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犹记,那年梅萼清香远散文

时间:2020-03-16 17:0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你带着春天的花信,烟波轻漾,低眉浅笑,从枯瘦的季节一路逶迤而来。踏着唐诗的韵律,身披宋词的婉约,风姿卓越,飘逸灵动,在春寒料峭的枝头,看似漫不经心,却在惊蛰之际那一缕缕突兀而来的熏风中恣意地含香怒放,那一抹绯红倾了满城的桃红柳绿,那一抹香醉了无数的文人墨客。

  江南的梅,如一位素衣女子,历经冬季一番彻骨的严寒之苦,傲骨里透出几分柔情!静静地等待一场千年的邀约。只是,花落千锦无痕,月明千年无声。你居住的古朴庭园,重门紧锁,你常常伫立亭台楼榭的溪水边,静看花开花落,把心事层层打开,又轻轻合上。半尺素锦,一研墨香,雁子回时,锦书难寄。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兴许诗还没写完,梦被惊醒。那些情深缘浅的故事,如落花流水,无处追寻,于是你把它藏在内心最深处,只忆初见,自是一种清欢。

  我时常想,你就是穿越千古那一缕清高孤傲的梅魂。那个江南的春天,正当你以桀骜不驯的姿态惊鸿翩然,成就了唐玄宗下江南那惊鸿一瞥的旷世奇缘。你丰神楚楚、秀骨姗姗,回眸一笑,顿使六宫粉黛无颜色,从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临窗阑槛、把酒赋诗、赏梅奕棋,留恋忘返。他说:纵世外佳人,怎如你淡妆飞燕乎。你说:只恐落梅残月,他时冷落凄其。你吹白玉笛,做惊鸿舞,罗衣长袖交横,轻盈弱质,轻飘如仙,戛翠鸣珠,鬓发如云。他目眩神迷,赞不绝口。你是他的阆宛仙葩,他是你的千古传奇。

  只可惜十年的柔情蜜意如过往云烟,终究还是输给了雍容华贵的牡丹。纵使你倾尽绝代芳华,也换不来当初的海誓山盟。由来只闻新人笑,几回听得旧人哭!君情缱绻,深叙绸缪。一篇《楼东赋》依然踌躇步于楼东,也只换来珍珠一斛。所谓: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有些往事,不能回望,更那堪,那一场安史之乱!你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即使零落成泥碾作尘,依然香如故。自此,那一缕高洁灵动的梅魂在江南四处飘散,风过处,清香溢远。

  “若无香风吹,疑是白云绕”置身于竞相吐艳的梅园中,顾盼流离花枝俏,小桥流水亭边绕,岸边杨柳几丝碧,花时往事不觉晓,只见风里暗藏无限意。一树树绿萼如翡翠,胭脂朱砂,淡妆宫粉,浓艳如墨的梅,白如雪,红似杏,分明就是一朵朵千娇百媚的江南女子,我只能远远地观看,唯恐惊扰安静的你。想象着千年前你那倾心一遇,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盈盈浅笑。转而又见你,明月愁心两相似,一枝素影待人来的凄婉。

  缓缓行走在梅园的青石小路,草色青青,梅香满径。轻捻那飘落的馨香一瓣瓣,让千年的心事,缱绻成诗。一剪寒梅,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那遗世独立的美丽是真情的永恒。一剪寒梅,众芳摇落独喧妍,见惯了离合悲欢,不管世事纷扰,依然保持着内心的丰盈;看惯了月缺月圆,依然幸福执着地守望那一场春天的隆重盛宴,四季轮回,初衷不改,悠然清绝地绽放在岁月的枝头。一缕梅香,醉了唐风,潋了宋雨;一缕梅香,入心沁骨,清宁婉约;一缕梅香,沉淀浮华,独守清丽。在我心里,梅就是这样的女子,女子当如梅!

  昨宵雨疏风动,夜有梅香落枕,清风人梦。梦里依稀见你:峨眉远山,略施铅素,淡妆扑扫。亭阁绕梅如雨,盈盈浅笑,惊鸿翩舞。谁,横笛吹箫,布衣青衫踏雪寻来,那穿越千年时空的音符如天籁流动在疏影横斜间,隔世经年,依然暗香浮动,幽幽诉说着那前世今生的俗缘。今晨,无端却被梅花恼,特地吹香破梦魂。起来轻推门扉,眸里生辉,袖底凝香,春意渐浓,谁在呵手试梅妆,浓妆淡抹总相宜,天然一幅淡淡的清雅水墨画。犹见,落梅如雪。犹记那年梅萼清香远!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