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鸠占鹊巢散文欣赏

时间:2020-04-03 19:04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冯晓鹏的一个朋友告诉冯晓鹏山上有一块矿山要出售,冯晓鹏和李梦雨商量打算购买。李梦雨拿出这些年所有的积蓄,又用父母和哥哥的工资卡作抵押,帮冯晓鹏贷到了购买矿山所需的资金。采矿业发展势头很好冯晓鹏的矿山第一年就净赚五十万,他们在县城买了房子汽车并把老家的房子修缮一新,他们彻底摆脱了贫困的生活。日子越过越好欲望也越来越大,冯晓鹏的妈妈看到别人家的小男孩眼馋的就两眼放光。一天酒后一个朋友和冯晓鹏调侃说他就是挣再多的钱也是替他人做嫁衣,朋友的话如鲠在喉成了冯晓鹏的一块心病。在朋友的聚会上冯晓鹏认识了小席,这个离异的漂亮女人对帅气富有的冯晓鹏频频发动攻势。为了要个儿子冯晓鹏抵挡不住小席的诱惑他背叛了李梦雨,他把身怀有孕的小席偷偷送到村里老家,盼孙心切的冯母竟然默许了儿子的出轨,接受了这个编外儿媳帮着冯晓鹏欺瞒李梦雨。纸是保不住火的,小席在邻县的医院生产时被李梦雨的嫂子撞见,李梦雨的嫂子怒斥冯晓鹏的无德与薄情。

  李梦雨病了。她没有把心中的痛通过抒发诉苦来释放,也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到处指控寻求外援与支持,她不哭不闹把自己关在家里,她拒绝见任何人。冯晓鹏的妹妹从市里赶回来,望着消瘦的李梦雨她和母亲哥哥大吵一顿愤然离去。冯晓鹏在获子的喜悦中承载着更多更大的内疚感和罪恶感,他跪在李梦雨床前忏悔。

  病愈后的李梦雨像变了一个人,每天除了上班她足不出户,她感觉自己成了整个杏花镇的笑话。她想到了离婚,可是她又不甘心把自己辛苦经营的一切,拱手让给那个可恶的女人。冯晓鹏依旧每天回家接送女儿上学,在不知情的人眼里他还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母凭子贵的小席,对冯母有一百个不满意,对老太太百般刁难。在她还没有和母亲彻底闹翻之前,冯晓鹏给她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面对骄横跋扈的小席冯晓鹏苦不堪言

  日子在艰难中一天天度过。李梦雨喜欢站在阳台上凝视外面的一切,今天站在阳台上,她看到小区门口那热闹的人群。婆婆一家和众亲朋都在,也难怪今天是表妹大喜的日子,大家当然聚在一起。她看到冯晓鹏的车子开进小区,冯晓鹏拉着他的宝贝儿子下了车。那个母凭子贵女人也跟着下了车 。李梦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开始在家庭聚会上频频现身。她好像要昭告天下她是冯晓鹏的女人。李梦雨的心中忽然一阵绞痛,她定了定神给冯晓鹏打了个电话:“你回来一下。”

  她看到冯晓鹏将孩子塞给那个女人,李梦雨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她已不再关心外面的人群。她的心一阵阵绞痛,很久以来她以为自己已心死,自已可以不再过问冯晓鹏的一切。可是心痛的感觉只有她懂。

  “梦雨——梦雨 —— ”冯晓鹏在房间叫她。

  “我在这 。”李梦雨站起身。

  冯晓鹏站在李梦雨身边,他可以看到小区门口的一切 。可以看到他的车子、儿子、女人。他忽然明白了李梦雨为什么叫他回来。

  “心妍今天结婚?”李梦雨明知故问。

  “是。”

  “你去参加婚礼吗?”李梦雨挑衅的问。

  冯晓鹏不知道李梦雨葫芦里卖的啥药,愣愣地说:“去当然去。”

  “和谁去?”李梦雨的话冷的能拧出水来。

  冯晓鹏听出了李梦雨话里的火药味忙说:“和你去和你去。你赶紧换衣服。”

  他将李梦雨推到衣橱前帮她选衣服。李梦雨的衣橱里衣服满满的,这也多亏了冯晓鹏换季的时侯总是记得给她买好。男人做错了事情总是想用物质去弥补女人。李梦雨穿了件紫色的上衣配一条黑色的长裙,一头乌黑柔软的秀发挽在脑后,倩丽的她更显高贵大方。冯晓鹏盯着漂亮的妻子眼中不由得湿润了。两年了李梦雨从没和他一起出去过,他知道他伤她很深。趁李梦雨上卫生间的时候,他忙给他儿子的妈妈打了个电话,让她领着儿子先走,让李梦雨和他们撞见他冯晓鹏丢不起这个人。

  李梦雨的出现令大家很惊讶,很久以来大家已把她淡忘。她长时间的蛰伏令那个女人有机可乘,可是她是冯晓鹏的妻子,除了没给冯晓鹏生个儿子。她无愧与冯家。冯晓鹏很兴奋,他拉着李梦雨转来转去。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和李梦雨热恋的时候。婆婆拉着李梦雨的手不知说什么好,大家悄悄说,那个女人没有梦雨一半好。

  婚宴结束,李梦雨和冯晓鹏回到家里,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许久李梦雨说:“你走吧。”

  “这是我的家,你让我上那里。”冯晓鹏揽过李梦雨的肩,他试着去吻她的额头。李梦雨挣脱。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