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扑风》

时间:2020-03-14 13:06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第一章 难懂父子情

诺亚和父亲冷战了七年,在七年里诺亚只回过两次老家,父亲也只来城里看过他两次。梳理起仅有的记忆,却重燃起诺亚对一个父亲的尊重。

他们的冷战是从诺亚母亲突然过逝开始的。

那年春天,正下着黄沙,大半个天浑黄着,一幅风云叵测的样子。

刚上完语文课,还沉醉在康桥的碧波里。突然,守门的老头闯了进来,只叫诺亚快点回家,说他妈病的厉害。看到老头慌乱的神情,诺亚猛地打了个寒颤,这不惊让他想起母亲每次犯病,父亲总是骂她:你老是乱跑,早晚会出事。如他父亲所言,在三月的一个夜里,他母亲又犯了病,掉到池塘里,溺水死了。

诺亚认为父亲有能力和义务保护母亲。至少要尽力去爱她、开导她。父亲的无为让诺亚很失望。想起父母的的婚姻:他们是传统是媒妁之言,无从谈起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没有爱请的婚姻让他们吵闹了一辈子,母亲也早早的走完了她的一生。

此后,就诺亚还要不要继续读书,全家人开起了会。叫诺亚去打工、学手艺的不缺无数,只有父亲默默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夜深人散,父亲把诺亚叫到跟前,斩钉截铁地说:“儿子,你要去读书,要是你爷爷那个时候让我读书了,我也就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母亲走后的一年多里,父亲的几笔生意先后失败。他也不再做买卖,只在周边打打短工。也曾多次续亲,但都未成功。自此,家境每况日下。

03年的高考诺亚以惨败而告终,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并没有骂,反而与他谈的很投机,像朋友、像大人和大人一样的一次谈话。话题都是围绕他当年如何求学,又是如何被家人反对,又早早成家,如何养家糊口。最后,父亲拿出了家里最后的几千元积蓄,叫诺亚去县中复读。父亲是知道诺亚心事的,几年前诺亚中考以15分之差无缘县中,他请求父亲给他钱去县中插班,但父亲没有同意。父亲认为学不学的好不在于环境,而在于一个人自己的努力。

对大学的渴望,让诺亚失去理智。诺亚如愿以偿的来到县中,复读高三的诺亚也格外努力。

为保证午休,校方把校门锁起来。为了寻求更多的复习时间,诺亚经常翻越围杆。有次,一不小心踩了个空,挂在那里,大半个身子悬在外面,晃悠好几分钟才被人救起。那件刺破口子的毛衣也随诺亚南征北战好几年,都不曾扔掉。

这个时候的父亲,也找到了良缘,开始到城里打工。同年秋天父亲还买了辆三轮车,经过他的翻修成了运输拉客的机动黄包车。逢人就说:我给儿子挣学钱去!

一直以来诺亚有大半夜运动的习惯,或是打篮球或是围着院子跑上几圈。既是最忙碌的高三也不曾停弃。

一个深冬的夜里,加点复习到十二点多,叫上室友(一同来县里复习的老同学)去跑步。

夜深人俱静,一轮明月嵌在巫山上,渐渐升起的薄雾玩弄着皎洁的月辉。不经意多跑了几圈,突感胸口疼痛,诺亚以为是运动过量,拉伤了肌肉。可一连几天打针吃药也不见好。去大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得了胸膜结核。医生告诉诺亚要治疗9个月,搞不好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时间诺亚的耳旁回荡着“要治疗9个月”,而来自对生命的威胁诺亚全然不知害怕。还有四个月诺亚就要高考了,九个月时间对他来说……

一直坚强的他,那天流泪了。诺亚知道对他来说复读本身就是和时间赛跑,更何况他又是读了三年理科再转文科的呢!

那天诺亚给父亲挂了电话,试图幽默的说:“老头子啊,恭喜你发财了哦!”摸不着头脑的父亲:“恩!?”“我得了胸膜结核,就像感冒一样,就是时间长些,要九个月才好。”急迫的父亲只说了一句:“那有这样子发财的,你先吃点药,我明天就来!”

第二天在父亲的带领下,看了医生,抽了腹水。诺亚痛的像个小老头,支不开脚步。倔强的推开父亲,惶惶荡荡的走进教室。校方劝他休学,在父亲支支呜呜说不出来之所以的时候,诺亚坚定的说:“不行,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在多方要求下,诺亚不得暂时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父亲也帮他带上所有的资料,好在家里边吃药打针边继续复习。

巫山的冬天,晨雾隆隆,对面七八米都看不清。那天诺亚疼痛的瘫坐在候车区,父亲去揽车,远远的见到有人在挣抢父亲的行李。诺亚猛地站起来,几个大跨步冲过去,一掌把那人推到三米开外。父亲诧异地看着他,说道:“他们只是拉客人的。”

回到老家,诺亚出了定时看书外,还做件至今还让他后怕的事。为了快点好,他偷偷加了三倍的药量。结果导致肠胃功能下降,体重猛的降到83斤,以至于现在也没有恢复到100斤以上。

一个星期后,在诺亚强烈的坚持下他终于得以回到了学校,又重新投入战斗,只不过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药子弹。

第二年正月十四夜,诺亚正在上自习,北京归来省亲的双姨突然来找他。说他父亲的车翻了,手指断了好几根。

那夜诺亚感到无比的寒冷,诺亚期待着快点见到父亲。一走进病房,就见到胞兄鹏正在给父亲削苹果,前前后后的照顾他,全然是对自己的父亲。

父亲却孩子般的笑着:“不用担心,等我手好了我照样开的动它。”又看看鹏说:“你去上课吧,我这有他呢!”

那个时间段,诺亚只顾着考大学,照顾父亲的责任却落在胞兄的肩上。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自私真是惭愧形饴。

那年高考诺亚以高出同校录取分数50多分考进大学。

大学生活本该是多姿多才彩的,可诺亚的大学,从一开始就预埋几笔忧翳。

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嚷 行

风雨艰辛三千里 欲穿琵琶阆中物

苦来几分甘自有 似来人生昏黄游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第二章 秘密的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