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怎一个“错”字了得

时间:2020-03-13 17:03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生活在车水马龙的都市里,我常常会忘记在这个尘世间曾经流淌过一些更古典、更优雅、也更忧伤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她们如苍茫岁月中飘零的花瓣,令人于俯仰之间体会别样的幽情。她们美丽、高洁、才情非凡,只因身份的特殊,她们常常不能拥有普通人的幸福。她们超然的品格和绝世的才情注定了她们如一束绚丽的焰花,在历史的长河里迅速盛开,又迅速凋零。

苏小小,这个天生娇小的小女子,一辈子想过的也不过就是跟心爱的人谈诗论画,绘一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画卷。然而这个满腹才情的女子,竟爱上了当朝宰相的儿子,阮郁。痴情偏遇薄情郎,含恨唱尽凄美歌。于是历史的长河里又多了一个被抛弃的女子。想当初,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那是怎样一个令人缱绻的约会场景。我想,聪明的小小定然知道是怎样的一个结局,但她已经顾不得了,就像爱玲说得:“爱一个人,纵然卑微到尘埃里,心里也是开着花的。”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她亦心甘情愿。为爱耗尽一世的心血,却依然是无法改变的结局。小小的心就此死了,郁郁寡欢,年轻的生命亦定格在了二十四岁的永恒里。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斜阳”,以一曲《满庭芳》而名满京城的琴操亦是一只孤独的雁,连天飞舞却无人赏识。而今,赏识的人终于来了,苏轼,一个懂她、惜她、怜她的人。他帮她脱离苦海,却无法许她未来。她不怨,她知道他身边有执爱的妻,贤慧的妾,而她注定只是过客。遁入空门,她以为她们之间再无瓜葛,却不曾想,听到他离京的消息,她的精神世界轰然倒塌,原来心里还是在乎的。那么即然今生无缘,那就来世再见吧,这是怎样的一种痴恋啊。

柳如是,一个历史长河里不容忽视的巾帼女子,敢爱敢恨,怕是天下男子都不及她一半。初时,遇反清复明的复社领袖陈子龙,两人一见如故,如是的心里,该是打算与君偕老的吧。但陈子龙的逝世,让如是的幸福成了镜中月、水中花。后来如是闭门谢客以排遣忧愁。这时,钱谦益来了,一个书法、文采堪称一绝的东林党领袖,一个如是心中鼎天立地的英雄。两天相见恨晚,迅速坠入爱河,原以为这个便是她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相知的良人。却不料钱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南明覆亡,如是拉他一同跳河,他竟说:“水太冷,不能下”,并阻止如是做不必要的抗争。于是,如是的心碎成了湖面闪闪发光的沙粒,再也拾不起来。如是的心里该是怨的,怨自己有眼无珠,错看良人。我想,一个女子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所托非人。可是,如是已经回不去了,就像王伟对拉拉说“我们遇见的时间不对”。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见错误的人,如是心中的金戈铁马便这样消散的无影无踪。 在历史的长河里,总有一些女子,她们才情非凡,似人间的精灵,然而聪明的她们却用如此壮烈的人生来诠释爱情。或许,在她们的心里,没有值不值得,只有后不后悔。就像《胭脂扣》里的如花,痴等几十年最后换来的却是痛彻心扉的绝望。有时,我倒希望她们平凡一点,那么她们就不会被自己的才情所伤,不会苛求完美,而会为自己的爱情留一个内敛的微笑,亦如薛涛,爱时,倾尽全力;不爱,悄然离去,给自己留一份自尊,也给自己一个全身而退的理由。爱,从来都不是千回百转的事。只因一个“错”字,让她们背负了一世的苦楚。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一切的一切,只缘于一个错字,但愿来生,她们不再错付深情……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