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精华】经典散文日记四篇

时间:2020-03-13 19:04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经典散文日记 篇1

  2月14号的夜晚,天空下起了小雨,刚被家人批评了一顿的我,心情无比落寞。

  暗暗对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

  小时候只要一受委屈,就会去睡觉,总是觉得,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另一个世界,没有冷眼,没有心碎。

  身体渐渐沉重了起来,终于“碰”地一声倒在床上。灭了灯,把头完全盖在被子,昏昏沉沉,似睡非睡的,像浮在水面上忽起忽落。

  不知过了多久,张开朦胧的睡眼,只觉得四周一片漆黑。脸已被熏得滚烫,腿基本上已经麻木了,不知道之前是睡着还是没睡着。原本雪白的墙被院中的月光映得发青,想要天亮的样子。窗外滴滴咚咚下着小雨,是否也在诉说着我的悲哀?

  身体就像断了,没力气,终于,只能闭上眼睛。“咚,咚”是谁上楼了?从脚步声可以依稀辨出是妈妈,她看见我了,拉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拖起来,我站在一边,眼皮却像有千斤重似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我走了出去,冰冷的雨点打在我的脸上,随即被蒸腾了。眼前的景色有些可怕:那灰冷的天空,微动的树影,惨白的院墙,连灯光都带着凄凉的味道,他们似乎像野兽一般,疯狂地,吼叫着向我扑来。忽然一静,像林中的啼鸟忽然看见一只老鹰。我怔住了,不愿胆怯,却也不想看见这一切。天空上,几颗星星在闪耀着他们的光环,却显得更清冷。

  风带着雨星,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一切都不知怎么办似的,连路旁的树儿也惊疑不定的等待着什么,枝上连只鸟儿都没有。

  后来我便睡了,早晨起来,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天空上也没有一块乌云,洗过了天空与洗过了一切,像有黑暗里刚生出一个新的。不知为何,心情已好了很多,白云也笑着看我。

  现在我正在坐在这里,静静地写着,没有任何干扰,只有笔尖磨出的沙沙声——每个人都可以自己拿起画笔,挑选颜色,为自己画个天堂,然后走进去……

经典散文日记 篇2

  “昨晚哥哥告诉我这是最后一场战斗,赢了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就在我准备要出发的时候,为什么你要把我打晕?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上?哥哥你也要离开我了吗?请你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真的...我求你了,请您带上我,就算死也让我们死在一起,我在也不要失去任何家人了,请不要让我一个人孤独的活着,求你了....”流水不断的从眼角滑落

  “我想回家,真的,我想回家,我想爸爸妈妈,但我不是懦夫,哥哥你是知道的,我身上的弹孔可以告诉你,我们家没有一个是懦夫,父亲不是,哥哥你不是,我也不是,那帮狗杂碎他们想入侵我们的家园就必须从我的尸体踏过去。哥哥你告诉我,我们的家已经没了,但是我们还可以从建,只要击退那帮杂碎我们就可以从建家园,姐姐在等我们回去,我那两个侄子也在等我们回去。”

  “今天当中尉交给我一个银色的怀表的时候,我的眼泪在也忍不住了,这是哥哥的怀表,是哥哥十八岁成年的时候父亲送给哥哥的生日礼物,哥哥答应过我,等我结婚这个就送我做礼物,怀表盖上还有我们全家人的照片,父亲不在了,母亲也不在了,现在哥哥你也离开我了吗..."中尉叹了叹气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中尉他是个好人,虽然他一直在鼓励我们能够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我从他一遍又一遍的看他妻子的照片中,我很清楚的明白,这次我们根本没有希望,因为中尉他的眼神流露出的,是一种深深的解脱。我们没办法突围,注定要留在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上,看来这一刻终于要来了吗?我已经偷偷在身上绑上了C4炸药,就算要死也要让那帮狗杂碎付出代价,父亲你会为我骄傲的,对吗?在过几天我就十七岁了,我已经不是个孩子了,我是个战士,是个男人,和父亲与哥哥一样的男人。”

  “呵呵...很快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很快...很快...”

经典散文日记 篇3

  绿草,河水也都安静,山茶花,还在鲜嫩的高尚在凑拥间,暮春的阴雨天啊!温柔的像个仙子,在透明的时光里翻滚,散漫。零零散散的小花,开在那些不知名的风景里,声声都有柔和。

  四月的人间芳菲,温馨了沉淀已久的心底,枯落的花瓣儿,落歌凋零的凄凉。突然间有一种感伤,积蓄沉淀的生命,也从最初的繁盛到衰落,生命里最后的守望,也如残荷般的昂扬从容,衰老到枯萎。一种生命里的哀婉,所有苍绿,都在落红败柳接近生命的尾声,四月的所有色彩,都在布满青苔的回忆里繁华笙歌,固执成一种别样的风韵。

  一场坚持到最后的顽强,不过是残荷过后最后一抹悲壮的凄冷,我久久都凝望着它,那些繁华过后无所

  顾忌的美丽,只或许没有萧瑟的秋风,没有当年榕树下守望的爱情,四月,才这么了无生趣,望断春风,在暮春十里。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