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那时年少的我们

时间:2020-03-15 09:07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她二十岁生日,接到了林若的电话,喧闹的那边一直嚷着:水莫,水莫!我是林若。她对林若这个名字没有多少的概念了,搜索一阵依旧想不起来。她已经开始遗忘岁月里的很多人的,仿佛那些人不曾参与过自己的生命一样。对方似乎很激动:不记得啦。五年级坐在你后面的林若啊,呵呵,若水深情那个啊。

终于,水莫淡淡地笑了:哦,是你啊。好久不见了。她想起了那时瘦高的他,以及那段岁月里的故事。

你还是没变化啊?总是淡淡地笑着。其实没什么的,只是从小学联系本上看到你现在的号码。突然就想给你打电话。林若似乎能够看到她的微笑似的,畅快地说着。

你还好吧,这些年?水莫其实没有想出该说些什么,她不懂得如何热烈地寒暄。记忆里纷繁模糊的影像突然渐渐明晰。那时的他们,纯真到并不觉得伤害到了什么。

她已经随着回忆看到了五年级的他们,看到寂寞的小紫以及那个林若临走时的眼神。水莫一直是冷漠的孩子,她一直跟着奶奶过,那是还没有懂得多愁善感的年纪她却显得比任何小孩子都寂寞,她总是在每天放学后跑到学校后面的竹林坐着,直到太阳下了山。老师从来不会给她多余的关注,也从不去理她的我行我素,因为她的成绩从不让老师操心。她没有什么朋友,只有一个,晓紫,其实她们之前都没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们都只是上课传纸条,交换心思而已,放学走出校门,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小紫是个聪慧的孩子,从无须说太多,却可以懂她很深。晓紫那时侯已经开始看《傲慢与偏见》、《简爱》、《飘》了,在那个很多女孩子捧着《安徒生童话》的年龄。所以水莫喜欢她,很喜欢的那种。因为她觉得她们有着一样的寂寞,也有着一样的固执。后来,友情终于发展到两人都没办法在离开彼此的眼光了。她们一起做了很疯狂的事儿,骗过长辈两人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去看海,骗过老师一起在竹林里看书听阿紫一首一首地唱着歌~~那时的她们一直决心要去流浪远方,水莫有时候躺在阿紫身边,一直梦呓一般地说:阿紫、阿紫,我们一生都要做朋友啊。阿紫啊,我们不要离开彼此好不好?阿紫那时总是沉默,淡淡地又唱起了水莫爱听的歌曲。后来阿紫说:莫,莫,其实没有人能够一生在一起的,就像我爸妈,他们已经说好要一生相爱但还是离婚了。没有人能一生在一起的。水莫一直以为阿紫那时的沉默仅仅是因为想起了爸妈,后来才知道阿紫妈那时已经决心改嫁到另一个城市,阿紫也会跟着到那边的学校读书。水莫那时不理解那是源于对分别的一种不舍,以为蒙在鼓里的她是被友情背叛了。后来她才原谅了阿紫,因为那时她才明白阿紫要说出再见是多么痛苦的事,就像她也无法对阿紫说出来一样。

阿紫在一个清晨离开的,没有跟任何人说。只是过几天水莫收到她的信:原谅我,无法与你告别。你要努力地生活啊。你是我心上的朋友。水莫在她离开那天一个人午休时跑到竹林里哭,从小到大,她都不曾为谁哭过。林若就是在那时出现的,他递给她一张纸巾,她仰头时看到竹影斑驳里看到一张灿烂的却夹杂着关心的林若。水莫本来对班里其他同学没有多大的印象的,但是林若就在她后桌,他是三天两头被罚站的人,站在讲台前面,每次都毫不廉耻地对这全班同学做鬼脸,往往让老师哭笑不得的。于是,水莫记住了他,但是很讨厌他,因为一向讨厌聒噪的人。

但是那时,那个下午,水莫却很感激他,因为林若只是静静地坐在她旁边,陪她到黄昏,然后对她说:回去吧。不要让人担心。

水莫顺从地回到了家,原来林若也有这样安静的时候。后来,水莫又回到了从前的独来独往。只是总觉得随时后面都有一道目光,炽热地烧着后背。水莫是很敏感的女孩,但他没有说什么她也就什么也没说。

终于,埋在地下的东西再深也有被发掘的一天。她那天看着黑板上大大的“若水深情”,以及在她的名字和她他的名字中间显眼的用红粉笔画的心形图案,她竟然淡淡笑了,恶作剧的那几个突然傻眼了,似乎感觉一股冷气。她安静地擦掉黑板上的杰作,然后回到座位上,冷冷地看了林若一眼。林若羞红了脸,扑着找那几个同学打起来。后来,一切开始安静了。

因为既然恶作剧得不到回应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那时也是不懂爱的年龄,那些孩子,只是想看看自己成功之后别人的窘迫。

林若开始变得安静了。水莫其实已经不对他那么讨厌了,只是觉得和这样的坏学生一起被捉弄是件羞赧的事情,仿佛羞辱到她似的。

后来,林若有一次又在竹林里和水莫“不期而遇”,他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水莫水莫,我、我是真的喜欢你的。

水莫没想到自己脸可以红成那样,想熟透的番茄,但是她依旧只是一句:我永远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那时已是六年级了,都为了升中考试奔波,她不知道既然已经沉寂这么久之后,他选择在这个说出来。

没关系,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尽管他只是凄惨笑了一下,其实她可以看见林若眼里的落寞与受伤。也许她的语气里有过多的斩钉截铁。

林若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只记得他说,以后不要一个人淋雨,不要一个人跑掉,不要再那么忧伤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玩麻将里看人生
下一篇:翅膀下面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