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背影的散文

时间:2020-03-22 21:03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那日,阴冷。晚冬的风携着余威,萧萧而过。春意未兴,灰黄的大地苍茫一片,尽眼望去,望不到边际。浓重如墨色的云拢聚一团。晨曦未现,柳树也含绿未发,空气有些沉抑。

  夜犹未尽,我便被一阵窸窣声吵起,酣梦瞬时支离破碎。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余倦依旧蒙在脑中,头还有些昏沉。感觉眼皮微微酸痛,视线也模模糊糊的,似夜色般迷蒙。本想追究是何声音扰了我的美梦,四周却忽的静谧,只有墙外几处虫鸣在微微作响,隐约入耳,声调不一,像黑夜中一首惬意的合奏曲。我恍然置身其中。远处明月当空,有几点星眨着眼睛,若隐若现。

  我沉醉在这片安详的夜里,忘了起身,也未再入眠。钟摆声滴滴答答,似是在催促着黑夜赶紧散场,也或许是在暗示着某种新生,这该是时间的秘密吧。

  忽然,又是一阵窸窣声传入我耳。这次比刚才的声音还要小一点,但与虫儿的合奏曲却极不协调,十分乱耳。恍惚中可听见“咚、咚、咚”的声音,极是低沉,显然是被尽心的压着。我为之惊醒,沉醉之情继而破碎,虫鸣依旧,星光未淡,我却再无了半分兴致。有些心情就像这样,总是莫名其妙的,在某一霎那忽然地来,又忽然地走。窗外有北风在吹,发着“呼呼”的声音,四处挥嚣,意图袭进屋中,将这一屋的暖意化为凉气,却为玻璃窗所挡,只得无功而返。我源着窸窣声看去,厨房灯出乎意料的亮着,一个淡蓝色身影朦朦胧胧。那人影好似瘦削的骆驼,弓着腰,不知在忙活什么。我细细看去,视线逐渐清晰开来。屋中很暖,炉火烧的很旺盛,我却蓦然地感觉心有些紧,有种酸酸的感觉……

  那人披着一件蓝色的棉袄,袖口有块绿墨,是我儿时淘气所染的涂料;她左手握着菜刀,刀刃上闪着淡白的光,如同皎洁的月色;右手按着几根芹菜芯,绿绿的,上面没有半片残叶。她的脚边放着半盆水,盆中的水有些浑浊,应是淘洗芹菜用的。她是在为我准备早餐,我从小吃到大的炒芹菜。厨房门未关,几丝冷风横冲直撞,吹乱了她的发丝,露出了藏匿其中的白雪之痕。冷风不减,袭过她的身子。她微微颤抖了一下,放下菜刀,使劲的拢了拢棉袄,然后继续的切菜。“咚咚咚咚”,声音很小,我却听的格外清晰,似乎是,传到了我的心里,不停地回响,回响……

  只因为,她是我的妈妈。

  我从未想过会有这幅场景,就像我从未留心过日复一日的白米粥一样。有些东西,太平凡了,因而卑微,卑微到让我习以为常,认为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该。我总是相信上帝赠予了一切,却从未想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有个人为我创造了上帝。

  窗外北风依旧在吹,钟摆也在匆匆而行,未有一刻的停留。但那个身影却定格在了我的心里,矗立成了一个不朽的传说,也是这些年来永远照耀着我在黑夜里摸索前行的烟火。

  (二)

  应是七点多钟,晨光熹微,夜色尽然褪去。北风猎猎,在大地上来回的吹着。周遭的树全都光秃秃的,毫无半点儿生机可现。水泥路面干干净净,不染一丝尘埃,沙与泥土,全都被风吹尽。

  我本不想让她跟着,毕竟家里距车站有好一段距离,而我的行李也不多,一个人便拿的了。可她却偏要送我,说屋里太热,呆久了心里闷得慌,正好家里没活计,索性出来溜达溜达。我无意与她争执,却早有自己打算。收拾东西时趁她不注意,偷偷地走出了家门,径直朝站点赶去。或许是没有日光的缘故,空气里透着重重的凉意,哈一口气,眼前就是一团白雾。风冷飕飕的,穿过身体时有种刺痛骨髓的感觉。

  我之所以于她先走,是不愿她一道跟随。这天寒地冻的,在外行路简直是一种罪罚,不值当两人一起遭受。走了约有两分钟,我回头看了看,路上空荡,无半粒人影。我庆幸她未追来,于是转身继续前行。背后那座抹着灰色水泥的房子,随着我的一声声脚步,渐渐地在我背影里远去。房中的人,应该是在烤着炉火,看最新的肥皂剧吧。虽然她很少看电视,但我仍旧如此宽慰自己。可是我却未能猜中。

  没过盏茶功夫,我便听到背后有匆忙的脚步声,每一声都急急切切,传入风中,更是听的格外清楚。我心头一紧,该不会是她吧。我未转身看,心里留着一丝幻想,肯定不是她,肯定不是,以此告以慰藉。背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大,后来人似乎是认准了我的背影

  我想甩开它,加快了脚步,始终不敢回头。终于,一阵熟悉的声音止住了我。“你这孩子,这么冷的天,也不多穿些衣服,活该受冻”。我听到这话,不禁唏嘘,她!还是追来了。我转过身,没答她半句话,只是伸手接过了她递来的羽绒服。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我感觉似被木屑扎了一下,不觉缩手。正要套上羽绒服,视线却不经意的掠过了她笨拙的身子,不禁凝住,与空气冻在一起。她原本瘦削,上身套着那件蓝棉袄,下身却穿着厚重的棉裤,走起路来像是一种呆笨的企鹅摇摇摆摆,样子显得有些滑稽。两手不住的搓在一起,有几根手指已肿的厉害,像是寒风里弯曲一排的红萝卜。她的脸略有些黝黑,眉角的皱纹分明可见,记得去年还未曾看到过。只是一年时间,岁月便在不知不觉中在她的脸上覆满沧桑。我感觉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啮噬着一样,莫名疼痛厉害。一双静住的眸子,有些发涩,几欲掉下泪来。我咬紧嘴唇,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情绪却已不由控制,乱作一团麻。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