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夜的三话散文

时间:2020-04-07 15:01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梦,是清醒而沉醉着的。谁作了梦,却哭了脸?

  枕头上的汗水,是梦里追逐而挥洒的辛勤。总是说,以后会很伟大,谁懂伟大的渺小?

  吹干了日子,带走了梦,留下一晨的彷徨。 我漫步着,在杂乱无章的文字里撞破了头脑,还好只是模仿着别人走过的路径。

  不要再拿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这句话来梦寐自己。

  是森林里的一小段音乐,激响了萦乱笼罩的快鸣,亦是青春岁月的放荡,带来了沉醉不眠的异乡。谁会去想,林子深处,有一段往昔的被遗忘的繁华?一间 小木屋里珍藏了多久的辛酸苦辣。

  不知是谁带走了你,所以我迷失在森林。

  皎洁月光下,描述着石榴树的愿望的水在流淌,不知会到哪里。

  骨灵里灰,是记忆中难以忘记的日子还是转世轮回带不走的哀伤?末日来临前的果断是折柳的隐忍还是涧溪欢快的奔流。

  也许风回来的时候,已是寒冬。

  (二)

  喜欢怀念的人是可悲还是可怨?老人说,怀念年轻时候的那些美好。

  踏遍了你的世界,却还是没找到你。

  纵使我的日子里,你是伤城的酒,喝干了也不会醉。

  —————题记

  秦韵里说的万里江南,如风如画,似雨思雪,墨里描绘不出雨打芭蕉的愁结。

  跟随青石碎沙,谁家孩童在门后探头张望着?路过的行人,谁是他的父亲,谁是她的归人。

  幽静青山,屋漏偏逢连夜雨,谁家愁苦人?未眠今夜。

  方式是在夜晚的行走,带着酷似阴森的白皑。

  点点孜孜的幽雅在雨的心情里变换了节奏,静静的躺在它的怀里安睡。

  带来伤感的心扉,打开全新的橙色的门,进到一个新的世界里,轻轻的变得成熟、变得老成。这种让我想躲避的变化衷心于我的世界。

  害怕的夜晚,如果连最后的星光都失去光芒,那么夜将永夜。夜的眼是日的眸。

  除了雾迷离人的眼,雨也在悄然漫湿眼额。脆弱是一种难以改变的性格,因为在乎而不改。当雪的记忆力有了沙,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融化了。

  孤单时路过我身边的影子,轻轻地拉长了我与地平线的距离,抛开水平的映月,点荷塘月色而轻吟。哪怕是惊扰了睡眠中的月老,也不会停止。

  想象那天没有寒风,在一片竹林环绕中,有熙攘的人群,欢快的笑语,好一片热闹的春暖。

  在遥远的季节里,我们曾经签收了那份属于自己的幸福感,却依然还是在秋天的凋落里躲不过命运的手的覆。

  在这些日子里,谁路过谁的眼?谁牵了谁的手?谁吻了你的眸?谁抚了你的发?谁替你系了松散的鞋带?带你去看雪里枯黄的灯光?

  半世的四分之一,谁来替我抹平过往坎坷?今生的十分之一,谁来替我擦去未明的眼。

  紫色松叶是谁的心染成?不凋的松针虽然好看,但是却那么扎手,爱,却不敢轻碰。

  没有轮回的今生,谁欠了一个思念?没有格调的空白,谁欠了一个美好? 走过繁华的桥,红叶依旧在随风。

  在某个晚上,我安静的靠在床沿,享受着铁栏的冰凉。静静的想着,属于自己的一份恬静和安馨。

  今晚,难以入眠;今晚,思念 依旧。

  (三)

  繁华背后总是凄苦。谁在今天雪里画下自己的心愿、绘出未来美丽的容颜。

  悠悠然,静候着谁的青涩情结?白色的雪依然洗不掉世界的肮脏。

  你和ta的故事在慢慢的发展着,可是一季又一季过去,门后的小姑娘不在是当初嗅梅合羞回廊走了。只是你还在呢。

  当初的那个夜晚,也曾经说出了海誓山盟的誓,也曾相拥着彼此说着自己的小心思,也曾看着你只说,想多看看你的脸。也曾,是不是说那就是过去?

  有没有谁闯进了谁世界?有没有谁哭过谁的肩膀?有没有谁甩了谁的双手。看着谁离开,你还是在面前遮住了眼。

  起起伏的延绵着,眼泪留在过往的经过路上,也许成了冰,也许成了无谓的习惯,神情早就变得呆滞,眼神里的热都在渐渐降温,看到面前经过的ta,还是安静的经过。

  没有一句话比 不适合 更伤爱的人的心。

  没有一句话比 我给你 更暖人的心。

  没有一句话比 错过 更让爱的人追悔莫及。

  没有一句话比 原谅 更让爱的人兴奋。

  没有一句话比 无缘 更让人心碎。

  寒江陪烟火 月伴星如昨可你怎么独留我一个人过 若你想起我 不必抱愧当时承诺太重 聚散无常 怨谁错

  清风杨柳长 晓月残空腔为何今夜单人却是我孤想 是一米阳光 无需怀旧那时年少轻狂 恩怨情仇 一人殇。

  月下独坐的隐藏身影的人,在静谧杂陈酒香的亭里,想起谁了?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夏夜遐思散文
下一篇:无题的念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