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学长我们去宿舍做

网络 2021-09-03

 “你怎么了?”陆垣衡看着她不正常的脸色,心底有了比较,寒意浮上眼底,就算他不喜欢孟知意,也不代表着有人可以动他的人。

  “陆垣衡陆垣衡陆垣衡,”被药性迷离的孟知意如同脱水的鱼,整个人黏黏腻腻贴在陆垣衡身上,抓着他的手贴在脸颊上,呼出的热气喷洒在他手心,“你摸摸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好热啊。”孟知意抬起头,声音染上了一抹祈求,眼角微红,从陆垣衡的角度可以看清她微开的衣领,桃子一样的艳色。

  陆垣衡有些狼狈地移开目光,发现了一个尴尬的事实。

  他竟然对一个傻子有了感觉。

  孟知意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只顺从本能追寻最舒服的东西,陆娇娇那药效太强,如果她早有预示,冒着被发现的风险都不会喝下那杯酒。

  再这样下去迟早得出事。

  陆垣衡咬牙想。

  偏偏孟知意根本推不开,瘦瘦小小的女人,没想到力气还挺大:“孟知意,你现在不清醒,松开我。”

  “我知道,”孟知意声音像是撒娇,“可是有好难受。”

  难受到眼底都红了。

  陆垣衡低咒一声,手机放在不远处的地方,只是现在孟知意缠着他,短短的距离,他根本无法变动方向过去。

  正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陆垣衡眼神一凛,刚才孟知意进门,竟然都没有锁门。

  他下意识想挡住孟知意。

  “垣衡啊,你怎么换个衣服换这么久,要不是我问了女佣,根本不知道……”说话的男声大大咧咧,毫不顾忌推门而入,在看清面前的情景时,话音一顿。

  然后,整个人瞠目结舌地瞪着那个传闻中不近女色修身养性到方圆五百里母猪都不近身的陆垣衡,腿上抱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头还埋在他膝盖两侧。

  “打扰了。”徐霜掩门就要快步退出。

  门内一声低喝:“徐霜!”

  徐霜不为所动,认为这是好友第一次破戒被打断之后的恼羞成怒。

  下一秒,陆垣衡的暴喝打断了他这不切实际的念想:“徐霜,快把我把她弄走!”

  半个小时之后,已经处于医院的徐霜笑的天翻地覆,擦着眼泪看着一旁面色阴沉的陆垣衡:“哈哈哈哈哈哈老陆,我是真佩服你,柳下惠一样八风不动,亏你老婆都主动找你了……”

  “徐霜,”陆垣衡阴沉沉从牙缝中挤出他的名字,“你不想待在这,可以滚。”

  “别啊垣衡,咱们多少年的好友了,”徐霜擦干净眼泪,终于正色道,“你知道这次是谁要动她吗?”

  陆垣衡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门镜里面,孟知意刚刚洗去了残留的药物,正在昏睡。

  褪去了傻气的女人,竟然那么勾魂夺魄。

  陆垣衡想着刚才的春色,不免有些恍惚。

  “垣衡,垣衡?”徐霜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奇道,“你到底有眉目了吗?”

  “还能有谁,”陆垣衡冷笑,眸子里是沉甸甸的怒意,“除了陆家,还会有谁。”

  “这一笔一笔的账,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的。”

  陆家。

  陆娇娇抱着陆夫人的手臂哭喊:“妈,你看大哥娶的那个傻子,存心不让我好过,故意把我衣服弄脏,丢脸死了!”

