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放荡女纯肉辣文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竹影清风 2021-09-03

  经过几番劝说,老爷子都没有松口,陆夫人气得七窍生烟。

  陆老爷子泰然自若的抽着雪茄,烟雾缭绕中看见儿媳愤愤不平的模样,无声的叹了口气。

  “好长时间没有下棋了,陆川你留下来陪我下盘棋。”陆老爷子看向儿子,说话时语气缓缓却又不失威严。

  陆夫人知道老爷子顽固的脾气,懒得再费唇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

  古木古香的书房里只剩下陆氏父子二人,两人坐在窗边下棋。

  老爷子是黑棋,陆川是白棋,陆川棋艺精湛,棋局刚开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占了上风。

  自己的黑棋被吃得寥寥无几,陆老爷子不急不躁,一口雪茄,一口热茶,慢悠悠的布局。

  陆川见黑棋无多,激进心切,开始围堵黑棋。

  陆老爷子眼眸微眯,抓住陆川露出来的空子,一边稳住自己的黑棋,一边引他入局。

  短短三分钟的时间,陆老爷子便逆转了局势,将白棋吞得一颗不剩。

  棋局结束,陆川才如梦初醒:“姜还是老的辣,我的棋艺始终比不过爸。”

  “那垣衡为何又赢得了我?”

  陆老爷子双眸紧盯着陆川,看着他支支吾吾,额头直冒汗的模样,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自从你再婚以后,做事就越来越不沉稳,到现在连你儿子都比不过了。”

  “爸教训得是,我一定好好改过。”陆川埋头认错,他知道老爷子留他下来绝不仅仅只是下去和教训他两句这么简单。

  “垣衡出事以后,你夫人的心思昭然若揭,别以为打着娇娇的名义就能糊弄我。”陆老爷子话说着,忽的一掌拍在棋盘上,“我是老了,但我还没糊涂,回去告诉你夫人让她打消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陆老爷子声音掷地有声。

  陆川吓出一身虚汗,连连点头。

  他从未见过老爷子动过这么大的气,可见股份的事情当真是老爷子的禁忌。

  看着儿子宠妻无度,软弱无能的模样,陆老爷子失望透顶,他摆了摆手让陆川离开。

  他虽然没有问,但他知道转让股份给孟知意的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老爷子叫来心腹管家,让他多拍人手暗中保护陆垣衡和孟知意。

  离开书房后的陆川立即起拟了转让股份的协议,连同剩余还没有送到孟家的聘礼一同准备好,准备差人送过去。

  看着堆起来几十厘米厚的房产证,陆夫人心有不甘,想当初她嫁过来的时候陆家给的聘礼还远不足给孟知意的十分之一。

  她一拳捶在桌上:“真是便宜那小贱人了!”

  听见妻子的话,陆川脸色骤变,旋即对着陆夫人呵斥道:“你给我住口!”

  陆夫人被丈夫突如其来的呵斥下了一跳,争辩道:“你瞧瞧这几个别墅哪一个占的不是黄金地段,还有这些商铺是多少人抢破头的抢不到的,难道不是便宜她了吗!”

  “知意嫁过来了和我们就是一家人,给这点东西不为过。”

  陆川说着已经把合同还有房产证都装进了文件袋里,临走前他又冷言嘱咐道,“以后在家里谨言慎行,别再惹老爷子生气!”

  陆川背门而去,陆夫人气得七窍生烟。

  自从孟知意嫁过来之后就处处和她作对,让她颜面尽失,老爷子偏袒她就算了,现在连丈夫都替她说话了!

  陆夫人越想越生气,随手拿起一个古董花瓶就朝地上摔了去。

  她一双黑眸里盛满了怒意,咬紧了牙冠恨恨呢喃:“好你个孟知意,当初我真是小瞧你了!”

  陆夫人话音刚落,陆娇娇就推门进来,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她立即走到母亲身边,关切的询问:“这是怎么了,是谁惹您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陆夫人愤愤然的开口:“还不是那个该死的孟知意,她仗着你爷爷的宠爱处处与我作对。”

  听见孟知意的名字,陆娇娇就不悦的皱起了眉,在她看来孟知意这傻子一点都配不上陆垣衡。

  爷爷是老糊涂了才会这傻女人留在陆家!

