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布娃娃的回忆

时间:2020-03-17 03:04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布娃娃,是每个女孩子最早、最美的渴望。现在的小女孩,拥有身材苗条的芭比娃娃,有着金色卷曲柔软的长发、各式各样漂亮的服饰家具、总是迷人微笑着,时不时可以给她换条裙子、换双鞋、换个发型,将她打扮成童话里的公主。拥有这样美丽布娃娃的女孩儿其实本身也就是公主了,我始终这样认为。

最早将布娃娃带进我生命的是一个女孩儿——英。曾经最好的朋友,无话不谈、形影不离;曾经反目的仇人,无话可说,互不理睬。那样的年龄,玩弄着自认为聪明的小心眼儿,不懂珍惜、不知天高地厚。牢牢记得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一切,好似就在昨天,清晰明了。

先说布娃娃。英和我不同,她是个手巧的女孩儿,捏针拿线,小小年纪把持得有模有样。放学路上,她展示了一个布娃娃;穿着碎花小裙、微微笑着、齐额刘海、披肩长发。现在回想,那是一个多么粗糙的娃娃:手缝的身体,该有手脚的地方只是一个布墩墩;裙子没有腰身,像开了口的小布袋;脑袋形状不太规则,手绘的五官怪模怪样。最糟糕的是头发了,粗粗的黑色毛线一针针缝上去,短些的,梳到额前剪成刘海,长些的,披肩长发应运而生。能想象吗,就是这样一个布娃娃,让当时的我爱不释手,对英佩服得五体投地。父母不知道该给孩子买玩具开发智力的年代,这样的玩具,是女孩子的最大渴望和满足了。英大方地让我带这个娃娃回家,和我一起分享天大的喜悦和快乐。这个没有名字的娃娃陪着我们俩,今天住我家、明天住她家,维系着两个小姑娘的单纯友谊和欢喜。

不久之后的一天,英神秘地将一个软绵绵的小东西塞给我——天,又是一个布娃娃!穿着花色不同、款式不变的小花裙,一样的发型一样的微笑,比第一个娃娃略大,也因为工艺纯熟了一些略显精致。“这是送给你的!”英笑眯眯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终于拥有自己的布娃娃了!现代的孩子是无法理解玩具匮乏年代得到渴望已久的娃娃会有多大的快乐。

慢慢地,靠着摸索,英学会了缝制各种款式服装:连衣裙、小上装、喇叭裤、小短裤、花边帽、小书包、花围巾……我们所能搜集到的布头都使用到了极致。废弃的珠子、亮片、纽扣、丝带,甚至糖果纸,能找到的东西都用上,成了两个娃娃的项链、手镯、发饰、胸花……小小年纪有的一点点审美经验和天大想象力也得到了极致发挥。两个幸福的娃娃,在我们的精心照料下一日日地丰盈美丽,甚至珠光宝气起来。两个娃娃今天头并头睡在我的小床上,明天肩并肩站在英的桌面,她们穿共同的衣服、戴共用的珠宝,不分你我,就像当时的我和英。

放学路上,我和英手牵手,一路高谈阔论,在要分手的岔路口苦苦逗留。不得不走了,就她送我走一段、我再回送她走一段。于是十分钟的回家路途,让我们缠绵地走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怎么会有那么多话说?怎么会那么舍不得分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这么缠绵的友谊,哪怕恋爱也没如此相同的感受了。也许,那是生命里的一段缘。

日子就这样滑过,继续谈不完的话,继续送不完的路。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对布娃娃的热衷逐步降温,两个娃娃积着灰尘、打扮过时,躲在角落担忧地注视着我们一天天长大,落寞而悲伤。也许成长就是这样,需要代价。勃勃生发的同时,总有一些过往被遗弃,曾经多珍视爱惜都没用,回忆起来总会有一丝淡淡忧伤弥散开来。

岁月改变一切,升学了、毕业了,疏远了。不知不觉,离英越来越远,不甘寂寞的我,接近了更多新伙伴。幼稚的自己太不懂珍惜,小姑娘的坏脾气和小心眼,随意地将布娃娃的友情丢失,以为无所谓、以为不后悔,直到读到她的日记。

艾叶飘香,端午到。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翻看了英的日记。洋洋洒洒一篇写的都是我,对我们美丽友谊的回忆、对每个细节的记录、对我的追问。原来她那么在意我、那么在乎这段友情。她那么珍惜我这个好朋友,哪怕有了误会、哪怕我做了错事、哪怕我任性地伤害了她。英,是个内向孤僻的女孩儿,很少朋友。我,开朗外向,常常呼朋引伴地嬉笑玩耍。英,只是我众多好朋友中的一个,而我,却可能是英唯一的好朋友。那一刻,我后悔,原来自己那么重要,自己的轻率退出,友情破碎,英被伤得一塌糊涂。

还来不及交谈、还来不及道歉,又一轮的升学迎面而来,埋头应对的我们实在无暇顾及,甚至连对视一眼、会心而笑的机会都没有。炎炎夏日,记忆深处只有喧闹的考场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那年特别甜而且红得发黑的杨梅。不同的选择让我们奔赴不同的方向,又因为我举家搬迁,远离了家乡和旧时伙伴,和她更是没有联系了。只零星地听到她的一些消息:成绩优异,考取了好大学,读了研究生……这些不知真假的消息一直等待着我确认,而生活的奔波、工作的忙碌,让我很少回到那个小城。因为工作的几次造访,时间不对,她正求学在外,行程紧迫,我也无法去她家获取有关她的一切。就一日日拖着,没有联系上她。不,这些都只是借口,内心深处担心的是不知怎样和她交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随时光冲淡,道歉、追忆都已多余,而现在的生活根本没有了交织,该从何谈起呢?也许,当年喋喋不休的两个傻丫头已经将今生相互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当年爱不释手的两个娃娃,已经不知所踪,或许,英已经忘记了缝制布娃娃的种种细节。她还记得我吗,曾经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如今天各一方、无话可说的童年伙伴?

童年回忆,单纯而朴拙,就像那两个穿着花布裙子的布娃娃……就像那两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