  想着刚才发生的场景,陆娇娇气的胸口直痛,她定做的某C家春季礼服,本来是想趁着这场宴会大放光彩,结果差点没被那群小姐妹们笑死。

  再一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孟知意那个傻子造成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嚷着要让陆夫人给孟知意一个教训。

  陆夫人拍着女儿的手,安慰:“娇娇,不就是一个傻子嘛,不用跟她一般见识。”

  “妈!”陆娇娇哭都不哭了,拉着陆夫人的手继续哭着,“可我总觉得她不是真傻,爷爷思想还是老古板,特别注重子嗣,要真是这个傻子给大哥生下个一男半女,那我们不就真的待不下去了……”

  陆夫人听闻后顿了顿,回想起在宴会上孟知意的所作所为,眼底划过一丝阴戾,女儿说的言之有理。

  想到这里,陆夫人拍着陆娇娇的手,嘴角含着冷笑:“放心,妈一定让她进不了陆家的门。”

  这场风波很快传到了陆老爷子耳中。

  陆老爷子深居简出,虽然早就不问外事,对于这个孙子的遭遇也是心痛不已,补偿许多,虽然因为心力交瘁而时常遗忘,但陆垣衡毕竟是他唯一的孙子,听说在宴会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更是勃然大怒。

  在孟知意身体无碍后的隔日,就召集整个陆家人回了宅。

  “你们是看我现在老了,年纪大了,不管事了,想爬到我头上来了是吧!”老爷子八十好几,身体还很硬朗,举着拐杖的手重重一跺,吓的四周坐着的几人都是浑身一抖。

  除了陆垣衡和孟知意。

  陆垣衡表情冷淡地将裤管的皱褶抚平。

  孟知意不动声色地垂眼,舌尖顶着硬糖,作势抖了抖。

  下次不买这个味道了。

  太甜了。

  陆娇娇早就吓的静若寒蝉,她最怕的就是陆老爷子生气,陆老爷子可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一旦罚起来那就是劝解不动的重,她从小就害怕这个当过将军上过战场的爷爷。

  陆夫人更是不敢说话,低着头当透明人,咬牙愈发对陆垣衡恨意深重,要不是她肚子不争气,一直生不下男丁……陆老爷子怎么敢这么对她!

  “爸,说不定是意外……”陆川尝试解围。

  “你闭嘴!”陆老爷子喝出声,气的脸色涨红,“要不是你昏聩,垣衡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家不是家父不是父,我看你根本就……根本就……”

  陆老爷子说着就想举着拐杖打人。

  他这话说的有点重,直言不讳都是因为陆夫人的缘故才导致如今局面的。

  陆夫人脸色难看:“爸,你怎么能这么说……”

  “爷爷,”孟知意突然站起身,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拆开一块糖递到陆老爷子面前,天真无邪的笑,最是落人心防,伸出手替陆老爷子顺气,“别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陆老爷子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再一看低头不说话的陆夫人几人,嗤道:“你们一个个的,连垣衡他媳妇都比不上!”
  陆夫人再也坐不住,她嫁进来多年,还没有一个傻子得老爷子欢心:“爸,出事是我们大家都不想看见的,如今垣衡行动不便,”说到这里,还假惺惺地挤出几滴泪。

  陆垣衡冷眼看她演戏。

  “我知道你是为垣衡好,可是如今垣衡自顾不暇,知意又是个不能管事的,我看为了垣衡好,不如先停了垣衡的职位,让他安心养病……”

  “阿姨,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干,专心照顾垣衡啊。”孟知意巧笑倩兮地打断她的话。

  “知意说的没错,”陆老爷子重重冷哼一声,睨眼去看陆夫人。

  陆夫人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想让已经残废的陆垣衡再也碰不到公司,可惜,她可不会让她如意。

  陆夫人咬着牙根,她可不是什么保姆,可是如果拒绝,倒显得她心胸狭窄别有旁意。

  原本可以借陆垣衡身体不好让他逐渐远离公司,现在却被孟知意倒打一耙计划落空。

  “行了,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心思。”陆老爷子暗含警告,意味深长地看了陆夫人一眼,盯的她如芒在背,冷汗都要下来了,忙低头称“不敢。”

  “我看整个家里,就你最敢。”陆老爷子人老了心却不糊涂,再转头看孟知意,只觉得哪里都和宝贝孙子般配,心眼明镜似的。

  早就听说孟家那边嫁过来的人动了手脚,最开始他也是勃然大怒,认为是孟家耍自己,如今再一看孟知意,又怎能不明白。

  陆垣衡能娶了她是福气。

  哪怕孟知意是装傻,也应当有她的难言之隐。

  陆老爷子洞若观火,没有戳破她,拍了拍身侧的沙发:“来,孙媳妇,坐过来。”