  可为了避免母亲生气闹出事端,她笑盈盈的哄着陆夫人说:“为一个傻子气出皱纹了可不值当,等回头有机会了我再好好捉弄捉弄她给你出气。”

  陆夫人欣慰的点点头,温柔的将女儿拥入怀中:“果然还是我的宝贝女儿最疼我。”

  陆娇娇模样娇柔的靠在母亲的怀里,一双眼睛却露出了狠色。

  孟知意这傻子令母亲如此不快,无论如何都要给她一些颜色尝尝!

  约莫半个小时,陆娇娇就离开了陆家老宅,开着拉风的红色法拉利径直的朝陆垣衡的别墅赶去。

  她知道哥哥每天这个时候都不在家,她便想抓紧这个时间去收拾孟知意。

  陆娇娇轻车熟路的来到陆垣衡的别墅,家里的佣人看见她,立即迎上前去:“陆小姐您怎么来了?”

  陆娇娇摘掉墨镜,直截了当的问:“孟知意呢?”

  “少夫人,少夫人在天台上浇花呢。”

  陆娇娇闻言,立即抬头朝天台望去,果然看到了孟知意的身影。

  她勾了勾红唇,娇艳动人的脸上露出抹冷冷的笑容,旋即摆手支开下人:“没你们的事了,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准上来。”

  佣人面面相觑,还没反应过来,陆娇娇就已经踏着高跟鞋,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天台。

  陆娇娇怒气冲冲的,佣人感觉不对劲,立即打电话通知陆垣衡。

  天台上,陆娇娇冲过去不由分说的抓住孟知意的手腕:“你是不是仗着爷爷宠你就很得意啊,竟三番五次的惹我妈妈不高兴!”

  面对陆娇娇,孟知意锐利的目光立即变得呆傻无害,她拧眉挣扎,嘴里一直重复嘟哝着:“哎呀,你弄疼我了啦!”

  听见孟知意喊疼,陆娇娇不仅不放手,反而还握得更紧,她都恨不得把这傻子的手折断。

  她盛气凌人的开口:“疼?你惹我妈妈不高兴的时候就该想到现在的下场。”

  看着陆娇娇,孟知意心里呵呵冷笑。

  反正也闲来无聊,倒不如陪陆娇娇好好玩玩。
  孟知意手上沾了土,她笑嘻嘻的往陆娇娇的裙摆上抹。

  眼看着自己新买的裙子上的泥印子,陆娇娇气红了眼,恨不得将孟知意给撕碎了才解气。

  而孟知意也瞅准了她要动手,作出满面恐惧的模样,哭喊求饶,却又趁着陆娇娇不注意将她退开。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得到……”

  孟知意跑得迅速,心口不一的喊。

  她一眼就认出了陆娇娇身上的裙子是知名品牌的春季限定,价值连城,是故意把泥抹在她的身上的。

  之前陆娇娇给她下药,现在又无故上门找茬,她又不是真的傻子,当然是要小小的给的对方一点教训了。

  “孟知意,你给我站住!”

  陆娇娇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傻子竟然能跑得这么快,她索性脱了高跟鞋赤脚追赶。

  孟知意先是和陆娇娇拉开一段距离,瞧见她追不上又稍稍的降低速度,如此反复就好像耍猴似的逗陆娇娇。

  陆娇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浑身娇滴滴的,没跑几分钟就气喘吁吁了,她二话不说拿着高跟鞋就冲孟知意砸过去。

  孟知意见状立即侧身躲开,陆娇娇瞅准机会想去揪住孟知意这傻子的头发,可熟料她脚下一滑,竟直接朝天台栏杆摔了过去。

  “小心!”

  天台玻璃护栏高度刚好到陆娇娇的臀部,惯性太大,陆娇娇直接被翻了出去!

