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浪,家在何方的散文

时间:2020-03-25 13:02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我在城市里行走,认真测量脚下的路,生命里飘散着泥土的气息,抬头仰望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那一个方格是我的归宿 ? 当梦想不再飞翔;当爱情的脐带被世俗剪断;当超市里的百货昂贵的令人唏嘘;当城市抬着高傲的头颅用轻视的眼神瞧你;当......  矮小的我,越来越读不懂城市的美丽与风情。落叶归根,做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回老家嫁一个本本色色的农民,或工作、或种地,过一种清静安居的田园生活。“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远离城市纷扰与浮华,绿树云下任凭我悠然长卧,也是不错的选择。

  ---文.心雨

  也许,人只有在最失意的时候才会想起家,想起自己的亲人,家就像一个风筝,我在这根线上飘荡,累了就想拽着她回家歇一歇。出门打工六年了,第二次踏上回家的归程,我请了三个月假,任凭他(男友)与好友怎样的劝说,我下定决心,头也不回 。

  没有提前预知家里人,我突然出现在院子里,父亲、母亲意外的惊喜。又是一个三年,侄儿侄女们已经上学、也长高了许多,父亲因患了胃癌、手术后消瘦的更厉害了,母亲操劳过度似乎矮小了一截,嫂子的病情基本稳定,看上去还不错;唯有老屋低沉、深凝给我传递着忧郁的表情。家门前的菜园子里的茂密的葡萄架没了踪影,花池里种了一溜小白菜,那两颗大榆树变成了两个木桩 ,杏树下拴着一只小黑狗直朝我汪汪地叫,我在地上重重的跺了两脚,吓得它夹起尾巴耷拉着脑袋偷偷地瞧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想掉眼泪的感觉!

  晚上,母亲向我诉说着家里发生的破烦事:诉说嫂子的无理,诉说父亲患病的身体,诉说哥哥在兰州的生意,诉说二姐在人家如何的受气,诉说自己这多年来的辛苦,诉说......母亲积攒了多少话啊,那一刻,她敞开了心情一股脑儿的倾诉给她的小女儿!我要怎样才能安慰母亲?怎样才能抖落这个家庭的忧怨?怎样才能拯救患病的父亲?我又能为这个家承担些什么?一低头,眼泪吧嗒、吧嗒就砸着了脚!我还能说什么,灵魂就像滴泪的蜡烛独自燃烧独自呻吟,已经拽住的这根线,是悔回去,还是继续?在自己的家门口流浪,我看不清前面的方向!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兰州我报了个电脑培训班。哥哥的生意初显成功,由自家的亲戚、兄弟等在店里打工,哥哥安然自然地做着老板。偶遇闲空哥哥带我游山玩水,赏遍了兰州的名胜风景,青海西宁、塔尔寺,一路穿行在青藏高原,用虔诚的目光仰望着心中的神圣殿堂。尽管,游山玩水的心情在路上歌唱,静下来心时那份沉重就像病毒一样肆虐着我的免疫力。年纪相仿的兄弟姊妹都已成家生子了,只我还在耍单,认识的人都在问:“对象还没找哈吗?”没有学历,没有依靠,城市、农村夹缝里生存,高不成,低不就,没有人能理解我们这些在外打工的乡村女孩的难处,叫我如何不头疼!

  两个月的电脑培训期满,转眼三个月的假期即将结束,同事好友一遍遍的催促,是该做去留的决定了。我告诉哥哥想留在兰州找份工作或者开个商店,离家近些也好照顾父母亲。“去新疆好好工作吧,兰州也没那么好混”!哥哥的话里显现出他当年一个人在外打拼的艰辛,他不想让我留在兰州。从兰州回到家,仍然不想走,就算是做家务、下地干农活也能让父母轻松一些。母亲比前比后,家里的繁杂矛盾事太多了,我留下来只会更乱。父亲说:“去吧,逼出去的都是英雄好汉”!

  天上无星无月,雨丝无端忧伤的下着,内心从未有过的孤绝感,明明睡在父亲.母亲的身旁,却感觉自己是个无人理睬的弃儿。心情就像火车钻进黑暗的隧洞,四周惧寂,没有一盏唤我归来的灯;内心刮着凄冷的风,无靠无助,从环境到心境摆脱不了的心痛啊!

  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着的身体,看着这老病小弱的一家子人,再想想孤单漂泊的自己,无言的疼痛落在心中,走吧,唯有坚强,唯有理解,不论今后的生活是欢乐还是忧伤,都必须一个人承担,一个人慢慢去消化。

  人生的路崎崎岖岖,辗转流浪到新疆贫富苦乐自相依。2000年的秋天,我再次提起行装上火车,空空落落话离别,谁见过我如此的泪流满面!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