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随笔散文 > 正文

安静的优美散文

时间:2020-03-10 15:07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记得整个青春期我都未显示出叛逆,乖巧听话,因为几乎没有叛逆的行为,所以总是安安静静地叠纸鹤、编星星,据爸爸说他很喜欢那时候安静的我。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变得开朗,从默默无闻开始嬉闹好动,朋友渐渐地多起来,也不再寡欢,大学的朋友常说,站到楼梯口整个楼道都是我的笑声,那时候爸爸说,我闺女怎么变得这么疯,说起来尽是无奈,可我不能控制自己看到可笑的电影还安分守己的坐着。

安静的优美散文

  毕业后,我又开始不爱说话,或者是身边说话的人在减少,很多认识我的人开始说我很安静,我也渐渐喜欢上自己这种状态。只是爸爸没说他是不是喜欢不再胡闹的我。

  最近更加享受安静的日子,也有些许感慨,想一一说说。

  【秋之静】

  入秋以后人更加安静,就喜欢穿着长风衣暖暖的一直踩着落叶走,这种衣服带来的温暖是与夏季的热不同的,更有安全感。踩着黄叶想起自己中学时候非常喜欢的一句话“踩着树叶听心碎的声音”,想着不觉笑起来,那时候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懂得什么是“心碎”,傻傻的沉浸在多愁善感的情怀中。现在踩着落叶更觉得叶子的安静,入秋后它们从翠绿变为浅黄入红,最后乘着秋风下沉,不急不躁安静的让自己化进泥土,即使落地也不着急离开承载它两个季节的大树,依偎着环绕着,装点着那树,那树虽然叶片渐少却更持稳厚重,我迷恋着那淡淡的沧桑感,不浓不浅,刚刚好。

  说起秋天的树叶,我想最出名的大概就是香山的红叶,几年前就想来,想着站在满山红叶下层林尽染定然使人醉,可惜来得太早未见红叶的影子。本有些扫兴却得意外之喜,入香山不久便见到一塘残荷,枯叶早已胜于碧叶,水面的荷叶皆以枯败,挺于水面的叶片显出橙黄伴绿之态,它们安静的随风微漾。对于以红叶闻名的香山,这塘残荷定然成不了焦点,但是它们毫无争宠卖邀的想法,乘风静观,给下山走累的人们歇歇玩赏,没有人会用大量时间驻足观赏它们,但你未见它们躁动分毫。我想,安静就是不去争宠表现,不去求宠献媚又不急不躁吧,只是安静的做好自己,深秋中诠释好自己做后的使命。

  总觉得残荷、枯叶、败柳,这些不再光辉的生灵们更具韵味,它们走过了勃发奋斗的青春,走过灿烂明媚的中年,来到了安心宁静的老年,满心揣着智慧,满眼蓄着安静。

  【物之静】

  有时候很羡慕上百年的老建筑,上千年的古树,因为它们从生命初始至今矗立一处,经历无数变革、见证无数故事。

  我喜欢天坛公园的那株株百年老树,粗的一人双臂都难揽抱,它们从天坛初建就伴其左右,随着王朝更迭,随着历史演变,它们安静地配合着天坛的宏伟,安静的守候那份荣耀。虽然来参祭的人们不会过多瞩目它,但是它更可以冷眼旁观从此处“经过”的人们,或帝王将相或素衣平民,来此处的人也许正直志得意满,也许对俗世心灰意冷,但无论什么样的人,它们都安静接待,安静送归,它们见证了太多故事也目睹了太多衰落,所以风吹过时它们也不会摇晃过度,犹如见识了太多沧桑荣辱的智者,我想安静就是心里有更多饱满的见识。

  我喜欢哈尔滨解放前建造的俄式建筑,喜欢它们并不是因为它们的气派、伟岸,而是因为它们其实是身处异地的“异乡人”,它们犹如“外国人”站立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总是不免让人多看几眼,因为它们与众不同。其实承载着与众不同的同时便也面对孤独,就如身在异乡为异客的人们总是与“当地人”格格不入。再加上它们如今的命运已经不能与往日相比。它们建造初始华丽庄严,可解放后新式的斯大林风格建筑混杂其间与其争光辉,它们有的被新建的楼宇挡住不再抢眼,有的因无人修缮而大门锈死藤蔓攀爬,但是孤独而有些落魄的它们依旧有夺人的气势,让人不得不佩服它们的刚毅,它们安静的迎来日出送走余晖,我想安静就是经得了落寞。

  我喜欢乌镇小巷里的老房子,青石板被磨的铮亮,店板被磨的黝黑,但是你走在期间再躁动的心也会静下来,但这安静却又不显冷清。站在老房子的阁楼上眺望,你只能看到对家园子里几只闲逛的鸡鸭,那些未成年的古代少女们又是如何守着这院子走过十几载光阴。这里年年如此月月不变,但是这就是这处流水,这些小巷的魅力所在,它们经得住细水长流千篇一律的生活,周而复始让它们磨的越来越“亮”,越来越“静”,我想安静就是能守得住寂寞吧!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