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总有一种爱,是你今生欠下的散文欣赏

时间:2020-04-19 01:00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一念很清楚,明天就是她来到这世间的第两千二百零一天了,而今天,她却百感交集,这二零二零年的一月二十四号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是除夕之夜的开始,还是年龄的更改,是大街小巷鞭炮的齐鸣,还是家家户户的欢声笑语,可是,对于她,跟同龄的六岁孩子不一样的是,她并不在乎这些,她知道,今天有一个特殊的意义,那就是意味着她六年零十天对一个她从未见过面的人的思念的终结。她不敢确定这种终结,是暂时的,还是永久性的。但至少今天,她能见到她,那个一生下她就飞走了的天使。

  “一念,出来帮外婆把衣服给晾起来。”一念的外婆一边对楼上的一念喊道,一边从放杂货的房间里推出电动车。

  韩梅,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从她那头还是乌黑的没有一丝银发的头发上,很难评判出她已是将近花甲之人,但是,从电动车前面的后视镜里,却明显的照出了岁月在她额头上留下的斑驳痕迹。她一连生了三个孩子,三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改变她在路家的地位,因为她的婆婆始终没能盼到一个能延续路家香火的孩子。就这样,她独自一人拉扯着三个孩子。对于韩梅来说,只要把三个孩子拉扯到成年之后,这种苦日子差不多就可以到头了。但是,命运似乎并没有想要对这个苦命的女人给予一丝怜惜,反而变本加厉。

  大女儿路雨漫,成了三十五岁的大龄剩女,终身不愿结婚;三女儿路闻笛,流过一次产后,依旧不忘旧痛,再一次未婚先孕,最后随便找了一个人草草的把自己的一辈子给交代出去了;而路妃识,一念的妈妈,她的二女儿,始终没把孩子的爸爸说出来,她生下一念的第二天就从医院消失了。直到三年后,才寄回一封信,告诉家里,她尚好。她只是想在外面再飞翔一段时间,飞累了,就回来。这三年,她飞过陕西,甘肃,青海,新疆,蒙古,乌兹别克斯坦,瑞士,挪威,她现在在挪威,等她回国之后,她要再次起飞,飞去西藏,云南,贵州,尼泊尔,印度,新西兰,六年之后的今天,就飞回来。韩梅很清楚,她们家的老二,不同于前两个女儿,她执着,坚韧,不顾一切。三个女儿各不相同的人生,三十几年来,日日夜夜在她的心里撕扯着,她明显苍老了很多。

  “嗳,来了。”一念听到喊叫,忙把路妃识唯一的一张照片塞进了书包里。她“咚咚”的往楼下跑,跑到客厅时,见到韩梅已经把电动车停在了院子里。

  “外婆,你要出去啊?”

  “哦,你妈妈快到车站了,我去接她去,你把衣服晾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韩梅显得异常的平静,这种平静显得有些异乎寻常,一念无法知道此时此刻外婆是一种怎样的心绪,但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此时的心绪,是不宁的。

  “哦。”一念漫不经心的应着,仿佛路妃识的归来是理所当然,而自己可以不以为意。谁叫她一生下自己就远走他乡去了呢,我才不认她,我才不要见她,我一点也不想念她。外婆已经出门去了,一念一边晾衣服一边恨恨的说,说着说着,眼泪情不自禁的就出来了。她还是在一边晾衣服一边擦眼泪,她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气跑上楼,扑倒在自己的小床上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一念的脸埋在被窝里,一只手用力的捶打着她挚爱的毛绒熊。

  一念,这个还只有六岁的小女孩,她确实只是个孩子,至少在年龄上,她名副其实。可是,她的心理年龄,却过早的步入成人的世界里,她涉世不深,但她的世界里,却有很深的世事。从路妃识决定生下她那一刻开始,她人生的色调就已经被着色了,那是悲剧的色彩。从她一岁半记事开始,她的童年注定是孤独的。她讨厌人群,她从不跟同龄的孩子一起玩。三岁那年,外婆把她送去幼儿园,她弄哭了所有试图跟她玩的同龄孩子,还在老师手上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牙印。从那以后,外婆不敢再把她送去学校,于是,她与路妃识年少时买的书,成了闺中伴。谁也不知道,她的天赋异秉是从何而来,是从她的外祖父那里而来,还是从路妃识那里,抑或是她那从不被提起的父亲那里。一个还只有六岁的孩子,竟能翻阅路妃识留下的所有文学书籍。没人知道,她是否能够看懂,或许,那里面,也有个孩子才能懂的世界吧!

  “一念,赶紧下楼,你妈妈回来了!”半个小时之后,韩梅就接回了路妃识。此时,她脸上的皱纹,竟都舒展开了,那是被幸福冲淡了的吧!是啊,她盼这一天,盼了六年。世间又有几个六年能让我们痴痴去等待的呢!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