  千钧一发之际,孟知意扑过去抓住了陆娇娇的手。

  陆娇娇身体悬空在外,孟知意使尽全身力气脸色憋得通红,手臂都被玻璃割破了。

  楼下佣人一阵惊呼,陆垣衡恰巧在这时回来,看着天台的状况,他立即吩咐文木:“去救人!”

  文木点头,疾步冲了上去。

  陆娇娇慌了神,眼泪直流,她一边挣扎,一边哭喊着:“孟知意你这傻子最好别松手,我要是掉下去,你们孟家都得陪葬!”

  “抓紧我。”

  孟知意手臂上被割破的地方涌出血来,可她全然顾不上疼,一心一意只想把陆娇娇拉上来。

  可奈何陆娇娇体重过百,再加上她胡乱挣扎,孟知意根本没办法将她拉上来,力量都快被耗尽了。

  汗液浸湿了两人的掌心,陆娇娇的手竟从孟知意的手心里滑了出去!

  楼下又是一阵惊呼,危急关头,文木及时赶到,奋力抓紧了陆娇娇的手腕。

  文木手臂上青筋暴起,他秉着一口气对孟知意说:“嫂夫人别松手,我数三二一,咱们一起用力把小姐拉上来。”

  孟知意点头,文木倒数三声“三。”

  “二……”

  “一!”

  两人一齐用力,终是将陆娇娇从危险边缘拉了回来,医护人员分别替陆娇娇和孟知意处理好伤口之后,文木才带着她们下楼。

  大厅里,陆垣衡坐在中间,一股股寒气从周身喷薄而出。

  佣人并列两侧,各个都深深的埋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牵连。

  陆娇娇一看见陆垣衡就冲了过去,趴在他的腿上哭哭啼啼:“大哥,刚才我差点被这女人给害死了……”

  陆垣衡凤眸微眯,冰冷的目光直直的冲着孟知意扫过去:“怎么回事!”

  孟知意被陆垣衡吓得发抖,缩着脖子,委屈无助极了,她摆了摆手,眼眶通红的解释:“哥哥,不是我,我没有推她。”

  “就是你!”陆娇娇仗着孟知意是傻子不会辩解,一口咬定是她害自己摔下楼了。

  陆垣衡眉皱成川字,阴鸷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孟知意,冷冰冰的又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再给她辩解的机会。

  见陆垣衡冲着孟知意发火,陆娇娇得逞的笑了笑,肆无忌惮的朝着孟知意投去挑衅的目光。

  不管怎么说陆垣衡都是她的亲哥哥,发生这种事情不帮自己的亲妹妹,难道还会去帮这个傻子吗?

  那个傻子除了会摇头,会说不是她以外什么都不会。

  她打定主意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孟知意的身上,趁着这次机会把这傻女人赶出陆家。

  她的哥哥是天之骄子,说什么也不能被一个傻子耽误了。

  陆娇娇说着眼睛里就挤出了几滴眼泪,柔软的声音里满是哭腔:“大哥,我刚刚不过就是说了她两句,让她不要再惹妈妈不高兴,可谁知她却忽然对我动起了手,还要把我推下楼,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孟知意定定的站着,表面上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可内心却心如止水。

  看着陆娇娇精湛的演技,都恨不得去申请一座奥斯卡小金人给她了。

  孟知意默默的看着陆垣衡,倒是想看看陆垣衡会如何决断。

  见陆垣衡迟迟不说话,陆娇娇心急如焚,抱着他的胳膊直撒娇:“大哥,你看看我的手都被勒红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陆垣衡转眸看着身旁的妹妹,不疾不徐的开口:“你希望我怎么处置她?”

  陆娇娇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和她离婚,把她赶出陆家。”

  “我和她婚事是爷爷定下的,离婚也要先问过他的意思。”陆垣衡说着便转眸看向了文木,“备车,去陆宅。”

  陆娇娇立即慌了神,爷爷对孟知意的宠爱有加,要是闹到他老人家面前,事情恐怕就无法收场了!

  想至此,她立即开口道:“爷爷年纪大了,犯不着因为这些小事让他老人家操心,我看要不就让她面壁思过几天就算了?”

