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芦花荡里,红颜易老散文

时间:2020-03-21 11:00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三千愁丝为君恼,一湾秋月为君生,死又何惧,生又何欢,匆匆数十年也就如花一梦 。————题记

  芦花荡里,红颜为君生, 平湖秋月里,红颜为君死,可叹这不过一场繁华如梦,可终究敌不过流年的易失与人生的蹉跎,离恨匆匆,玉泪倾洒,行走在转角的街头,车如流水马如龙,醉花刹那为君生,只记得当初脚踩乾坤,头顶日月的风光,却忘了今生走过了三世情缘的纠葛,于是我轻步在芦花飘荡的欢笑中,寻找属于一刻的美丽,从此生生死死无关紧要。

  我生万紫千红无人问,我死落花流水不再来。梧桐树下 片片落红零落成泥碾作尘,淡淡的花香轻舞在鼻尖,却始终触不到墨迹的余痕,我开始短叹生命的别样与人生的无尽欢唱,我开始追求惆怅的俗世为我留下的无奈。

  一座青山之下,我仰望着,追逐会当凌绝顶的高度与一览众山小的凌云壮志,可是谁又懂得我心的落寞与疲惫,或许在那御剑江湖,我技压群雄的尘世中,我是拥有无上高度的,可追曾看到我穿梭在寂寞中受伤的情形,那时纵是春暖花开,纵是大地笙歌,可我的滴滴血泪却无尽的流畅,我身旁转眼飘过一抹带有余温的青烟,却最终没将我带走,最终我开始叹息,正当我伤心欲绝之时,君从天而降,手持长剑,那刻,我认为我找到了今生的归宿,从此纵是血海深仇也为君弃,纵是壮志凌云也为君死,可后来呢,从此我还是朝朝暮暮的游走在冷漠的十字街头,百转千折的寻找遗失的记忆。

  我说长江海角去,天涯冷落人,我留存心的热度,寻你冰角的冷漠。

  我说朝闻夕死贵,生死由天定,我捧起泪的光圈,还你清河的容颜。

  我说执手相看难,相遇即是缘,我 泛起舟的小桨,洗你落泪的眼眸。

  一声长叹,叹不去你的发香,我从此不知从何而去,只记得,现在处于纸醉金迷中,濯清涟而不妖那是我永恒的坚持,为你今生做对一件事,我觉得这是值得的,低头看看昨日迟暮在夕阳后的种种踟蹰,我的伤从此愈合,我不想再这样没有尽头的走下去,那年的扬刀立马,那年的纵横天下,我如今纵是含笑日月却再也不归,或许这是我最好的归宿,就这样走下去,不去过问世俗的恩怨。

  啸天下狂野,唱天下之歌,我笑傲红尘。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