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情感美文 > 正文

我等着你回来

时间:2019-12-10 03:06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阅读:

没有繁文缛节,松山健一和李阿秀上演文学作品里偶现的一见钟情。

  

松山死于松山——前一个松山是人名,后一个松山是地名。松山死时,怀里揣着3封信和1张黑白照片。56年后,松山的遗物抵达李阿秀的手上。李阿秀捧着共有9个弹孔,布满发黑的斑斑血迹的遗物,没泪,只反反复复说:看到这些,我就看到了松山,我就回到了昨天。

  

昨天?确实就在昨天,祖籍中国广东的17岁的李阿秀和堂姐去达尔文港,认识了来自日本京都府的松山健一。

  

堂姐快结婚了,在悉尼开杂货店的祖父答应赠她一条珍珠项链。堂姐提要求:一,我要自己去澳北海岸选购珍珠;二,我要自己确定珠宝加工店。

  

船在海上起伏,李阿秀的眼睛瞪得溜圆。精美的珍珠竟如此得来?采捞工一个猛子扎进深海,赤手空拳捞出一个个珠贝,再从贝壳里剥离出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船主指着攀援船帮而上的壮实小伙骄傲地说:松山,整个达尔文港最勇敢,技术最高超的珍珠采捞工人。

  

松山上船,在绑在腰间的网兜里一掏,掏出一捧珠贝;轻轻一扣,贝壳一分为二;大拇指一推……转眼,手掌上已是一片灿烂。

  

堂姐惊喜尖叫:哇,好大,好亮。李阿秀也啊一声,没词儿了,却扯下扎头发的丝巾,嘴里吸着寒气走向松山。松山瞅瞅丝巾,瞟一眼自己的右胳膊,好长一条口子,血渗得凶。松山微笑:蹭破点皮,常有的事。抬头看李阿秀,李阿秀的头发去了丝巾的束缚,海风吹拂,一缕黑丝遮面,精致的脸蛋便烟雾蒙蒙了。

  

松山逐个捏着珍珠对着阳光眯眼打量,最后拣一枚放在李阿秀手心:送你。

  

珍珠大如葡萄。

  

没有繁文缛节,松山健一和李阿秀上演文学作品里偶现的一见钟情。

  

祖父第一个反对。这位早年从广东高州漂洋过海流落澳洲的中国农民,曾在昆士兰种菜为生,后拥有足以和三个同乡合资购买一家小农场的资本。但几番洽谈即将拍板前,农场被一户日本家族高价横刀夺爱。时过多年,祖父仍耿耿于怀,怒吼:你知道抢去我们农场的日本家族叫什么吗?他们叫松山。

  

父亲第二个反对:阿秀,你知道不,小日本正欺负咱中国,日本人一个个都骑到咱中国人头上拉屎拉尿了,你还叫着喊着去嫁日本人,你这不是卖国贼吗?你这不是成心将咱们李家的脸丢尽吗……

  

李阿秀想对祖父说,日本的姓氏虽稀稀落落,但她的松山健一未必跟半路杀出劫走小农场的松山家族有瓜葛。但李阿秀终究没动嘴。20世纪三十年代,即便走出国门的中国家庭,旧传统依旧坚固,年岁越长越权威,晚辈哪能挑战?

  

李阿秀又想与父亲理论。爱一个人而嫁给他,与上纲上线的卖国贼丝毫不沾边,更别提丢李家的脸了。可她照样选择了沉默。父亲生于澳大利亚,仅被祖父送回中国广东乡下读了3年私塾,但父亲开口闭口只以中国为祖国,对日本霸东三省,攻卢沟桥,战上海……步步紧逼欲奴役整个中国早怒火冲天。

  

莫须有的家仇,遥远的国恨,没能冷却李阿秀心底的火焰,她默默打点行装。母亲偷偷将一团东西摁进女儿的行李,嘴未张,眼先红:秀,拿去,莫声张,妈的旧首饰,去换点钱……顿顿,叮嘱,秀,我们客家女人,爱一个人,就一生一世跟随他,不因贫穷,疾病而离弃,不因地位权势而三心二意……

  

李阿秀与松山健一结婚了,没嘉宾,缺喜宴,他俩安家在达尔文港一处简陋陈旧的寮屋。那是1939年9月。此时,在东方,日本侵略军正与中国国民党薛岳兵团激战长沙。在西方,希特勒的德军势如破竹,闪电入侵波兰,挥舞屠刀实施种族灭绝政策。可新婚的小两口将枪林弹雨的世界通通忽略不计了,眼里只有甜蜜。

  

半年后,李阿秀怀孕。可惜欢庆的心情还没享透,哀愁已铺天盖地奔来。松山说:阿秀,我必须回国,帝国需要我去报效,天皇需要我去尽忠。达尔文港原有2700多名日本籍珍珠采捞工人,松山是最后离开的20多人之一。

  

登船,牵手两依依。松山忧戚,劝阿秀:你回到父母身边去吧。阿秀垂泪,摇头。李阿秀心里反复念叨的,口里默默咀嚼的,是同一句话:我等着回来等着回来……

  

松山一去,杳无音讯。阿秀给日本写信,信亦如黄鹤一去不返。李阿秀抚摸着愈来愈隆起的肚皮,唯有心慌慌。孩子终究落地,取名松山健二——松山离去时嘱咐:如果生男孩,就取名松山健二,如果是女孩,就叫松山秀子。

  

  

我等着你回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