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梦里依稀慈母泪散文

时间:2020-03-20 17:00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母亲离开我已经快五十年了,她去世时才五十多岁,那时我年仅十三岁,八岁时我父亲因病抛下了母亲和我们几个年幼的儿女。家庭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母亲含辛茹苦支撑着这个苦难的家庭,最终积劳成疾,也离开了我们,母亲给了我十三年的母爱,虽然太短暂,但在我漫长坎坷岁月里,却成为我甜蜜的回忆,伴我度过寒冷的严冬。尽管生活给我无尽的苦痛和折磨,但我依旧感到幸福很多很多!

  看见母亲来到身边,那只在梦里,一缕白发飘在她额前,枯瘦的脸布满皱纹,但那一丝坚毅的微笑始终留在她的嘴角。她的身影匆匆走在古旧的老街,她的笑语回响在装满故事的老屋,常常在梦里枕着她的手臂听故事。那时母亲常常给我讲许多关于端午节的美丽传说:“在池州城南门有口包公井,是包公在池州任知府时修的,有四个井口。每当端午节到来的时候,你俯身井口,侧耳静听,从井底会传来“咚咚嘡” “咚咚嘡” ,赛龙舟的声音”。母亲说:“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事,池州府有一次赛龙舟,有条白龙划得飞快,象箭一样,沉入了河底,后来成仙化着了一条白龙,每年到端午节的时候,都来这口四眼井里显灵。”这些美丽的传说象夜空的星星照亮了我童年的生活。尽管日子过得那样贫穷,有母亲的日子总是快乐的。母亲教诲我许多做人的道理,至今还时时激励着我!清清白白做人,认认真真做事。

  一个个难忘的春节,虽苦犹甜,寒冷的冬夜,鞭炮声还在此起彼伏的响过不停。昏暗的灯光照着破旧的屋子,雪花扑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沙沙的响声,我们挤在用木板和竹床搭起的,铺满稻草的床上。家里唯一值钱的那张雕花床,前不久母亲到农村里换了点大米,添补着给我们熬过寒冬,母亲把露着棉絮的被子给我们盖好,我们挤在一起睡着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手里还紧握着,吃年饭时,母亲给的每人一毛压岁钱,在梦境里,也许我们正在街上买好多好多的玩具····

  在那艰难的日子里,母亲靠给人家洗衣服倒马桶,维持生活。毎天晚上还带着我们睡在老街供销社门外的青石板铺砌的走廊上。那时食糖挺紧张,住院的病人想增加营养,又难买到,只好让我们排队替他买,不论大人小孩见人一斤,每斤可赚一毛钱。母亲带着我们,天一黑就睡在店铺门口,怕去晚了买不到。初春的夜晚还有些寒冷,我绻缩在破棉絮里,恐惧的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几颗星星眨着眼,象鬼魅在偷看着我们,我闭着眼睛把母亲紧紧抱着,母亲一夜都不曾合眼照顾着我们。

  每到春天,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城外湖滨湿地,到处长满野菜:马兰、开着黄花的苦菜、地儿菜,还有下雨后的早上,湖场的草地上遍地的菇子,绿绿的、滑滑的,那是一种草地上的苔菌。正是这些野菜、野菌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记得那时我六七岁拎着篮子和母亲,还有哥哥姐姐一起去挖野菜,走过兴济桥,晨风吹乱母亲的白发,我看到她苍老的身躯艰难地行走在古桥上,前路是漫无边际的荒原,母亲永远没有看见开满鲜花的春天!

  梦里依稀慈母泪,在思母的梦境里,时常听见她喊着我的乳名,坐在我的床前,用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我似乎感觉到母亲的温热的泪珠滴落在脸上。这是我对她永久的思念!在心灵里永不消逝。“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愿母亲,安息在广袤的天地间,安息在我赤子的心里。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