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病去如抽丝散文

时间:2020-04-13 17:00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人到中年,身体突然变得不听使唤起来。动不动就头晕眼花、腰酸腿疼。那天乘坐公交车上班,快到站点时,居然眼前发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黑暗的感觉来得如此突然,我甚至来不及感到恐惧,只听见内心深处有个小小的声音在问自己:“我这是怎么啦?我这是怎么啦?”

  凭着感觉,我下了车。站在原地,我努力地睁大双眼,眼前依然是一片无限延展的黑暗。正感到彷徨无助之际,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英华——”“是戚大姐!”仿佛一根火柴划破了暗夜,顿时,一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

  我听到自己的夹杂着惊讶与惶恐的声音:“戚大姐,我看不见了!” “看不见了?”戚大姐提高了声调,语气里带着明显的难以置信。“戚大姐,你在哪儿?我真的看不见了!”我朝戚大姐说话的方向摆摆手,并试着迈动双腿。

  “站着别动。”我听到戚大姐十分坚定的声音,并感觉戚大姐走近了我。

  “怎么回事?”戚大姐用双手扶住了我,关切地问。

  “不知道。突然感到恶心、头晕,眼前发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戚大姐扶着意识清醒但眼前漆黑的我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

  “没事,先坐一会儿。”戚大姐亲切的声音清晰而又温暖。静静地坐了一阵子,我的眼前出现了模糊的光亮,紧接着,晃动的人影、穿梭的车辆、戚大姐那张写满了关切的脸……仿佛在一瞬间,我又回到了光明、清亮的世界。

  戚大姐陪我去医院做了血样抽检,结果显示身体没啥异常。但在同事们七嘴八舌的关心下,我开始严谨地审视起自己的身体来了。我把近两年的体检报告取出来,逐一审核,报告显示,一切正常。我又细细地回忆了近期自己的身体状况,除了不时的腰酸和头晕,没啥不良征兆。当然,还有个最大的嫌疑,就是我的那双亮晶晶、水汪汪、肿得像两座小山一样的眼睛。可是,这点嫌疑早在半年前就被排除掉了。当时,大家怀疑我肾脏出了差错,检查结果是虚惊一场……

  一切如常——这是我给自己的身体下的结论。之后,我依然晨起,慢跑,上班,下班,继续着周而复始、快乐无忧的生活。直到一个月之后,我不慎崴了脚——持续了十四年之久的晨跑被迫中止。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被崴的脚终于褪除了乌青红肿,但当我企图尝试着慢跑时,却感觉它沉重如铁,寒冷如冰。我很沮丧,要知道我天生喜爱运动。跑步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当你一个人,在微绿的春风中,在浓密的夏荫里,在湛蓝的秋空下,在飘飞的冬雪里,什么都不去想,投身自然的怀抱,自由自在地奔跑,聆听自然的声音,感受自然的味道,与自然融为一体,真正的妙不可言!可是,这种感觉,我已经有半年未能体验到了呀!

  又过了一个月。那天,单位休探亲假回来的大姐把我叫到了一边,语重心长地提醒我,我的症状跟她的一位表亲很相似,她怀疑可能是我的甲状腺机能出了问题,让我赶快抽空去查查。我立即上网查了有关甲状腺方面的疾病,疲劳,嗜睡,便秘,眼睛水肿,脸色暗黄,异乎寻常地怕冷……很明显,我是典型的甲状腺机能减退症。我真的得病了?曾经的运动场上的长跑冠军得病了?历年身体检查各项指标呱呱叫的我得病了?请原谅我的不甘心、不情愿,谁会相信,一个身体如此健康、如此热爱运动的中年人会得病啊。忽然想起近一年以来,我比较频繁地感冒,而且通常持续时间较长,最近的两次甚至声音嘶哑,导致失声。这应该就是身体发出的患病征兆吧?

  医院检查的结果验证了我的结论。尽管已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手拿化验单的我还是有种大厦将倾的感觉。“这种病需要终身服药”——医生的断言更是让我的情绪降至冰点。我是一个病人了,而且是一个需要终身服药的病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啊?我向医生详细咨询了这种病的发病原因,医生说很复杂。精神的、工作生活的压力,还有先天体质的欠缺等等,都可能导致发病。可是,我是一个热爱运动、珍惜生命、知足常乐的人啊!

  按照医生的嘱咐,早晨,我开始服用二分之一片的甲状腺素片,不长时间,便感觉头很晕,到了下午,头昏得更厉害了,浑身的血往上涌,血管好像要爆裂一般。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将手头的工作做好,我趴在了办公桌上。同事建议我去量量血压,我请了假,走出单位,走在春日午后的阳光里,身体轻飘飘的,两腿软绵绵的,感觉自己梦游一般进了诊所。测量的结果像一针强心剂,将我从梦游状态惊醒——低压100,高压160。我向医生汇报了我的最新症状,医生让我减小药量,每天只服四分之一片。三天之后,故态重萌,血压再度升高,医生建议我暂停服药,到医院去换另外一种药试试。血压升高的梦游感让我感到后怕,我干脆放弃了西药,决定请中医看看。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秋生散文
下一篇:无奈的现实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