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一纸素笺,墨韵残荷散文

时间:2020-04-11 13: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歌颂了荷花坚贞的品格,也表现了作者洁身自爱的高尚人格和洒落的胸襟。

  我是喜欢荷的,或许是因为文人墨客笔下的荷沾有清气、仙气和禅意,或许是因为荷原本素雅,清香,曼妙多姿,美丽圣洁。其实,荷的清雅和圣洁以及风骨,一直是我喜欢和推崇的。但是,那残荷的风骨,更让我喜欢。

  雪小禅说:“把自己活成一朵残荷,不为懂得,只为慈悲。”

  《红楼梦》中,林黛玉说她最不爱李商隐的诗,唯独喜欢《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中最后一句:“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留得残荷听雨声,秋雨滴残荷,天籁之音。残荷,枯萎残败,秋雨,清冷孤寂,此情此景,诗人却有赏秋雨枯荷的雅致,如此心境,实属难得,难怪林黛玉独爱这一句。或许,诗人就是那残荷的化身,即使天涯孤旅,一身风骨,何俱风雨。

  那年十月,七八个同学相约,一起去探望一位姓鲁的高中老同学。当时,鲁同学身患重病,几近癌症。当鲁同学做完手术,病情稍有稳定,因经济原因,出院回家静养。当然,老同学病了,有个体贴的妻子尽心尽力照顾他,也算是个幸福人。当我们兜兜转转觅到他家时,已是正午时分。我是第一次去他家,虽同班同学三年,十几年未见,再见时,已是容颜憔悴,不见当年帅姿,或许,因病痛折磨,自然要老许多。可见,岁月是把风霜杀猪刀,一点不饶人。

  鲁同学家门前有个池塘,一池碧荷,还未完全枯败,惹人眼眸,颇为壮观。虽然有些荷叶已伏倒水中,因为要挖藕的缘故,并不影响其他残荷之美。那时,美丽妖娆的莲花已开败不见,莲蓬也枯萎了,只留下一池荷叶,也可以说是残荷。当其他同学站在二楼阳台赏荷时,我一个人跑到池塘边看荷,荷叶连田田,玉盘水中立。那一叶叶碧荷,有的碧绿如托盘,有的若带枯黄,有的只剩枯杆,阳光下,丝毫不影响其美,毕竟是佛家圣洁之物,就算凋谢,也要优雅地凋谢。

  鲁同学喜欢荷。常常,或阳台,或池塘边,看荷风中舞,听雨滴荷声。鲁同学说,当他看到那些碧荷傲立水中时,无论风中、雨中、阳光下,心,开朗了,痛,减轻了。当时,鲁同学并不悲伤痛苦,有些自在淡然的乐观。若换成别人,可能会意志消沉,痛苦不堪。当实,鲁同学何尝不似一残荷,风雨中飘摇,突发状况,随时会发生。如今,病痛奇迹般好了许多,去年同学聚会时,见他胖了,人也精神。现在,还能四处走走,身体好时,做点小生意,身体差时,在家休养。我笑问他,几时去你家门前看看“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美景,他总是说,只要你们肯来,还带你们划船采莲,说得我非常向往。

  那年,因为上下班缘故,坐车必须经过一亩方田荷塘。荷从盛开到枯萎,尽收眼眸,但你从未中途下车去看过那一池荷,只能从车窗内远远观赏。“停车坐爱枫林晚”,而我,从未停车坐爱过荷。现在想来,有点辜负那一池荷了。大千世界,总有太多的俗事缠身,总有太多的欲望放不下,忙忙碌碌,停不下来。如今,已过不惑之年,何日,才能真正闲下来,去看看荷,学学荷的清气,少点欲望,多点淡泊,不媚俗,不为欲望所累,知足常乐,或许,这才是残荷的硕硕风骨吧!

  近来,淅淅沥沥,秋雨下个不停,一场秋雨一场凉,秋雨已几场,夏影渐无踪。青苔蔓延,秋风秋寒秋叶落,青山远黛,秋水共长天一色。我想,秋天,已住进我的心房,再也抹不掉。

  想象着,一池碧水中,秋雨滴秋荷,是否漾开一池清韵?那一滴滴荷上露珠,似一颗颗水晶,晶莹剔透,滚来滚去,谁忍触碰?残荷,将要凋谢,是否与我一样,清晨,跳一曲不快不慢的舞,伴着节奏,自在舞动,心,开朗了,人,轻松了。雨中残荷风中舞,就算没有二八少女曼妙身姿,也有自己独特的韵味,摇曳风雨中。

  想来,那些如荷的女子,或以莲心自居的女子,一定有颗不染风尘、不媚俗、不跟风、淡雅、素净、圣洁的禅心,出污泥而不染,行走红尘,善良,自律,傲骨,脱俗,不染俗世烟火。

  我不是如荷的女子,愿向莲心靠拢,洁身自爱,率真,果敢,不盲从,不随大流,沉静做自已,缘来惜缘,缘去无悲,潇潇洒洒,清风为舞,白云为伴,草木一样,淡然天地间。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