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在水一方的散文

时间:2020-03-19 01:05 来源:网络 作者:文字帝 阅读:

  来新津五年了,尽管常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寂寞,但我依然喜爱这座山水小城,尤其是那条波光粼粼的南河,常常让我流连忘返,也常常勾起我对家乡小河的记忆。

  老家村子里就有一条小河,村里的人把它叫做“新堰”。新堰跟南河比,只能算是很小很小的一条支流,但河里的水却非常清澈,一眼可以看见河底的鹅暖石。每到过年时节,河里一下子热闹非凡,仿佛全村的妇女都集中在这儿了。洗被子的,洗衣服的,洗菜的,有些家里杀了过年猪,猪头猪脚加上小肠大肠都用箩筐装起抬到河里来洗。姑娘大婶们一边洗东西,一边聊家常,东家长,西家短,越聊越近乎。河里并没有可供大家洗东西用的石板,很多人就地取材,从河边或者河里撬起一块大石头,就拉开了洗东西的架势。揉、搓、刷、洗、漂.......干净的衣服就一件件的被放进盆子里,如果是洗被子床单的话,那就更好看了。那时候我年龄小,加上上面还有个姐姐,洗东西之类的活儿基本是沾不上边的,最多给妈妈或姐姐打个下手,比如帮忙递递脏衣服,大人端盆子上坡的时候帮忙扶一下盆沿;稍大一点,大人洗被子的时候就帮忙拽着被子一端,往相反的方向使力,把水拧出来。在河里洗被子,经过揉、搓、刷、洗等工序后,就要把被子上的皂角或者洗衣粉泡沫漂洗干净。我觉得漂洗是最有意思最富情趣的:长长的被子一下子扔进河里,一般来说河水并不深,所以洗被子的人差不多要走到河心,一头用手使劲的拽着,一头扔进河里,然后一节一节的漂洗。那时候的被子大多都是棉布的,背面上印着大红的牡丹花。清澈的河水淙淙流着,被子就随着河水的流向飘飘摇摇,站在河边看,既像大姑娘的发辫随风飘扬,又像窈窕淑女的芊芊细腰轻轻摆动,加上那种鲜艳的红,一下子让新堰动起来,让河两岸活起来,少了冬天的那份萧瑟与素净。最为不可思议的是,尽管是寒冬腊月天气寒冷,尽管河面上雾气腾腾,视线不足10米,但河里洗衣服的姑娘大婶都说水是热和的。我试过,水是暖和的,那时我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大家都说水热和是因为新堰泉头有发水。

  彼时,因为年龄小,父母是不准我私自下河的。为了搞清楚大人的话是不是真的,我曾经偷偷跑到新堰的泉头看发水。站在泉头河边,我看见很多个小眼汩汩向外冒水。河里细小的沙子在水流的冲击下,一跳一跳的,像是随着水流在舞蹈,我想这就是大人嘴里的发水吧。看上去柔弱无力的水,一石头扔进去便水花四溅,涟漪圈圈,没想到它还有一股如此坚韧执着的脾性,从地底下喷涌而出,该需要多大的勇气与豪气!也许,就在那刻,我幼小的心灵里便爱上了水,爱上了有水的城市!

  有时候因为某种不顺或者烦躁情绪,我常常会抱怨命运,抱怨人生境遇让我如此颠沛流离。于是,我常常会不自觉的走上南河岸边的绿道。绿道上苍翠欲滴的柳树婀娜多姿,路边绿化带里的鲜花芬芳阵阵,加上南河缓缓流淌的河水,总让我有神清气爽、豁然开朗之感。五河汇聚的水城,于陌生中找到了久违的家乡味道,属于新堰的味道。南河边的垂钓,常常让我想起儿时的快乐时光。那个时候,妈妈还没有过世,父亲犹在身边。村里像我年龄般大小的女孩几乎就我一个,所以玩伴大多是男孩,原本娇弱的性格里便多了份刚直和大胆。和男孩去掏鸟窝,爬树,甚至跟在他们后面去偷果园的苹果,当然大人知道了少不得要挨打。不过,最觉得刺激的还是偷偷下河洗澡。那时,耕田差不多都用黄牛或水牛,我们家里就养了条水牛。为了节约粮食,父母常常分派我去放牛。开始我是不大愿意的,牛儿那么大的身躯,对瘦小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威胁,生怕它踢我一脚或者用牛角剜我一下。但是不去,肯定是要挨打的,也就胆战心惊的牵着牛鼻绳往新堰走。

  新堰的堰埂上有很多野草,什么芭茅啊、野篦子啊、枸树叶等都是牛儿喜欢吃的。为了不让牛儿跑去吃埂下的庄稼,同时不会因贪玩放丢了牛儿,一般我都会把牛鼻绳绑在大树上,牛儿以绳子为半径、以大树为圆心绕着吃个360°,然后再换地方。而我,就可以丟心乐意的去干想干的事情。比如把芭茅花拔下来,做成枪,跟村里那些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打仗;比如去河里看看,运气好的时候也许可以捡到鸭蛋。有一次我就真的在河岸草丛里捡到两个鸭蛋,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比做杠中杠杠上花还爽!后来我又去过几次,但再也没捡到了,估计鸭主人管理得更严实了。这个道理我还是从家里母鸡下蛋推理得出的。我家的鸡什么时候下蛋,哪只鸡下蛋,我妈妈心里清楚得很。要是少了一颗,房前屋后必要翻遍,况且第二天要下蛋的鸡早早被妈妈关在鸡圈里,热乎乎的蛋生出来,听到“咯咯哒、咯咯哒”的声音,妈妈从鸡窝里捡到蛋,母鸡才算得到解放。我想乱生蛋的那只母鸭,也像被妈妈样的鸭主人给关起来了吧,下蛋之后才能放出来。想通了这点,加上去了几次都是满载希望而去,却失望而归,我就再也不去了。后来学习了“守株待兔”这个成语,我哑然失笑,不仅宋国有个人在守株待兔,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也有个傻傻的我为了捡鸭蛋而守窝待蛋。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