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情感美文 > 正文

将爱情付给了你,婚姻留给了她

时间:2020-05-17 19:05 来源:网络 作者:用户投稿 阅读: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他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八十岁那年,他在《八十自述》中这样写道:我从圣约翰回厦门时,总在我好友的家逗留,因为我热爱我好友的妹妹。

  

这个妹妹名叫陈锦端。他十七八岁时对她心生热爱,相爱却未能在一起,直到八十岁犹难能忘怀。正应了白居易的那句诗: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有一次,陈锦端的嫂子去香港探望暮年久病缠身的他,当听说陈锦端还住在厦门时,他双手硬撑着轮椅的扶手要站起来,高兴地说:你告诉她,我要去看她!

  

他的妻子廖翠凤虽然素知他对陈锦端一怀深情,但也忍不住说:语堂!不要发疯,你不能走路,怎么还想去厦门?想想也是,他颓然坐在轮椅上,喟然长叹。

  

陈锦端若是知晓这些事,心有何想?

  

爱情给了

  

婚姻给了

  

遇见陈锦端前,林语堂喜欢一个叫赖柏英的女孩。

  

赖柏英和林语堂在同一个村子出生成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去河里捉鲦鱼捉螯虾。他记得很清楚,赖柏英有个了不得的本事,她能蹲在小溪里等着蝴蝶落在她头发上,然后轻轻地走开,居然不会把蝴蝶惊走。

  

她还喜欢在落雨后的清晨,早早起床,去看稻田里的水有多深。

  

她笑起来的时候,多像清澈的湖水,阳光洒下来,明媚一如花都开好了的春天。

  

是否每个男人的生命中,都有那么一个女孩,一起成长,谈天说笑,天真无邪的年纪许下许多美好诺言,他说娶她为妻,她说非他不嫁。

  

林语堂爱赖柏英,赖柏英也爱林语堂。只是后来,一个远走他乡求学,他急于追求新知识、见识新天地;一个留在故乡,她的祖父双目失明,她要照顾祖父,最后嫁了本地的一个商人。

  

人人都说,初恋是男人一生都无法解开的魔咒。后来,林语堂常常还会想起,在故乡,有个女孩,她行在清晨的稻田里,风吹树,树上积雨落,湿了她的发梢、她的蓝色棉布长衫,她忽然就笑起来。

  

时光多疯狂,它使孩童那么快就成长为少年,又推着少年离开故乡,去远方。

  

1912年,林语堂去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这个少年很优秀,在大学二年级时曾接连三次走上礼堂的讲台去领三种奖章,这件事曾在圣约翰大学和圣玛丽女校(此两所学校同是当时美国圣公会上海施主教建立的教会教育中心)传为美谈。然而,于林语堂来说,最好的事是在这儿认识了陈锦端,两人陷入热恋。

  

陈锦端是林语堂同学的妹妹,用他的话说,她生得确是其美无比。才子钟情佳人,佳人爱慕才子。

  

一切就像小说一样,相爱的男女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女方家长站出来,棒打鸳鸯。

  

陈锦端出身名门,她的父亲是归侨名医陈天恩,而林语堂不过是教会牧师的儿子,虽年少多才那又如何,门不当户不对,陈父看不上他。

  

这事情其实寻常,哪家父母不想为自己的女儿物色一个金龟婿呢?

  

他爱她,她也爱他,但他们中间横亘着一条河。这河不比银河,王母娘娘拔簪划河,而牛郎织女终是夫妻,年年七夕尚能鹊桥相会。而他和她,隔河相望,无桥可渡,绝无成亲机会。

  

陈父不给这对恋人渡河之桥,但他愿意为林语堂搭另一座桥。陈父对林语堂说,隔壁廖家的二小姐贤惠又漂亮,如果愿意,他可做媒。

  

这廖家二小姐就是廖翠凤。她的父亲也很不简单,是银行家,在当时的上海颇有名望。

  

林家父母倒很满意陈父的提议,要林语堂去廖家提亲。

  

父母之命不可违,林语堂去了廖家。

  

廖翠凤对林语堂的才气早有耳闻,又见他相貌俊朗,十分欢喜,她愿嫁他为妻。

  

想想多酸楚,他心中挚爱着陈家姑娘,却要和陈家隔壁的廖家姑娘有媒妁之约。可是,他能做什么呢?许多年后,谈及此事,他不无感慨:在那个时代,男女的婚姻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的。

  

最终他下定决心娶廖翠凤,或许是因为,廖母和女儿说:语堂是牧师的儿子,家里没有钱。是的,廖母也不看好这门亲事,但是,廖翠凤很干脆很坚定地回答:穷有什么关系?

  

  

将爱情付给了你,婚姻留给了她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