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遗失在高三的记忆

时间:2020-03-16 03:02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当教室后排的黑板上挂出了高考倒计时一个月的时候,我不由地握了握拳头,我知道,属于我的最后时间已经到临。

我已经在这个地方奋斗了两年多,一个月之后我将和这里告别,虽然我并不是十分喜欢这个城市,但住久了也难免生出感情。这时一座三面环山的城市,受地理影响,规模并不算太大,可在我们山里的老乡看来,这里和天堂并没什么区别,如果谁去城里逛过一圈,便会让很多人羡慕不已,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常会带我到爬上山顶,遥远的山谷中城市若隐箬现,父亲告诉我,将来我应该去那里。

中考结束后我本想就近在县城里的高中念书,因为那样的话不但可以节约很多开支,而且闲时还可以照顾照顾家里,母亲没有工作,只能帮人打点零工,妹妹还在读书,家里实在没有余力供我去那里。可是父亲却不同意,他认为无论怎样不能耽误我的前途,在卖掉家里最贵的电器,一台黑白电视机后,我拿着父亲东拼西凑的钱,来到了这里。

虽然第一次来到城市,可我并没有丝毫的不适应,我走在城市的夜晚,灯红酒绿下是形形色色的人影,可我却没有半点的眩晕,我知道这些于我无关,我有属于自己的道路。

学校很好,在一个安静的山脚处,与城市的喧嚣隔离,这里的孩子大都来自于本市,对我多多少少有些好奇,也会询问我一些关于山里的事,我也很乐意告诉他们,我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毕竟大家已经长大,懂得尊重别人,偶尔也会有几个同学嘲笑我老土的穿着,但也会在大家的指责中归于平静,对此,我都心存感激。

这里的物价比较高,比如一碗面条,我们原来的学校只要两元,可这里却需要四元,这也直接导致了我的经济状况出现问题,可我三百元一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是家里最重的一笔开支,每次想开口的时候,就会想起父亲日渐佝偻的身体,我实在说不出口,恰好一个同学告诉我说他邻居需要给孩子找一个家教老师,他觉得我挺适合的,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我需要这份工作,一个星期四个小时,五十块钱。唯一的缺点是离学校比较远。我知道这本是份属于他的工作,但是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我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这样,我就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工作,也终于可以帮家里减轻一点负担,我星期天早早起床,然后骑自行车穿过这座城市,这样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节省费用,当然这一切我都没有告诉家里,我还把每个月的生活费降到二百,告诉父亲说学校里对特困生有二百元的补助。

高三的生活是紧张和单调的,每天就是各中各样的测验和铺天盖地的试卷,很多人怨声载道,我也渐渐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可我知道我必须要挺住,因为多年的努力不能在最后的时候崩溃,周围的很多同学早已选择了放弃,他们每天选择在网络游戏中迷失自己,对此我并不能改变什么,我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并不需要努力就能很体面地在这个世界生存,但有时也会看到很多和我家庭类似的同学和他们一样,我就会感到难过,替他们父母难过,也替他们可惜,当他们潇洒地将一叠叠钞票交给网吧老板的时候,他们可曾想过这里浸透了他们父母的汗水甚至血水。或许他们感觉到了,可他们并不想改变。

虽然我和大家都处得不错,但我并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除了林静。

林静的家就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所以她不必像我们一样住在学校宿舍,林静是在班里成绩榜上唯一可以对我构成威胁的人,也是这个原因,老师把我们的座位调到了一起,意思是让我们可以互相促进提高,然后我们就自然熟识了起来,我们在一起时有很多可以聊,比如我们都喜欢沈从文,都爱看汪曾琪的《受戒》。林静觉得我很像里面的哪个小和尚。林静家有很多书,我会经向她借些书过来读,我们偶尔也会为一条题目争得不可开交,但结局往往是以我胜利而告终/。

晚自习累了的时候,我们便会到操场上走一走,风吹过面庞,总是那么惬意和舒服,林静告诉我说她的梦想是北大,常问我会不会和她一同去,每次我都会缄默其口,我并非不知道着句话的意思上什么,但我却不能说,很多时候退缩并不意味着怯弱,而是无能为力。我和林静之间有着跨不过的沟壑,我们的身份决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可能,至少就现在而言,我给不了这个承诺。

晚自习过后我有时会给母亲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很好,也让我知道他们很好,可最近的电话总让我有点局促不安,因为好久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每次问到父亲,母亲总会显得有点紧张不安,或者说父亲去村长家帮工,或者说父亲别家作客,要不就是啥也不说,只说父亲一切都好,让我别担心,我总觉得不对劲,有种不安的感觉,终于我忍不住了,我告诉母亲说我要回家,我要看到父亲,不然我不放心。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我说《非诚勿扰》
下一篇:面人,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