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覆了天下也罢只不过一场繁华的散文

时间:2020-04-05 01:00 来源:网络 作者:文字帝 阅读:

  十七岁,两人初见于惊鸿殿上,

  如果相遇是一种苦果,

  那么前世就已注定今生这悲怆的结局。

  那个妙龄女子寂寞恬静地端坐在那里,仿佛已等待了五百年;

  美得容易幻灭,寂地让他的心隐隐跃动;

  在那一刻,吕布终于明白——今生投身于此,就是为了遇见她!

  这个少年公子剑武挺拔得伫立在门口,仿佛已寻觅了五百年;

  霸得不易测漏,俊得让她的红霞渐上脸;

  于那一瞬,貂蝉突然醒悟——今世漂泊于此,就是为了守候他!

  “将军请进,里面那位便是小女。”

  “姑娘你好,在下吕布。”他略些失神,下意识道。

  “将军有礼,小女貂蝉。”她莞尔一笑,桃颜初放。

  她一笑,瞬间柔了眼波,香了衣襟,倾了人魂;

  他一愣,只觉得这笑入了骨,融了血,绕了魂。

  斜阳渐没,黄金弥漫。

  两个神仙眷侣般的人儿,一站,一坐,一动,一静;

  在满天席地的余晖下,美的宛如一副倾尽三国的水墨画。

  本该,一段美妙红线已绕月老手;

  本该,一段美幻佳话已在世间传;

  奈何,王允连环起,董卓色心计;

  本该相执彼此之手,却不知何时握了条银河。

  她扑入他怀,惶恐不安,她实在不想相嫁于董卓,哪怕一死!

  自从那天相遇,她早已堕入软红中挣扎不起,难以清醒,

  独留一刻烙印于心中,无论是红尘还是岁月都无法抹去,

  那刻骨铭心的爱。

  他搂紧了他,面色坚毅,他断然不允她拱手相让,哪怕逆父!

  自从那天相识,他已然步入凡尘中流连忘返,难以自拔,

  漫天神佛红尘因果论,都不能让苍天埋藏、让黄地覆灭,

  那刻骨铭心的痴。

  他一嗔,可敌千军万马;

  她一笑,胜赛百媚千红。

  周边,花舞花渐泪,花飞花漫天;

  兜兜转转的阡陌小路开满了三生三世的绚烂桃花。

  哪怕千夫所指,哪怕万人唾弃,哪怕全天下反对,

  只要你愿意,我都可以为你倾尽所有,哪怕负上弑父骂名。

  当画戟与鲜红掠过,附带皇冠的首级滚落黄土。

  “董卓杀少帝,卧龙床,取其首级又何妨?”

  戟尖滴落着义父的鲜血,他望向旁边惊呃的她

  他披洒而立,温厚而问:“貂蝉可愿陪伴本将军一生?”

  愿负天下骂名,只愿你莞尔一笑。

  她掩嘴而泣,目光婆娑:“臣妾何德何能竟累你至此?”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不离。

  自董卓一亡,九州大乱。

  吕布勇执兵权,雄踞一方,实乃乱世华夏之無冕君王。

  叹何,天乱未息,地动又起。

  曹操挑拨,刘备离间,

  最终掳走貂蝉,迫吕布白门楼来降。

  楼前伫立一人,束影成山。

  他,发柳金冠,披百花袍,挂猊兽甲;

  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

  金甲花袍的男子于乱世烽火中逆风不动,孤傲遗世。

  他不愿独拥万里江山,坐享百年孤独--他要救她!

  这是结,以天下为铃;这是劫,以众生为注。

  纵然周围百兵舞戟,千卒持弓,他依旧纵马前冲。

  匹夫一怒,血溅千里,何况是战神?

  貂蝉泪眼婆娑,内心百爪撕扯般翻涌,

  难道这三千红尘,万丈俗世,真容不下一个武动乾坤的战神奉先?

  他画戟飞舞,直捣黄龙,杀得目光猩红,

  蓦地,空中飞来一段红巾。

  “婵儿!”抬头正看见她被提刀架着悬于城墙。

  他眼神瞬间凌厉,杀气禀然,

  坚毅怒气中透出毁天灭地的杀伐煞戾!

  人冷,眸利。

  终于,在心境跌宕下,在重重包围中,失手被擒。

  刘备一句“竖子不可以留”,促成了曹操的杀手。

  他来不及话别,便被赋予绞刑

  只是整座白门楼都承不起吕布的厚重,

  在战火中摇曳。

  那个人去了---

  她的心也随那个人碎了,死了,焚了,化成了灰

  她的眼睛里一片荒芜的灰....

  “奉先,红尘中若少了你,貂蝉好生....寂寞。”

  趁人不备,貂蝉抢过守卒佩剑自刎,素颈,一抹殷红......

  那日的相见,是计,抑是缘?是谋,还是份?

  直到很久以后,久到两人都化成了灰,久到繁华落尽,久到苍海成了桑田...

  当人们一遍一遍重温这千年的传奇时,

  才从余晖中,细细品味到那永封蒙尘的答案.....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