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天香伞-叙事散文

时间:2020-03-21 23:00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又是一场杭州雨,丝丝点点凉意,交织得麻麻密密。

  行人匆匆行走在清明里,杏花村的酒香再次引来一段人生际遇。

  草色还新,遥望青青近却无,竹叶片片脉络清晰,散着清香,

  一名白裙少女手持青皮葫芦漫步在竹林里,四处收着竹露,也有几滴顽皮的,落在女孩身上,

  湿了一点两点,蓦然,女孩回眸惊鸿一瞥,蛾眉皓齿,美得不真实,晨光熹微,晨风拂过,

  女孩的裙角微微卷起,好一副,水墨江南。

  行至深处,竹林密集起来,一阵劲风拂过,无数雨露从天而降,袭向少女,只是,最后一刹,一把伞撑在女孩头顶,

  雨露全被弹开,女孩转身,僵住了。

  夏音是杏花村老板的独生女,夏老板从来不娇生惯养,从小吱唤夏音给酒馆帮忙,夏小姐也是懂事,也是喜欢帮的活计,倒是天天去竹林中采集酿酒的露水。岁月也还快,不知不觉一晃十八年,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无奈夏小姐一个也不中意,任那媒婆说破了天地,她也只是一如往常帮着酒馆采集新露,似乎一点也不愁谈婚论嫁之事。

  不过夏老板倒是急坏了,天天寻思着给女儿找个好人家,衣食无忧,一世无忧,

  夏音实在是烦了,便交代自己已经芳心暗许,乃是城外一书生——叶忆。

  夏老板一听直摇头,不行不行,这小子穷的只剩下连耗子都不啃的破书了,一文不名,谁跟着、谁倒霉,现如今朝廷昏庸,纵有才华在身,没有钱财在手,也取不得功名,哪个父亲愿意自己的女儿受苦?不过,又有哪个女儿会完全听从家长的安排?尤其是,在爱情上。

  落花有意,流水多情,二人许下诺言,日月为盟,私定终生,任夏老板再三劝阻,夏音只顾着给叶忆写信,那些话,无非左耳进、右耳出。

  无奈下,夏老板召来叶忆,深刻的谈了谈。

  “小子,想娶我女儿不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不放心把女儿的下半辈子交付给一个衣食没有保障的人身上,不管你多爱她,我都比你多爱了她十八年,这样,素问叶家祖上善于制伞,传说的天香伞更是巧夺天工,三月后,杭州的百伞大赛上若是你取得名次,我也放心把小音这孩子托付于你。”

  原来,朝廷腐朽,当今圣上只顾吃喝玩乐,如今更是迷上杭州伞,硬是要在清明举办百伞大赛,选出天下第一伞,如此若是获得第一名,会封官加爵,荣华富足。

  叶忆便从那天开始消失,一声招呼没打,就已经三月不见其人。

  四月,杭州的百伞大赛轰轰烈烈的举办,传说中天山雪浸南山竹成伞骨,沉香百年木为伞柄,万年不化冰原上的雪蚕吐丝为面,经历秘法独制的天香伞已然出世,这消息拨动着每个杭州人的心弦,欲,一睹其状。

  清明这天清晨,阳光正好,夏音依旧在旭日东升的一刻采摘新露,

  行至深处,竹林密集起来,一阵劲风拂过,无数雨露从天而降,袭向夏音,只是,最后一刹,一把伞撑在夏音头顶,

  雨露全被弹开,夏音转身,僵住了。

  “小音,我要的从来不是荣华终身,富贵一世,而不过是与爱的人厮守浮生,这把天香伞,我只想让它撑在我爱的人之上。”

  是叶忆。

  夏音红了眼圈,不顾风尘的把叶忆拥入怀中,泪水恣肆,沾满了叶忆的一身青衫。

  “傻瓜,谁会在意你是否王侯将相,我只要你太平安康。”

  “小音乖,不哭不哭,我给你吹曲子开心。”

  叶忆把天香伞柄轻轻一旋,那晶白色的伞竟然自己在半空停留,偶然几滴露水洒上,也在瞬间飞溅开来,叶忆松开手,伞不升不降的在空中起舞。

  信手摘一片竹叶,任由夏音抱着的叶忆闭上眼,双手捏叶,一曲《恋夏》便婉转而出。

  风起风落,乱了一片苍茫,纷纷翠叶霏霏晶莹,交织在一起,和着百转千回的曲子,奏出夏的意味。

  最美好的不过是,岁月未深,爱已成真,去年今日此门,不负伊人。化雪青春,雪化清纯,风月花前深吻,何必多问。

  一曲终了,叶忆睁开眼,看了看怀中的夏音,已然睡了,这几个月不知道她担心几许,真是苦了她。

  “小忆,你说你没有去参加百伞大赛,我爹会不会不许你我?”

  “呵,你又何必担心,我们的未来靠我去闯,有了你,我还怕什么?”

  “你眉间有忧愁,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你不问我不说,怎能是瞒?”

  “那我现在问了,你说不说。”

  “当然,不过不知从何说起。”

  “长话短说吧。”

  叶忆沉默了,望着升起的太阳,又看了看夏音,无奈一笑。

  “你可知,我为何不去参加这百伞大会?”

  “自然不知。”

  “因为一个人,女人。”

  “那是?”

  “当今最受宠幸的小公主。”

  “......”

  “我在外历练时意外救了她,那时我也不知她的身份,不过她纠缠不休,这次也追到了杭州。”

  “那?”

  “这次的百伞大赛便是她主持。”

  “哼,人家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去从了她。”

  “哪能呢,小音,我只喜欢你。”

  “哼,我才不要信。”

  “要的要的,什么不要也不能不要我是不是~~”

  ......

  当夏音带着叶忆回到杏花村准备与夏老板摊牌的时候,却发现杏花村暂停了营业,驱散了所有人,只剩下夏老板坐在一条长椅上,合计着账本。

  “爹?你这是?”

  夏老板抬头瞄了二人一眼。随即淡淡的说道,

  “还回来干什么,收拾收拾东西,快离开吧。”

  “爹!”

  “夏老板,即使我没有去参加这所谓的百伞大赛,我也向你保证,我会尽全力照顾好小音。”叶忆背着天香伞,朗声道。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