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我人生路上的北斗星散文

时间:2020-03-11 03:00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八号晚上,我因一个家宴回来晚了,回到家中,照例打开电脑,翻阅群里的信息,发现在社团管理群里执社老百发来一个截图,说是古总去世了!当我看到消息的那一刻不亚于晴天霹雳,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我急忙翻开社长群里的消息,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林总在社长群里沉重地宣告了这一不幸消息。霎时间,我的心一下子跌入低谷,泪水,止不住流满脸颊,窗外,是绵绵不绝的秋雨,雨水滴滴如泣,荧屏前,泪水滴滴落键盘,群里声声哀怨,悼声如潮,文友们掉进痛苦的深渊,我们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么可爱可敬的古总从此和我们阴阳两隔成了两世人!

我人生路上的北斗星散文

  几天来,我始终沉浸在悲哀中,纷乱的思绪乱作一团,几次想写点回忆古总的文章,却无从下笔。我知道我想写的东西太多了,只能让时间这副良药医治伤痛,慢慢地从痛苦中解脱出来,静下心来,把岁月的镜头放大,去寻找这一生再也无法相逢的缘。岁月中那久久难忘的场景,在脑海中愈描画愈深刻愈鲜明。

  记得初识古总,是在我刚进社长群中,和冰梅社长聊天,古总称冰梅妹子,我当时开玩笑地插了一句:“妹子?错了吧?该是姐吧?”因为在我最初的印象中,能够统领一个大站的总编,不仅是才华横溢,而且应是风华正茂年龄。

  而我没想到,古总风趣地说道:“不,我的年龄大,我是哥。”

  冰梅社长也说道:“对,古总的年龄大,是大哥。”

  从那时起,我才得知,原来,古总是一位年近六旬,重病在身,久卧在床的病人。我惊讶了:我一个正常人久待在电脑边身子还会出现种种不适,他一个半瘫的病人,长年累月耗在电脑边,身体吃得消吗?他哪来的那么大的毅力啊!

  出于对他的好奇和敬佩,我加了他好友,又因为社团的事物,我和他有了交流。在交流中,得知他是临清人,我说我是邯郸的,我当乘务员时曾经跑过临清,对临清很熟。古总说道:“哦!那我们是近老乡了!”一句近老乡,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我一下子消除了顾虑,我很庆幸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中,能有个称我老乡的总编。

  我看着他那个叼着烟斗的老人头像,既有佛家的豁达,又有智者的纯真,猜想这个总编一定是个和蔼可亲的人。我沾沾自喜,因为那时的我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总编手中掌握着文章的点精权,认识这个近老乡,应该给点面子吧?

  像许多文友一样,当我把自己含辛茹苦写出来的东西奉献给网站时,渴望能成被网站欣赏,成为精品。那小红豆虽不值几个钱,但却能增加我的自信心,也足以满足我的虚荣心,为我赚足面子。可有时当我费尽心机写出来的东西发出后,却迟迟得不到精品,我不免有些失落感。任性的我找到古总,询问我的文章有何缺点?为什么得不到精品?古总毫不客气地把我的文章贬的一无是处,他告诫我:“不要在乎精品,这样会害了你!”听着他训斥的口吻,我很不舒服,我和他反唇相讥:“我不在乎精品,但我追求精品,写精品是我的目标,假如我没有写作目标,我写文章干什么呢!”我想:你不过就是一个网站的总编吧!我当社长不是一样在为江山效力吗?况且还和你是近老乡,怎么一点情面也不给?真是个“老古董”!

  我牢骚满腹地向他诉说着怨气:为了办社团,我几乎把家抛弃了!每天待在电脑边,编辑文章,为新人指路,忘却了灶火上的油锅,家里险些着火,酿成大祸。为了写文,我痔疮痛的血流不止,有时大便干燥的拉不下来,爱人戴着手套为我抠大便……那时的我心中有一肚子委屈,只想一吐为快,完全忘却了我面对的也是个病人,他也需要我的理解。

  古总耐心地在倾听着,末了,他发出一个大拇指和一双紧握的手,打出两个字:“敬佩!”那一刻,我心头突然有了感动。当我委屈涌上心头,有人以手相握,举手称赞,紧紧地,毫不迟疑,不煽情,不暧昧,只有温暖和坚定,你还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真诚吗?我的手被别人的手紧紧地握着,那是其他人的手,温暖有力,坚定不移。这种力量让我的信念不至于随时沉落,一如黑夜的峡谷里点亮的一丝光明。

  接着,他的声音是那么和蔼可亲,温馨感人,来自远方,却娓娓动听:“老乡,写文字光有满腔热情不行,还得有丰富的知识和文字功底,我给你推荐两本书,你好好看看文学大家的作品,增加点文学修养。”他给我推荐了余秋雨和季慕林的散文集。那天,是我和他聊得时间最长的一次,那是推心置腹地交流,虽然我的文章最终没给精,但我真正了解他,一个铁面无私的总编,正是他的不讲情面,才使江山水秀山清,美丽如诗!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