  这个称谓让陆垣衡挑了挑眉,而一旁的陆夫人更是恨的牙痒痒,自己嫁进来多年也没有被老爷子认可,如今孟知意一个才嫁进来的傻子……

  “孙媳妇,我啊,看着你就欢喜,”陆老爷子拍着孟知意的手,慈眉善目地说,“所以爷爷啊,给你准备看一份大礼,你一定要和垣衡和睦相处,好好过日子。”

  说着,从一旁拿起了一个木质檀盒,精刻雕至,看见陆老爷子拿出来这个盒子的陆夫人更是脸色大变,连一旁的陆娇娇都震惊地看着他,身影摇摇欲坠。

  “来,你看,这是我们陆家的传家宝,现在,就给你吧。”陆老爷子口气随意,好像一点也不在意送给孟知意的东西是价值连城的宝贝,翡翠的玉镯,玉清质贵,放在檀香木盒里,“来,孙媳妇,戴上给爷爷瞧瞧。”

  孟知意有些犹豫,下意识转头陆垣衡,陆垣衡微微颔首,示意:“爷爷给你的心意,收下吧。”

  “谢谢爷爷,”孟知意终于放下心,露出一个甜甜的笑,伸手在陆夫人母女两人嫉妒的目光中戴上,大小适宜。

  “这只是其中一样见面礼,”陆老爷子满意地看着她,一旁的陆夫人脸色更是大变,竟然还有见面礼?

  “东西我差人送去了你们家,八件套的翡翠玛瑙玉器,都是爷爷的珍藏啊,”陆老爷子站起身,扶着拐杖,“好好收着,这两天在家里住,陪陪爷爷。”

  孟知意乖巧地点头,目送陆老爷子在医生的搀扶下回房休息。

  老爷子一走,陆夫人当即就想发作,瞪着孟知意手上的镯子恨不得烧出一个洞来,但碍于陆垣衡在场不得不忍气吞声。

  孟知意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仗着自己现在的傻子身份,故意问陆垣衡:“老公,你看这个镯子好看吗?”

  陆垣衡也不知道她张口闭口的老公都是跟谁学的,但是意外的并不叫他反感,余光瞥见陆夫人气急败坏的脸色更是会意,附和道:“确实不错。”

  “爷爷送的东西就是好,”孟知意珍惜地摸了摸那镯子,然后才微露惊讶,好奇宝宝一样看着陆夫人问,“阿姨,你也有收到爷爷送的镯子吗?”

  陆夫人嫁进来的时候陆老爷子闭门不出一个月,曾经还扬言她就算嫁进来也不认她,这么多年她附小做低好不容易换的了老爷子态度缓和。

  没想到一个傻子就让她十多年的努力都付之一炬。

  陆夫人气的话都没说,转身就走,原本还想和陆垣衡拉一下距离的陆娇娇也不得不站起身,追着陆夫人的背影离去。

  一时之间,偌大的客厅只剩下两人。

  外人一走,那种尴尬就无处蔓延,孟知意又没有失忆,自然记得自己那天被下药之后做的举动,要不是她装疯卖傻假装忘记,不然和陆垣衡相处起来更尴尬。

  而且……

  孟知意偷偷看了他一眼。

  他那天是有反应的吧。

  “看什么看,”相比孟知意的不自然,陆垣衡显得坦然极了,微微向后靠,一个惬意的姿势,吩咐,“推我上楼。”

  老爷子已经发话了,看来在陆家住这几天是避无可免的了。

  孟知意腹诽,他明明可以自己控制轮椅,还要来使唤她,可惜在陆家,不得不装出一副夫妻恩爱的样子来,孟知意推着轮椅带着陆垣衡离开了客厅。

  在陆家这两天,日子说快不快,说慢不慢。比如在别人的地盘生活,总归是有些不适应。

  陆老爷子虽然管事,但毕竟年纪大了,鞭长莫及,一些小事都是陆夫人操控的,孟知意已经有意无意感觉到,整个家里的佣人都在刻意怠慢她。

  要不就是言语轻视,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孟知意一猜就知道了到底是谁的主意,不过她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某次饭桌上,众人都在,她堂而皇之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夹了一块肉递到陆垣衡嘴边:“老公,吃饭。”

