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病房内外

时间:2020-03-16 07:07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分配到中心医院实习已经四个月了,这是瑜涓护理学第五年的课程,经过四年的理论学习和各种各样的实验考察和操作培训,瑜涓已经逐渐喜欢上了福尔马林弥漫在空气中的感觉。

瑜涓和同学嘉禾一起被分配给内科主任陈医生做助手,由陈医生负责在她们实习过程中的知识和经验传授,陈医生是个快入五十、精神饱满的男人,经验丰富,是当地肾脏手术的第一把刀,每天都有不少手术预约,瑜涓和嘉禾除了平时在住院部值班查房换药,时常被安排到手术室协助陈医生,陈医生颇是欣赏这两个年轻女子,瑜涓沉稳安静,手巧细致;嘉禾虽然有时候显得毛躁,但直率开朗,为病房带去许多笑语。陈医生认定这两个护理学实习生灵性十足,便经常把手术台当课堂,哪怕这样对于手术台上的病人,有着相当大的风险。

医院的环境清幽淡雅,瑜涓尤其喜欢住院部后面的小花园,不深的小池塘里一汪清水,在这五月的初夏,水面招摇着睡莲的圆碧叶片。红色的小鲤鱼在叶间流连,怡然自得。四周的香樟开出米黄色的小花,花絮在风中飘落,洒满了池塘边的石凳,隐隐约约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瑜涓看着阳光漏进小花园,嘴角浮起一丝浅笑,这样的地方最适合养病了,她这样想着。

但很快,瑜涓收起了她的笑容,坐在桌前拿起了桌上住院部病人的登记簿。

四个月的时间,瑜涓发现这个医院并不和她以前想象的一样。就拿这个与她朝夕相处的陈医生来说吧,肾脏切割或者移植手术操作确实轻车熟路,眼疾手快,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但病人在手术前悄悄塞进陈医生口袋里的红包,她从来都是打着哈哈欣然接受。嘉禾曾经口无遮拦地问过陈医生,陈医生拍拍嘉禾的肩,不以为然地说:“你们年轻人,不懂,不收下病人怎么会安心呢,他们会觉得我不会认真手术啊!”,看着陈医生离开病房的身影,嘉禾很是气愤地说:“别人都是吧红包还到病人医药费里的,几时见你这样慷慨过?”而瑜涓心里清楚,在这个医院,不拿红包是没法请到陈医生这样的名刀手术的。

想到这里,瑜涓苦笑着翻开了登记簿,看来看去,急需肾脏移植的病人总共有三个,一个五六岁的女孩,一个七十岁的老大爷和一位年逾不惑的中学教师。三个家庭的状况都不甚宽裕,无尽头的透析已几乎耗尽他们的钱财。

那个小名叫囡囡的女孩,天生肾功能不全,却活泼坚强,总哼着儿歌,围着查房的瑜涓阿姨长阿姨短地叫,每周透析前脸色发灰但从不呻吟,瑜涓想到她那金子般的笑容,觉得有些心酸。

七十多的李大爷是个劳苦了一辈子的庄稼汉,十年前老伴去世,他便一个人守着几亩田,一间老屋。大儿子是个飞行员,在执行任务时因飞机失事而身亡。小儿子在城里的工厂工作,这几年工厂濒临倒闭,生活也不太顺意。去年李大爷查处尿毒症,住院透析,儿子媳妇端汤送药满是温情,李大爷逢人便夸小儿子孝顺。小儿子还背着老父亲想要捐肾,瑜涓和嘉禾都很感动,可惜配型没有成功。

袁老师是育英中学的物理老师,瑜涓和嘉禾都曾是他的学生,工作认真在全校都是很有名的,他两个女儿都还在求学,妻子又失业,全家四口人挤在一套三十多平米的职工宿舍平房里,清贫艰苦。别说没有肾源,即使有合适的配型,恐怕也无法凑齐手术费。瑜涓每天看到袁老师的愁容,满心的不忍。

正思索中,桌边的绿灯忽的亮了,是陈医生办公室的呼叫,瑜涓急忙过去,看到嘉禾正带上陈医生办公室的门,对她说:“中午加了一个手术,肾肿瘤切除,陈医生让我们快做准备。”两人迅速进入手术室,开始消毒、准备器械。

病人不久被推入手术室,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嘉禾上前认出了他,原来是国税局刘局长,嘉禾她爸的老朋友。刘局长也认出了嘉禾,两人正寒暄着,陈医生哼着小曲走进了手术室,一股浓重的酒味伴随而来。瑜涓不由得心中一紧,陈医生平时不喝酒的呀,而且喝了酒怎么能做手术,还是给刘局长做?瑜涓小声说道:“陈医生,喝点酒做手术没什么事吧?”陈医生白了她一眼,说:“这能有什么问题?去,快给病人麻醉。”瑜涓熟练地为刘局长注射了麻药,一会儿药劲上来,刘局长话渐渐少了。这时陈医生对嘉禾说:“把他的X片拿来,让我看看这个手术在什么部位。”嘉禾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手术方案不是应该手术前就拟定好的吗?”陈医生满脸愠色,打着酒嗝说道:“怎么那么多话,不是院长开口让尽快把这个手术做了吗,我都还没看过他的片子呢,快拿过来让我现在确定怎么切!”这时手术台上的刘局长显然听到了这一番不负责任的言论,心中一慌,心跳骤快,脑电波起伏变大。陈医生压低声音对瑜涓吼了一句:“麻药怎么注射的,再加一次。”瑜涓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说什么,又注射了一支麻药,这下刘局长沉沉睡去。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这些人这点事
下一篇:眼睛里的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