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情感美文 > 正文

六粒爱情纽扣

时间:2020-03-18 01:00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阅读:

   父亲打开一个布包,里面有存折、房产证之类的东西,他一一交到我手里。而后他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块花手绢。我以为是什么贵重物品,却原来是6粒纽扣:1粒黑塑料纽扣,5粒女式对襟衣服上的盘云扣。也许都是很久远的东西了,塑料扣已有划痕,黑色的布盘云扣也泛白起毛了。

   父亲满怀深情地看着这几粒扣子说:我死后火化时,一定要记着把这几粒扣子放在我的手心里。这是你母亲衣服上的扣子,是我一生最珍爱的宝物。父亲摩挲着这几粒扣子,第一次向我说起了他和母亲的爱情故事———

   我一直告诉你,我和你妈妈是大学同学,是在大学里相爱的。其实,这与事实有些出入。我大学里的女友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你妈妈是那个女孩子的好友。你妈妈为人热情,凡事总替别人着想,所以我和你妈妈也渐渐成了好朋友。

   大学毕业后,你妈妈和我的女友一同留在了北京,而我响应号召支援三线建设,去了四川。

   那时交通很不方便,我工作的地方在大山里,从那里到最近的火车站,要先走5个小时的山路,再坐4个小时的汽车,到北京还要坐三天两夜的火车,我和女友只能一年见一次面。

   两年之后,我提出结婚,女友说,你还是调到北京再说吧。可调入北京,那是多么困难的事啊!再说,我是搞铁路设计的,到四川去就是想修铁路,到北京干什么呢?我希望她能随我去四川。可她生在城市长在城市,又听说四川苦,就不愿离开北京。

   我们谈崩了。

   本打算在北京过年的我,气冲冲地提着包去了火车站准备回四川了。你妈妈听说后,急忙跑来拦住我,说她要再劝劝我那女友。我知道事情不可挽回,执意要走。你妈妈没有办法,她把我拉到附近的小饭店,叫了几样菜,要了两盘饺子,说:再怎么也得吃点东西热热和和地赶路,也算是提前给你过个年吧。

   正吃着,你妈妈看见我上装的一粒扣子没了,她马上起身去买扣子。结果没买着,她两手空空地回来了。我说:一粒扣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她说:你要赶那么远的路,没有扣子冷风直往脖子里灌,感冒了怎么办?

   她想也没想,就低头从自己的外套上扯下一粒扣子,向店主借了针线,一针一线地把那粒扣子缝在了我的衣服上。她又害怕其他的扣子也不牢靠,就把所有的扣子都钉牢了……

   孩子,也许你妈妈当时什么也没想,她天生就是一副热心肠。可是,当我看着她那么细心地为我缝扣子时,让刚被人浇了一盆凉水的我,心里热烘烘的……

   从这以后,我和你妈妈开始通信了,我们的友情慢慢转化为爱情。又过了一年,你妈妈在我不知晓的情况下,自己联系好单位,放弃了北京户口和安逸的工作,千里迢迢来到了我身边……

   我们平静幸福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70年。那时你妈妈刚生下你不久,我突然被打成了右倾分子。几番批斗之后,我被押到更偏远的一座大山里去养护铁路。

   你妈妈含泪给我收拾行李,将家里所有的鸡蛋、腊肉都煮好放进我包里,临走时她又脱下身上的棉袄让我换上。那是你妈妈最喜欢的一件棉袄,缎子面,黑底红花,丝绵里子,缀着盘云扣,是你姥姥亲手给她做的嫁妆。

   我不肯穿,你妈妈以为我嫌这是女式衣服,就说:穿在里面,没人看得见。山上冷,穿上丝绵做的袄子御寒。丝绵又轻,干活时也利索……我就这样穿着带有你妈妈体温的袄子,走上了改造之路。

   那里的环境非常艰苦,吃不饱,住的地方不挡风不遮雨。更让人受不了的是,我再也不能搞铁路设计了,也不知道哪天才能重新拿起心爱的绘图仪。同来的几个人,常常绝望得大哭,有人甚至想到了死。我没有。

   天寒地冻的夜晚,我一遍遍抚摸着穿在身上的棉袄,遥想着远方燃着昏黄灯光的家,想着在灯下忙碌的你妈妈,还有我们天真可爱的一双儿女,我想,我这辈子欠你们娘儿仨的太多,所以再大的委屈我也要忍受着,再艰苦的日子我也要熬下去……

   那两件衣服后来都烂得不能再穿了,我就拆下了这些纽扣珍藏起来,一共是7粒……

   听着父亲的讲述,我早已说不出话来。我接过父亲手中的纽扣握在手心,感到那上面还留存着炙热的温度。

   父亲和母亲是世上千万对平凡夫妻中的一对,他们的婚姻生活,没有激情,没有浪漫,岁月的纷乱让他们记不住结婚纪念日,更不会在情人节互送鲜花与巧克力,他们彼此熟悉到几乎要忽略对方的地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