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美文摘抄 > 正文

一朵梅花已开在枝头

时间:2020-03-13 03:02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一朵梅花已开在枝头,美文摘抄

      大寒时节,像是万里年关迢迢,终于走到了最后一个长亭,长亭外,古道边,远处隐约白墙黑瓦,蜡梅芳香,那里便是故乡。是的,年的另一个名字就是故乡,赶回过年的人就是赶回故乡,过一过这故乡的情,过一过这故乡的瘾。

  换个方向坐下来,面对梧桐萧瑟,也面对一地阳光和煦。隆冬腊月总似春,终于有寒潮的消息,还说欲来天欲雪,到时约几个人,去赏雪,去赏梅,去浮一大白。现在先静静地坐一会,沐浴在旧年最后的时光和阳光里,一年真像一恍而过的回眸,我都想到了沧桑,想到了这人世看似热闹前行却冷酷的消逝。多想逆着时光走一走,走到三十四岁那年的忐忑,走到三十岁那年的蹉跎,走到二十八岁那年的欢喜,走到二十三岁那年的青春。那些忧伤的时光,像眼前滤去了春华秋实的梧桐子,那么实在又那么虚无。等到砌下梅花如雪乱,而阶上雪飘似落花的时候,我送一段迷离的岁月于过往,我迎一段中年的心事于将来,时来时往,我都很好。

   这个点,轻叹一口气,说赶在寒潮到来前,好好睡一觉。我忽然觉得一个句子可以很长也可以很短,逗号句号像思绪的刹车,总是踩不准。这像一天里纷呈如同泡影的事情,从清晨依旧漆黑的窗外到现在一盏灯火的阑珊,世界不知道在哪里画下逗号哪里画下句号,证明这里曾经声气相投,这里曾经斩断光阴剪断情丝。案头书似青山乱叠,我如今是面目可憎亦不自知,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这样的诗句这样的时光,被谁一个大大的句号,画在万里魏风外。

  听说是腊八,岁头年尾,忐忑地不知如何是好。画眉常揽镜,深浅入时难,行年半世,依旧不知道如何坦坦荡荡。苑中梅花含饱欲放,喜得好似春闺人家,风雨里来来往往,忍不住看那一低头的温柔,真不是什么傲雪凌霜的酷冷,却是始?抱一份人间贞信的悠然。朋友的女儿来作客,小孩子的想象惟有有伴才能恣意,窗外天寒地冻,她们热闹了一天,也像是树上的两朵红花,与天地浑然自在。晚来天欲雪,一朵梅花已开在枝头

  昨夜我用一场薄醉,再一次接受了选票里的胜败,那不是战火的余烬下,彼此血流成河,更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无论胜败,都向人民致敬,那载舟亦覆舟的人民,他们的意志因为自由,不废一枪一炮,就把“皇帝”拉下马。人类有永恒的局限,亦有无尽的可能,因为局限,所以没有完美的方式,让领袖总像尧舜让人民总如雷锋,却因为可能,终究找到了一种方式,选贤与能,都放在了阳光下,虽是简单的数量比较,但数量恰恰是尊重每一个有选择的公民,比较恰恰是尊重每一个有输赢的地方。所以,只有政治家一时的胜负,只有公民一时的悲欢,对于整个家园,每个人都是胜利者。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