  闻言,孟知意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软绵绵的开口:“面对着哥哥的时候坚持要把我赶走,可一听到要让爷爷子来处理这件事情,你就立即改了口,你到底是怕爷爷怕到了极致,还是觉得哥哥昏钝好糊弄呀?”

  听着孟知意的话,陆垣衡脸色骤冷,目光森寒的盯着陆娇娇。

  “大哥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一直这么敬重你,怎么会觉得你好糊弄呢?”陆娇娇急出了眼泪,小时候妈妈苛责哥哥,都是她偷偷的把零食放到哥哥的书包里的。

  “孟知意你敢挑拨我和哥哥的关系,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话说着,陆娇娇就朝着孟知意扑了过去……
  陆娇娇蛮不讲理的向孟娇娇扑过去,文木得到陆垣衡的授意箭步挡在孟知意的身前:“小姐,刚才是少夫人救了你!”

  一直以来陆娇娇就看不起孟知意,骄纵蛮横的颠倒是非黑白:“救我?要不是因为她,我怎么会摔下楼,依我看她就是看到大哥回来了才扑过来救我的,惺惺作态!”

  孟知意看戏看腻了,故意说:“天台有监控,是不是我推你下去的查查就知道了。”

  陆娇娇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天台真的装有监控吗?

  要是被大哥知道是她先找孟知意的麻烦,自己不慎摔下楼了,那该怎么办?

  陆垣衡将陆娇娇的反应尽收眼底,仿佛故意一般,侧头对着文木说:“去查监控。”

  文木轻点头,像模像样的往外走。

  天台哪有什么监控?

  总裁大人顺着嫂夫人的话说,莫非是相信嫂夫人是清白的?

  文木想着,心里便忍不住的乐呵:陆总为了嫂夫人竟然连亲妹妹都坑,春天到了,老铁树也要开花咯!

  看见文木走了,陆娇娇脸色青白,她耐不住陆垣衡的威压,扑通一下的跪在地上。

  “大哥,刚刚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楼的,和孟知意没关系。”

  陆垣衡鹰隼的凤眸微眯,目光不找痕迹的朝孟知意扫过去,只见那女人鼻翼轻哼一声,仿佛是对陆娇娇的行为充满了不屑。

  遇到问题时,孟知意冷静睿智,能快速有效的证明自己的清白。

  再反观哭哭啼啼的陆娇娇,简直没眼看。

  陆垣衡脸色如同泼墨一般,他看着陆娇娇的眼神中没带一丝情感,冷冰冰的呵斥她:“是谁让你来的?”

  陆娇娇被陆垣衡冷喝得一颤,不敢再任性妄为,信口胡诌,哭着说:“孟知意三番两次对母亲不敬,我想给她一些教训,让她清楚自己的地位。”

  陆垣衡知道,陆娇娇虽然性格骄纵,但本性却不坏,今天跑过来恶意伤人恐怕都是受人唆使的。

  他视线冷冷的凝着陆娇娇,严厉开口:“和你嫂子道歉。”

  闻言,陆娇娇立即皱起了眉,要她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和这个傻子道歉?

  说什么她都不干!

  看着陆娇娇的态度,陆垣衡不疾不徐的动了动薄唇:“如果不想在这道歉,那我们就回老宅去,当着爷爷的面……”

  陆娇娇听着脸色又是一变,都不等陆垣衡把话说完,她就立即对着孟知意说:“对不起,我不该来找你麻烦,刚刚更不应该血口喷人,污蔑你。”

  孟知意瞅着陆娇娇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眼中闪过一道黠光。

  她慢悠悠的上前,手拍拍陆娇娇的肩膀,眉眼笑得弯弯的:“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不过做了坏事还是要接受惩罚的……”

  “你……!”

  陆娇娇火冒三丈的瞪着孟知意,可碍于陆垣衡在场,她也不好发泄怒火。

  “我怎么啦,我是哥哥的妻子,陆家的少奶奶,你的嫂子。”孟知意说着又摸了摸陆娇娇的头,就仿佛逗小狗似的,“乖娇娇,叫句嫂嫂嘛。”

  “孟知意你别太过分了。”陆娇娇愤懑的开口,要是目光能伤人的话,孟知意早就被她千刀万剐了。

  孟知意皱皱眉,傻态十足的回头看着陆垣衡:“垣衡,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你说得都对。”

  陆垣衡一开口,让屋子里所有的佣人都大跌眼镜,少爷这也太宠少夫人了吧!

