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那扇窗透过的阳光

时间:2020-03-14 07:05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我始终忘不了那个夜晚给我带来的恐惧,因为在我内心深处,害怕让我更加的铭记。

姐姐因为红斑狼疮引发的狼疮性脑病、念珠菌感染在春节后第八天住进了医科大,当时我还在做着一份寒假工,父母亲决定让我代他们前去照顾姐姐。从小因为家庭贫困,过早的独立生活能力让我倒还是轻易的胜任这份差事,但照顾患病的亲人我还是第一次。我辞去了寒假工,第二天便陪同姐姐住进了医院,入院第一天就交上了五千元的押金。刚入院,很多日常用品都要去买,我感觉像创建另一个家一样翻新,可是这钱花得我好心疼。在医院的第一个晚上,我是跟着姐姐挤在病人床过的夜,那时天气还挺冷,晚上我总是被冻醒,醒来也算是件好事,可以看姐姐被子有没有盖好。可是每次我醒来想帮姐姐弄好被子时都发现她没睡,我知道姐姐的心事,她那么懂事,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那可是躺着钱呀。我轻声的喝她快点睡,她听话的闭上眼睛,然后我张开右手把她的双脚放进我的腋窝,我的泪水浸满眼眶。

第二天一大早,护士推着小推车进来给姐姐量体温测血压,我赶紧起床,还被护士说了两句,你不可以跟她一起睡,床太小了。我透过玻璃,看到外面还一片黑,其实我还很困。上午姐姐开始了一大堆的检查,医生还给姐姐开了新的西药,一天下来,刚进来时交的钱都用完了,医生来催我赶快去交钱。忙了一天后,晚上我在医院租了一张折叠床就放在姐姐病床的旁边,可能是我太累了,深夜发高烧的姐姐进入了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状态,我竟一点知觉都没有,要不是姐姐乱动时把护士放在她腋窝里装着冰块的玻璃瓶狠狠砸到我的床铁沿,可能我还不会醒来。可是我醒来睁开眼看到当时的姐姐的时候我都快被吓哭了,她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完全不认识我,她的嘴唇因为溃烂,说话不清不楚,我侧耳在她嘴边听不出任何语言。那么冷的天,姐姐满身满头是汗,我倒跪着在她床头,用干毛巾擦去汗水,看着姐姐遭受的一切,我宁愿是我代替承受。我在想的时候,姐姐突然踉跄地冲起来就往厕所去,连鞋子都没穿,我慌张的拦住问她是不是要上厕所,然后想给她穿上鞋再扶她进去,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些什么,没想到姐姐一个劲的脱开我的手就进了厕所蹲了下来,原来她这般辛苦只是为了解小便。解完之后她没有力气站起来,我扶起姐姐时可能因为重心不稳,她一只脚不小心滑进了便盘,穿着的袜子都湿了,我赶紧把姐姐抱扶出来,让她斜躺在床用被子盖住上身,脱掉袜子用水壶里的热水给她洗了一遍脚,再重新穿上干净的袜子。我还是在姐姐的床边,学着护士教我用棉签蘸着水轻轻涂擦她溃烂干裂的嘴唇,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姐姐慢慢平静下来,我满脸是泪的问着她还认不认得我,父母亲不在身旁,那种以为痛失亲人的感觉让我肝肠寸断。

抚摸姐姐的头发,我从没这一刻伤心悲痛,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凌晨两点十五分,一直到六点护士进病房量体温,我始终坐在姐姐的身旁未曾敢闭过眼睛,重复着测体温、擦汗水。窗里渐渐透入些许光,终于天亮了。早上姐姐醒来的时候,退了烧,我问她知不知道昨晚所发生的事,她还不能说清楚话,但是看着我的眼睛却非常的认真,我说如果知道就点点头,她果真点了头,我带着哭腔说昨晚吓死我了。过了两天,医生为了确诊前晚的高烧是否侵入大脑,要做一个腰椎骨髓穿刺,让我以家属的身份签手术同意书。我打电话给父母亲,征求到他们的同意我代签了字。做穿刺的时候姐姐痛得叫出声来,术后六小时不能下床走动。姐姐每天都要喝大量的水,也要排尿,六小时对姐姐来说是漫长的等待。最后一个多小时她实在憋不了了,跟我说想下来上厕所,我坚持不让,哪怕她尿床,我也不想她因为不听医生的话下床走动日后落下后遗症。我拿尿盆试过了几次,她解不出。情急之下,我说要去买尿布回来,她马上示意我下楼,我边走边觉得好笑。刚刚给姐姐装好尿布,她就尿出来了,而且因为尿量太多超出尿布吸量,床单湿了。我处理好后,又是一晚,窗外又是一片漆黑。

过了一段时间,姐姐的病情有所好转,医院也催着结账出院了,因为越来越多的病人住进了医院,病房根本不够,好多病人都住在了走廊里。出院前几天,我用轮椅推着姐姐从这栋楼推到另一栋楼做出院前的各种复查,都还顺利,这时的我已经开学好几天了,放学后我从南宁的西边坐公交跑到东边,为的只是打理好姐姐的一切生活,不让她一人孤单在病房,我不觉得累,只要是能让姐姐好起来什么都心甘情愿。从学校感到医院已是下午,我办理好了出院手续,回到病房,窗外的阳光有些明媚,嗅到的不只是药水味。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想到姐姐是不能晒太阳的,我打开太阳伞为她遮挡,陪她去到车站,安顿好她后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一个半小时后姐姐就回到了,记得来接姐姐回家。我担心父亲因为忙碌忘记时间点,一个半小时后又打了个电话,说是姐姐已经到家了,我才安下心来。晚上下晚自习,接到母亲的电话,她竟然在电话那头说,我和你爸谢谢你照顾你姐的这些日子。唰的一下,二十年来我从未对他们说过一句谢谢,这次就因为我照顾姐姐十多天他们就感谢我,全是感动,我说怎么那么客气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