  陆垣衡瞥她一眼,孟知意心如擂鼓,莫名有种被他看穿之后的尴尬,又很快理直气壮来,反正爷爷在,陆垣衡肯定会张口吃下的。

  陆垣衡咬着筷子将菜吃下去,就在孟知意准备撤离的时候,陆垣衡却一把拉住了她,故意夹了一块她最讨厌的木耳放在她嘴边:“来,张嘴。”
  孟知意含笑将那片木耳吃下。

  陆垣衡将口中的苦瓜咽下,问她:“好吃吗?”

  老爷子看着他们恩爱非常的举动更是拍手称好:“垣衡啊,你和知意这么恩爱我就高兴了。”

  孟知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傻兮兮地点头,抱着陆垣衡姿态亲昵:“爷爷,你放心吧,我一定和垣衡好好的!”

  陆夫人脸色难看,还要装出一个月笑打断他们:“来,爸,快吃饭吧,待会菜都凉了。”

  无奈老爷子根本不将她放在心上,置若罔闻端着碗接下了孟知意夹过来的菜。

  饭后,陆老爷子拉着陆垣衡去看古玩。

  陆夫人见老爷子注意不到这边,看着还在吃着饭的孟知意冷笑:“孟知意,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

  孟知意似乎听不懂她的言外之意:“我应该清楚我的什么身份啊,阿姨?”

  陆夫人被她气的要死,油盐不进的主,动不动就装疯卖傻:“你不过是一个筹码而已,有什么资格进我们陆家的门。”

  “咦?”孟知意放下碗,有些疑惑地看她,“阿姨,你说这话,意思就是爷爷承认了你吗?”

  炫耀似的,她露出手上的镯子晃了晃。

  “孟知意!”陆夫人咬牙切齿,“你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我不傻,”孟知意一本正经地解释,眼底却丝毫不见笑意,“阿姨你竟然说我傻,那就让爷爷评评理吧。”

  陆夫人手被她牵着,想挥开,没想到这死丫头力气竟然这么大,本来就是仗着孟知意是傻子故意警告,要是这事闹到了老爷子那……

  陆夫人不寒而栗。

  孟知意抓着她的手就如同链铐,根本挣脱不开,陆夫人还想维持礼仪姿态,却被孟知意拽的一个踉跄,路上还看见了一个之前一直对她翻白眼的女佣,陆夫人气的大骂:“还不快点过来拉走她!”

  那女佣慌乱过来想要拉开两人,没想到孟知意瞅准时机,一把拉住了女佣的手,正好到了二楼口,距离书房一步之遥,孟知意控制不住两人,索性提高了声音大喊:“爷爷——”

  书房内,陆垣衡拿着明朝的青花瓷碗的手狠狠一抖,额头青筋乱跳,这傻子,又惹什么祸了。

  陆老爷子看他这八风不动的样子,急了,一掌拍到陆垣衡身上:“你媳妇叫了,你还不过去看看。”

  陆垣衡被拍的忍不住低咳,陆老爷子这手劲大,再低头看自己根本没有知觉的腿,忍不住摇头叹,在老爷子心中,到底谁才是他亲孙子。

  “爷爷——”见书房里半晌没传来答话,孟知意又提高了声音喊。

  陆夫人早就吓的魂飞魄散,要是她知道孟知意是个这么胆大妄为的主,借她十个胆子都不敢在陆老爷子在的时候威胁她,恨不得跳起来去捂住孟知意的嘴。

  “你闭嘴!”她压低了声音,下意识就想用力掐她。

  孟知意手猛地一松,陆夫人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借着扶梯站稳,一旁的女佣也急急忙忙地扶住她,瞪大的眸子皆是不可思议:“你……你竟然敢推我?”

  孟知意根本不理她,正巧陆垣衡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看了眼兵荒马乱的几人,最后目光落在孟知意身上,有些无奈:“又怎么了?”

