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小村三月

时间:2020-03-13 19:02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积雪堆积的路面,在温度计的红色柱子慢慢爬升的不经意中,悄悄地褪去了那一袭着满湿气的沉重的素白装饰,而取而代之本来面目的沧桑。太阳暖着大地,于是田坎上、河坝边、黄泥的自耕路上蒸腾起一缕缕的气息,正午时分,雾气便肆无忌惮起来,以野马般的蛮劲儿乱窜着,弥漫了整个田间,刹那间,放牛娃便丢了牛,牛消隐于大雾。雾充盈了放牛娃的眼帘,也迷茫了牛,他们都寻不着回家的路。

在冰棱条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中,放牛娃挎着书包、扯一把堆垒在路旁田头的干稻草,燃起了火把,在蜿蜒的山间小路、曲曲折折的田坎上排成了一条小小的火龙。数着渐渐明晰的山头,倾听着冰棱儿融化之后的滴滴嗒嗒,或汇成溪水流入河流的哗哗作响。万物是有声有息的,我们却摒住呼吸,以奇怪的沉默回应大自然的一切——叫花子居住过的山洞、老祖宗们的坟冢均以黑色的面孔向我们迎面扑来,于是,我们以罕见的沉默加快了步子。在春意萌动的时节,老人们常说鬼魂会卸下冬天寒冷的苦楚,而游荡于田野的每个角落……鸡“咕咕咕”的啼鸣声催白了天际的那一刻,火把儿灭了,吊脚楼式的学堂在享受完黑夜的静谧之后迎来了热热闹闹的孩子们。

小村三月在凉飕飕与暖洋洋的感官的过渡中,就这样不经意地来了。

三月里,小村着满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唐诗的色彩和清香。粉嘟嘟的桃花儿终于挤破了那包裹在表层的毛皮儿,花蕊里端坐着一粒粒雨纷纷之后留恋不去的雨珠;茶叶冒出毛茸茸的嫩尖儿,顿时,一环环的丘田褪去了那严肃的深青色,而着一身铮铮亮的新绿;山绿了,滋润了,小溪哗啦啦地响,冲击着崖壁,翻过了石块儿,一阵风来,樱桃花陆陆续续地将花瓣儿洒下,鱼儿追逐着;竹笋与我们较劲儿比着长个儿,一节一节地只见那一层层的毛壳儿脱落,还见长出了枝丫、抽出了叶儿,娃娃们着急了,个儿却还在原地打着转儿……

淅淅沥沥的春雨之后,长满松柏的山林缭绕了一层层挥之不去的雾气,密密的松针叶上缀满了亮晶晶的露珠,蜘蛛们也毫不逊色于它们,娃娃们一不小心便让蜘蛛精灵们罩上了一层一层的蛛网。这是蘑菇生长的好季节,在每一棵松柏的根之侧便有一朵朵的松菌儿乖乖地蹲在那儿等着你去采。或在那厚厚的去冬落下的枯了的松针下,埋着“地雷”,一个踉跄,踢翻了松针,却露出嫩嘟嘟得让人喜爱的黄的、棕色的、红的蘑菇。不过女孩子们更亲睐那些粉红的圆墩墩的小蘑菇,然而,漂亮却不可食用。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搜寻着藏着的蘑菇,不知不觉地,娃娃们已走向了山林深处。立于眼前的,除了满坡的蘑菇,还有满坡的坟冢。思忖着,如此数量的坟墓里是打走敌人的贺龙部队的英雄?还是起义时的壮士?孩子们的想像是丰富的,也是美好的。他们难以把想像的思维牵引至村里因为发洪水、闹饥荒的先人们。一棵棵的青翠挺拔的树从铺满干枯松针的坟头破土而出,还有那蘑菇,布满在坟的四周,一会儿功夫,便装满了背篓。然而,那坟头与坟前的,因为某种不由自主的崇敬,任由蘑菇们立在上头。无名之坟,在小孩子们的心中,里面的无论是善的还是恶的先人们,均有着令他们幻想的崇敬的人生。小村,因为这些坟冢,人的生与死,神秘着。

学堂窗棂的视界里,有一荒秃秃的野山,在这四面环着高山峻岭的村里,野山乖乖地也凄凉地趴在那儿,承载着一垒垒的坟冢。这个时节,该是野山热闹的时候,然而这热闹却又是悲凉的。尚存的村民们由老的携着少的、大的拉着小的,提一篓纸钱、一捆香火、一扎“青”,再着满一背篓的肉、一壶酒、一束花,在那早已消影无踪的小路上慢慢地搜寻着,哪一垒青冢是那已逝的亲人?寻着了,没有鞭炮的喧闹,也没有哭泣声,唯有沉默。生者与已古之人仅一垒黄土之隔,里面的是村里的曾经备受尊敬的老者,或还没有享受过人生滋味的小孩,或是备尝人世辛酸的苦命人……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清明时节,坟头更多了,那挂在坟头的一束束的白色凄凉的“青”也多了,随着洋溢着青草味儿的风飘满整个山头。人人都曾孩子般地幻想过,来到这个世上,或是离开这个世界,总会理所当然地被某一个人或几个人或很多的人关注着、回忆着。然而,一年十二个月的日子里,只有清明雨纷纷的三月,村民才能搁下手头的忙乎着的活儿来回忆已古之人。

所以,庆幸着小村有个三月,一个供人凭吊与回忆的三月。

小村六月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