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情感美文 > 正文

她当过“坐台女” 我能娶她为妻吗

时间:2020-04-20 05:10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Ma 阅读:

  结婚五年,妻子的坏脾气让他每天都生活在压抑和苦闷中,于是有一天,他在醉酒后有了一次放纵。面对他的婚外情,妻子在歇斯底里地闹得亲友同事皆知后,继而提出离婚。离异后,他想娶那个女孩为妻,却因为一件尴尬的事让他犹豫了———

  前妻每天和我吵架

  常听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  
 

 
其实我也是前妻口中的坏男人,在此,我不想为自己曾经对她的背叛作出辩解,因为我知道婚外情的确不对,不过我也从没后悔当初跟她离婚。可现在当我面对第二次感情时,却很迷茫,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娶一个别人眼中的“坏女人”。

  在谈第二段感情之前我还是先说一下自己的第一次婚姻。

  6年前,经双方父母介绍我与前妻相识。我们恋爱半年就结了婚,但恋爱期间我多次提出过分手。记得刚恋爱时,一次我们约好去看电影,因为塞车,我比约定时间迟到了五分钟。当我跑到她跟前跟她解释时,她二话没说接过我递给她的电影票三两下撕碎了,然后拂袖而去。

  那天回家我对父母说受不了她的任性和刁蛮,并当即给她打电话提出分手。可我刚放下电话没多久,她母亲就打电话过来了。我不知道她跟我母亲说了什么,总之那天父母告诉我,他们认定了这个儿媳妇,让我好好和她相处,父母还劝我说一个女人当姑娘时脾气不好无所谓,结婚后有了孩子自然就会好了。第二天,前妻也主动来我家帮我父母做这做那,哄他们开心,我只好又继续跟她交往下去。之后我们的恋爱一直是在这种分分合合的状态下进行的。

  因为我父母和岳父母是同事,用他们的话说两家“知根知底”,于是我和前妻恋爱半年就结婚了。本指望她像父母所说的那样结了婚脾气会变好些,可她一点也没有改观,仍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冲我发脾气。于是我只好盼望有了孩子后她脾气能好起来,结果孩子出生后她的脾气更坏了,孩子哭了她和我吵,说我不管孩子;加班回家晚一点她也和我吵,说我对家不负责故意迟回家。总之我的生活每天都被她高分贝的责骂充斥着。

  认识了一个坐台的女孩

  结婚第三年时,来自妻子的压力已经让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变得害怕回家,害怕看到她,为此我把自己的精力都转移到了工作上,并且在工作之外又和朋友合开了一个小公司。

  因为每天工作很忙,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一段时间后,前妻开始怀疑我有外遇,并且经常给她家人和我父母打电话这样说我。最初可能别人都不信,但随着她说的次数越来越多,她家人真的以为我有外遇了,经常有意无意地提醒我自重。这让我很是气恼。

  2006年5月的一天,我们公司接到了一个大订单,朋友拉我出去庆祝一下。那天我喝了很多酒,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如此放松。吃完饭后朋友又带我去KTV唱歌,还叫了两个女孩过来陪我们唱。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没进过这种娱乐场所,面对女孩的主动我倒有些不知所措,甚至直到后来朋友带她们一起吃夜宵时,我都没敢看一直陪着我的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

  吃完夜宵朋友带着一个女孩走了,走时告诉陪我的那个女孩好好照顾我。我不是傻子,明白朋友的意思,于是我也借着酒劲在宾馆开了间房,可进屋后我便打起了退堂鼓。最后还是那个女孩主动对我说,其实她感觉到我是个好男人,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也会到娱乐场所找小姐。她毫无顾忌地称自己是“小姐”,这反倒让我觉得她不是个坏女孩。

  居然在她面前流泪了

  那天晚上是我结婚几年来第一次夜不归宿。我和这个叫妍妍的女孩诉说了压抑在心里三四年的心事,我当时完全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倾诉对象,我告诉她妻子的任性和无端猜疑,告诉她自己压力有多大,心情有多糟。结婚后,我不知道应该向谁诉说自己的烦恼,我怕父母担心,怕朋友、同事笑话,但这晚面对眼前的陌生女孩,我边说边流泪。而妍妍也开始卸下最初在我面前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我流泪时她甚至把我的头抱到了她的胸前。

  三十二岁了,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散发自情欲的温暖,我也第一次感觉自己像个真正的男人。

  有了和妍妍的亲密接触,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明媚了。我经常给妍妍打电话,找她聊天,慢慢地我也知道她是农村出来的女孩,因为父亲长年生病,所以她才走上这条路为父亲挣医药费。她说自己最初只是陪客人喝酒,结果一次被客人强行玷污后就破罐子破摔了。

  妍妍比我小七岁,她的遭遇是那样的可怜。我告诉她,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会尽力帮助她。朋友知道我和妍妍的事后劝我别认真,说那些小姐只会从我身上捞钱。但是我觉得妍妍不是那种人,因为我们接触了近半年,她只让我帮助过一次:那次她爸爸生病住院,她实在一下子拿不出几千元钱,这才向我开口借了五千元,并且遵守事先承诺,半个月后就还给了我。

  是否娶她我犹豫不决

  前妻发现我和妍妍频繁的通话记录后,她给妍妍打了电话。最初她想骂妍妍,但妍妍“无所谓”的态度让她也没有办法,于是她把矛头重新指向了我。她再次给我身边所有认识的人打了一圈电话,告诉他们我是“有钱就变坏”的男人,然后砸家里所有能砸的东西,再然后跑到我父母家里哭闹着告诉他们,她要和我离婚。父母痛心我的“堕落”,但面对我们的婚姻他们也力不从心了。当前妻再次当着我父母的面歇斯底里地喊着离婚时,我连看都没看她递给我的离婚协议便签了字———我只想趁早走出这种生活。

  我净身出户了,开始和妍妍正大光明的接触。我先是让她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们开始正式同居。

  妍妍是那种善解人意的女孩,也是个懂得知足的人,虽然我们生活有点苦,但是我从没听她有过一句抱怨。今年下半年,我随她回了一次家,她家真的如她当初描述的那样,穷得家徒四壁。但这并没妨碍我对她的感情,从她家回来后,我甚至觉得应该给她一个安稳的家了。

  就在我打算娶妍妍时,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我带妍妍一起外出吃饭,刚好碰到了以前的一个同事,当他看到我和妍妍在一起时,竟然一脸坏笑。我问他笑什么,他说我应该知道,然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走了。正当我一头雾水时,妍妍满脸沮丧地对说,她认识我同事,以前陪过他的。原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接受妍妍的过去,可是从那天开始,我觉得自己心里有芥蒂了。

  如今我和妍妍仍一起生活着,她从没跟我提过什么要求,但我知道她渴望我能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可我此时却担心自己以后仍接受不了她。我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杨笑)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