  “孙媳妇,你怎么了?”陆老爷子慢了几步,一出来,就看见陆夫人狼狈地扶着扶梯的身影。

  “爸……”陆夫人有些慌乱,连忙就要解释。

  “爷爷,”孟知意根本不给她机会,打断她,一把扑上来站在陆垣衡身侧,理直气壮地叉着腰问,“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孙媳妇?”

  “哎哟小知意,你当然是我的孙媳妇,爷爷巴不得你和垣衡和和美美的。”陆老爷子掐了掐孟知意的小脸。

  “那爷爷你当着阿姨的面说,我看她好像不太信的样子,所以拉着她来让你重复一遍。”

  孟知意说的天真,陆老爷子却拉下了脸,这么多年来对于陆夫人的所作所为,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最近,她未免太过分了。

  “真有这事?”陆老爷子声音怒含威严,沉沉地看了一眼陆夫人,叫她冷汗都下来了。”

  “不敢,爸。”陆夫人低头。

  “我担不起你这句‘爸’!”陆老爷子冷哼一声,“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你这陆夫人的头衔要是不想要了,大可试一试。”

  陆老爷子这话说的就有些不留情面了,陆夫人身影一晃,多亏了女佣在旁边搀扶着才没有倒下。

  “你讨厌垣衡,觉得他碍了你的眼,现在还要来对不起我的孙媳妇,秦素,别让我再知道你有任何这样的心思。”

  陆夫人脸色苍白,眼泪摇摇欲坠,好半晌才低了声音答:“知道了,爸。”

  “知意啊,你放心,以后受了什么委屈,千万要跟爷爷说。”吓完了这边,陆老爷子又是和颜悦色的模样,对着孟知意说。

  孟知意乖巧地点头,目光若有若无地瞟了眼陆垣衡,她可还记恨着中午他塞给自己的那口木耳。

  陆老爷子会意,狠狠瞪了孙子一眼:“还有你,别让我知道你欺负知意!”

  陆垣衡都要哭笑不得,他什么都没有做,这火竟然还能烧到他身上。

  看向孟知意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起来,却应承道:“放心,爷爷,我一定不会欺负她。”

  这背后凉嗖嗖的是为什么?

  孟知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边有人欢喜就有人愁,陆夫人接连吃了哑巴亏,到了晚上忍不住跟陆川抱怨,坐在床上哭的梨花带雨。

  她虽然快四十了,身材却保养的极好,穿着真丝睡袍,有种徐娘半老的韵味,只是这韵味在同床共枕的陆川看来,就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反而被她那一声声猫叫似的哀哭里,哭的心烦意乱起来。

  再加上最近公司事多,回来之后还被老爷子喊去了书房,又是耳提面命的一顿警告。

  陆川这个人虽然人品不怎样,但却是个大孝子,老爷子如此勃然大怒,更是让他将怒火转移到了陆夫人身上,狠狠一拍桌子:“别哭了!”

下一篇:他难以抗拒已婚女上司的风情就投怀入抱?
上一篇:网络时代报纸情感类栏目的忧与喜
相关文章
  1.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学长我们去宿舍做

    阅读提示: 我是陪表姐相亲时认识的雷。他是别人给姨家表姐介绍的男朋友。那会儿我才15岁,也许已经情窦初开,从心里立刻喜欢上了这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后来,他就成了我的...

    0 条评论 4823 2021-09-03

  2. 绝色美艳尤物胯下娇吟 翁熄系列全部

    山林中。沈长青孤身一人走在那里,周围昏暗的环境,没有引起他内心半点波动。这里是南幽府的一座山脉,山中野兽颇多,以前的时候多有猎户入山打猎。但随着进入山中的猎户失踪...

    0 条评论 103 2021-09-03

  3. 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撞着,黑莲花攻略手册

    叮铃铃……“喂?”“喂!马sir,托尼刚才收到一条信息,然后就突然取消交易了,这很反常,我现在有些怕……”“……你现在在哪儿打电话?”“快到元朗,路边早茶店的后巷里!...

    0 条评论 185 2021-09-03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