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被流年缄默的秘密散文

时间:2020-03-24 03:05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蝴蝶飞过流年流年如画,画如殇。靑碑上的风华,还在诉说着时光的寂寞;山间的流水,依旧沉淀着岁月的秘密。只是不知,时光沧桑了谁的流年,流年是否又会依旧眷恋那些如韶华般美好的秘密?

  ——题记

  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清风舞断了明月,落花亦无处可寻。淡色年华中,我渡水而行,把秘密潜藏心间,让流水冲刷回忆,只愿在那个人间四月,我用心中的那抹柔情,来书写时光隧道中那份属于我的千年芳华……

  蘸一抹沧桑,盈着满袖的暗香,在时空的隧道中,把时光投掷,与流年来一次青梅煮酒的快事。悄悄地倾吐着,心底那些染尽人间烟火却还永垂不朽的尘世秘密。春去春回,花开花落,你我都无法把握,人的一生,无论如何也要淡然的行走。如莲一般,要活的清醒而又安静,在沧海与桑田交换之时,再弹奏一曲那千年的离殇,再载一段如沐春风的秘密,不求命运的眷恋,只求在尘寰中用回忆喂养寂寥,让秘密永存心间。

  曾记否,我用真情铸成了一段秘密的际遇,一缕荷风的静美,纵算是时光再沧桑,再无情,亦不能磨灭我梦中的回忆,我心中的秘密。回忆斑驳,眨眼之间又是十多载过去了,岁月斑驳地记得,记得我的脑海中还怀念着那么一个人,那么一道身影,那么一张沧桑的容颜,还用那么一段绝美的际遇。

  微风拂过故乡的那座青石桥,我撑一把油纸伞漫步桥边,写到这里,不仅又想到卞之琳的那首《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桥边的那条草船还是依旧匍匐在那里,似乎它早已被岁月赋予了灵气,但却又被岁月无情地辜负,船边上坐着一个正直花甲的老人。我是知道它的,他自小便是一个孤儿,以乞巧为生,不幸的是在二十多岁时他被查出了脑瘤,从此便变成了一个傻乎乎的人,经常被村里的孩子捉弄,但一次一次都笑着说:“没事,没事”,因此村里的人都叫他“老傻”。只见此时的他,满头的白发杂乱的贴在头皮上,沧桑的面颊中还铭刻着一道道岁月的年轮,乌黑的双手使人感到憎恶。我走到他的身旁,眼神中流露出的尽是嫌弃和厌恶。他抬起头,傻傻的朝我一笑,我的心似乎被静止住了,他那如春风般的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好不温暖。他轻轻地朝我说:“你是邻家的那个小仔吧,你小时候俺可是见过你的,你看眨眼间就长这么高了。”我的身体似乎被电击中了一般,满是震惊。对于他这样的脑瘤患者,还能记起发生过许久的事,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我的眼神不仅变得柔和了些,心中不禁感慨,或许对那些活的很累的人来说,有时候忘却某些事情真的是一种幸福。

  正午,刚刚吃完饭的我坐在门前的石桌上,酌几杯清茶,打一个小盹。就在这时,只见桥那边的“老傻”仍跪在那里,想必定是没有吃饭的,我赶忙跑进屋中,拿起几个白馒头,送给老傻,但是坐在屋中的母亲却急了,问我干什么去,我说给桥边的老傻送几个馒头,母亲把我拦了下来,“给他送什么馒头啊,咱们家与他又没有啥子关系。”经过我不断的要求,母亲终于答应了我的请求,我跑到桥边,把手中的还散发着温热的白馒头递给老傻,他看了我一眼,刚开始还连连推辞,但最终还是收下了。只见他那乌黑的双手,紧紧拿着馒头,狼吞虎咽的吃着,我拍打着他的后背,生怕他被馒头噎着。等他吃完,满足的对我说:“谢谢啊,小伙子,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白馒头了。”我笑着对他说:“没关系,等我以后天天都给你送这么好吃的白馒头。”他傻傻的笑了,这笑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灿烂,沁过我的风骨,穿透我的灵魂。

  此后每一天的深夜,我都悄悄地拿出两个白馒头送给桥边的老傻,无论是下雨还是刮风,我都坚持着这个秘密,悄悄地把它潜藏心间。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老傻才知道这个安详而又静谧的秘密。素雅时光,已随时光飘走,多年之后的今天,尽管那个匍匐在桥边的老人已悄悄离开,但却留下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静静地矗立在我的脑海之中,守着静好的岁月,独享现世的安稳。

  在最纯真的年代相遇,再在最沧桑的岁月分离。我还在盼望着,盼望着在那个开满栀子花的渡口,轻酌一杯浊酒,静守剩下的流年,把心底的那个秘密与岁月一起飘舞,同流水再去寻那段我不及的梦……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