  甜份超标了啊!!

  “你嫂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愿意叫她嫂子,那也别认我这个大哥。”陆垣衡顿了顿,神色冷峻,“回去面壁思过三天,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在踏入别墅半步。”

  陆垣衡的话对陆娇娇如同晴天霹雳,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最爱最敬重的哥哥,竟会为了维护那个傻子,如此惩罚自己。

  陆娇娇心里恨极了孟知意,她觉得刚刚就应该直接把那傻子拽下楼,让她去阴曹地府见阎王!

  陆垣衡不给陆娇娇任何说话的机会,话说完便差管家把她送回老宅去了。

  事情解决,佣人都散了,偌大的客厅里只身下孟知意和陆垣衡两个人。

  孟知意抿抿唇,柔声开口:“陆先生,谢谢你相信我。”

  陆垣衡做事谨慎有条理,他不会连天台有没有监控都不清楚,从他命令文木去调监控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陆垣衡相信自己,事情真相如何他心里都有数。

  陆垣衡眸光淡漠的看向孟知意:“是你聪明,懂得利用他人的心虚,证明自己。”

  “你帮我结尾,我要给你做顿饭表示感谢。”孟知意兴致勃勃,“你想吃什么?”

  这女人还会做饭?

  陆垣衡看着孟知意心里打鼓,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胃,忐忑开口:“番茄炒鸡蛋,鸡蛋炒韭菜。”

  孟知意听着,歪了歪脑袋:“你很喜欢吃鸡蛋?”

  陆垣衡点头:“倒也不是多喜欢,就是这两个菜最简单,最不会出差错,不至于被……毒死。”

  孟知意纳闷的双手环胸,这家伙瞧不起谁呢!

  孟知意不屑同他争辩,见文木回来了,便说:“你回来一路辛苦了,先让文木送你上楼休息吧,饭做好了我再上去叫你。”

  文木对着孟知意笑盈盈的,可一把陆垣衡推走就变了脸:“嫂夫人做的饭菜能吃吗?陆总需不需要我提前把医生请过来?”

  陆垣衡:好像提前把医生请过来比较安全。

  孟知意全然不知主仆两的打算,兴匆匆的走向了厨房。

  厨房里的米其林大厨看见孟知意,立即面面相觑。

  面对外人,孟知意依旧是傻傻呆呆的模样,她双手背在身后,模样宛若小学生一般:“大厨我想借用一下厨房给哥哥做顿饭。”

  米其林大厨心里捏了汗:“少爷想吃什么?少夫人金贵,做饭这种事情还是让我们来吧。”

  “我已经答应给垣衡做饭了,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做到呢。”孟知意看着大厨担心的神色,嘟着嘴说,“要是你们实在不放心的话,就在旁边辅助我吧。”

下一篇:最苦的时光是独行
上一篇:古典美文摘抄300字
相关文章
  1. 变态放荡女纯肉辣文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

    1、不要放弃自己就是真正的坚强,虚心就是坚强,努力就是坚强,从头再来就是坚强,正直就是坚强,学会坚强之前要学会如何爱惜自己。 2、命运,不过是失败者无聊的自慰,不过...

    0 条评论 101 2021-09-03

  2. 妖孽师叔太凶猛 翁熄春房情意浓

    篇一:因为亲近 感情,多么微妙的一个词。情,是由感而生,感,又是由情而发。正因对事物的情感不同,所以我们对事物的认知有所不同。 家乡的一切都是美的,中华民族根深蒂固...

    0 条评论 219 2021-09-03

  3. 无缘无故受气委屈·无缘无故句子

    无缘无故句子大全,优美的无缘无故受气委屈,无缘无故受气委屈后发表心情的句子最句子,非常好的 受气后发表心情的句子及语录本网小编整理发布。...

    0 条评论 177 2021-09-03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