惑地看着他,我想他一定是读懂了我的表情,“但是你应该知道,班长要起带头作用,包括犯了错误的时候,大家都一样,不能因为你是干部,好学生,就可以不遵守纪律,今天你跑了这一趟,可能是有点委屈,但是你以后一定会记住的,任何时候都要严格要求自己”。我低下了头,真的懂了他的意思,他明明知道,却一定要我受罚,他看到了我眼睛里的变化,一下变得轻松起来,指着一张画的很难看的图画,打趣地说,“你看这个苹果,像不像个癞瓜?”我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和阳光在一起
下一篇:妥协换不回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