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五月里的火把

时间:2020-03-15 05:05 来源:网络 作者:文字帝 阅读:

心扉随五月的悄然降临瞬间打开。一个美丽得让人忧伤的季节。缤纷中,雏菊展开金黄的笑脸,丁香芬芳弥漫四处,樱花草轻诉思念……各种香气把空气酝酿得甜腻而多情。

傍晚,围坐湖边的荔枝树下。夕阳渐隐,文山湖波光粼粼,风儿嬉戏枝头,摇碎一地金黄。抬头,绿叶如盖,却枝头空空,有点失落。突然,友人发来短信:妃子枝头笑,何时再相叙?

蓦然忆起,此时正是高州荔枝初露绯红日。何故相思,原来如此。刹那间,去年此际前往荔枝林的情景历历在目……

友人家住高州市根子镇。根子镇有“中国荔枝第一镇”之美誉。根子镇的荔枝早熟。每年5月初开始成熟,5月中下旬开始上市,比其他地区早熟20-30天。恰逢五月上旬,无疑正是荔园万绿丛中一抹红的时节。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当年,杨玉环颦眉舒服、红唇微启间,累死多少官员、多少骏马。如今,只需带足盘缠,带上自己,无需策马加鞭,乘车即可。

进入根子镇南邦河背村,眼睛开始忙不过来。路两边,闪过一株株荔枝。树不高,枝叶青绿繁茂铺展。嫩绿色的果实坚挺枝头或掩藏青叶中,满脸青涩。远看,如新抽的嫩叶,淌着油光。早熟的荔枝,青中带微红,斑斑驳驳,如微上脂粉,一颦一笑,媚态百生。只可惜杨贵妃饱了口福,少了眼福。低声浅吟苏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众人干喉生津,两眼放光。眼花缭乱中,无需人仰马翻,车子驶入一片荔枝林,在一栋农家小楼前停下来。

农家小院几乎环绕于荔枝林中。艳阳当空,正是采撷时。来不及放下背包,撑一支竹竿,一群人都钻进林中。林间,阳光散发着甜腻的味道。蜜蜂正忙得顾不上午休。早早采完花蜜,它们也不放过坠落地上的荔枝。而我们的眼睛不放过枝头的荔枝。枝头缀满沉甸甸的果实,低垂及腰,伸手可摘。年长的树身高体庞则需要木叉。一边摘一边欢喜。一枚枚刚脱离枝头的荔枝,饱满如珠,皮实有弹性,外壳线条鲜明,清香扑鼻。剥开鳞斑状的表皮,露出呈半透明凝脂状的种皮。小时候吃荔枝,舍不得一下子剥了种皮。总要留一会,小心翼翼在荔枝头部轻轻开一个小圆口,再小心翼翼把大半圆的种皮剥下来。捏在拇指和食指间滑动,薄薄的皮囊里冲满空气。往额头一碰,“啪”一声,乐此不疲,直到种皮变紫变黑。呈心脏型或球形的内核也是一个小玩具。在果实头部插一根火柴,就可以当陀螺放在地板上转动。

岂知,荔枝不宜久留。刚从枝头摘下来就饱尝一顿当然最妙不过。荔枝谐音“离枝”。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于《荔枝图序》中说:“荔枝生巴峡间……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剥开一枚枚新摘饱满的荔枝,露出晶莹剔透的白色果肉,肉肥汁多,满口留香。不多时,心满意足。饱餍之余,不觉仿王维《相思》作《荔枝》自娱:荔枝生南国/夏来挂满枝/愿君及时尝/此物难离枝。

嬉笑打闹间,不觉近黄昏。迟归的蝴蝶仍在路边的草丛间流连。

此时,李商隐“驱车登古原”,叹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们蹬上小楼观荔枝林。

暮色已迫,山头夕阳匍匐西坠,留下一片苍茫。黄昏的荔枝林自有一番风味。站在小楼上凭栏远眺,满眼葱绿。山脚下的农家小楼稀疏点缀于荔枝林中,袅袅炊烟徐徐升腾。眼前的荔枝树一丛一丛,枝头低垂,一枚枚滚圆的果实青中带红。它们的枝叶在晚风中轻吟,带着满满又含蓄的欣喜。因为它们隐藏着一个阴谋——在某个艳阳天全鼓着红嘟嘟的脸,羞红云儿的脸。远处,延绵的山丘上,荔枝林绿成一片,不露声色地吸取天地精华,把青青的脸蛋养得红通通。

荔枝,五月里点起的火把。今晚,我们将围着这“火把”“ 话桑麻”。 绿中带红,似星星点点火种。很快,这星星之火将蔓延成火海。五月的火把开始传递,盛夏也就不远了。

身旁有双手摇醒我。原来思绪刚游了一趟荔园。很快,五月已经在高州点燃火把,开始蔓延四方,相约把火红的热情奉献给季节。可是,我把什么奉献给我的季节呢?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涡河情缘
下一篇:人活的就是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