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金融危机下的月光

时间:2020-03-15 15:02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这是一个并不晴朗的夜晚,黑夜的天幕像一块沾染了灰尘的黑板,没有闪烁的星光,只有一轮不太亮又不太圆的月亮,月亮的周围还裹上了一圈模糊的晕,预示着未来几天大风的到来。

此时大约有八点半钟,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在一个通向小区的路口,一盏路灯洒下昏黄的光,照亮了拐角处一片路面。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站在路灯下,守在一辆小车旁,车上有两个玻璃容器,一个放置糖葫芦,一个放置各种口味的瓜子。天气虽然不好,但气温还算对得起人。一波冷空气突袭之后,着实让人感到了西伯利亚寒流的威力。但这股冷空气底气不足,后劲尚逊,三天后就没了可慑人的能力。这几天气温稍有回升,晚上的温度在零度徘徊,夜晚外出的人裹上棉衣倒也不觉得太冷。

这位老妇人显然是出来很久了,而且她又是一直坐在车摊旁,所以感觉冷气从脚底下不断往上窜。她理了理头上的深紫色旧围巾,往手上哈了口气,迅速把手放进袖口里。虽然她的守候有时并不能带来更多的收入,但老妇人一直很有耐心地占据着路灯下的一方地域,等待着可能光顾的顾客。

一辆装满水果的平板车,在昏暗的月光下慢慢靠近小区入口处唯一的光亮区。平板车的主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高个男人,他穿着一件褪了色的黄大衣,一张削瘦的脸像大衣一样呈灰黄色,小小的脑袋上堆着有些卷曲的头发,像是好几天都没梳理过。

高个男人把平板车放在糖葫芦旁边,一边跺着脚一边和老妇人打着招呼:“这位大嫂,这么晚了还出摊呀。”

老妇人拉了拉头上的围巾回道:“是啊,你不是也出来了吗?”

“我是身不由已呀。”高个男人叹着气,昏黄的路灯把他一张无奈的脸打得更黄了,“现在闹金融危机,外面很多厂子都接不着活,我们这些外出打工的人没活干了只能回家。眼看年根将近,总得想法子挣点办年货的钱吧,这才不得已在这大冷天的晚上出来碰碰运气。”

老妇人听着高个男人的无奈叹息心生恻隐之心:“你也是在外打工回来的呀,我儿子也是,刚从外面回来没几天。他是厂里的小主管,肯吃苦又能干,本指望今年厂里能升他的职,可被这危机一闹,连活都没得干还说什么升职。全厂子的人都回家了,我儿子是撑到最后实在没希望了才回来的。原来每年儿子都给我带回来年货,今年却不想……他正在家发愁呢。我想我在家反正也没事,就白天穿糖葫芦,晚上出来卖,多少能挣点菜钱呀。”

“您老伴同意您大晚上的出来挨冻?”高个男人问。

老妇人垂下眼睑挪了挪冰冷的脚,又抬起眼望着漆黑的远方,厚重的眼带在灯光下突然抖动了一下。她把头转向小车上的玻璃容器,伸手摆弄那一排排放置整齐的糖葫芦。

“孩子八岁那年我就守了寡。他给我们娘俩留了三间大房,总算有个安身之地。他是突然去的,没让俺在他身上花什么钱,所以留下了点积蓄。年轻时俺能干,没让儿子受罪。后来儿子长大了比俺能干,又知道孝敬我,所以我也没受啥罪。”老妇人的声音不大,音调在多次述说的磨砺后变得平稳。

高个男人望着老妇人听她简短地介绍了自己的半生,细长的眼睛里变得朦胧,就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模糊。他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低头摆弄着两个圆嘟嘟的桔子。

“你们家两口人吃饭,而我们家是四张嘴要喂啊。”高个男人慢声说道,“我和孩子他妈在一个厂里打工,这工厂一停产就集体下岗了。家里两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都是花钱的时候。我们虽然人回来了,可日子总得过,钱总要花,所以不管什么法子都得想,什么法子都得试。出去打工前,我就卖过水果,只要吃得了苦还是能支撑住这个家的。”

“你说得是。“老妇人的情绪比刚才好了许多,“再怎么说也比当年好过,那时都挺过来了还怕现在这点事。我儿子在外这几年也学了点手艺,我看他在家这几天好像是要寻思着自己干点啥,不会饿死人的。”

这时远处传来一片嘈杂声,渐渐近了还能听到爽朗的笑声。是上晚自习的学生放学了,他们还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说今天的课堂上老师讲的课,说课间休息时同学之间的笑闹,说晚自习时某生睡着了打起呼噜。校园里的生活并没有因外面的波澜起伏而发生改变,它依然在它的轨道上平静地运行着。

几个女学生在老妇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一人选了一支糖葫芦,付钱的是跟在她们身后的瘦男生。女学生又向高个男人的平板车靠近,捡了三斤桔子和两斤苹果。瘦男生在她们的身后皱起了鼻子,两只手在口袋里拱来拱去,最后结结巴巴地说:“天冷了别吃那么多。”一个圆脸的女生不悦地回道:“你要不想请就直说。”瘦男生立刻解释:“不是,今天没带那么多钱。”圆脸女生顿悟道:“噢,我忘了,现在正闹金融危机呢。”

其他女生一起哄笑起来,笑得瘦男生很不自在地站在路灯的阴影里。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词牌三首
下一篇:爱的极致是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