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樱桃一颗颗夹碎 小妖精干到你三天下不了床

用户投稿 2021-09-09

  乐悠悠只好点头:“好吧,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拜拜。”

  “好,拜拜!”戴佩姿礼貌以对。

  出了病房,乐悠悠赶紧去了趟洗手间,将两个袜子都脱了下来,露出白皙的双腿肌肤。一想到自己刚刚在那个男人面前出糗,还被占尽了便宜,她真的有些欲哭无泪。而腿上更是冷飕飕的。

  噩运似乎还没有完。

  在过道走了几步,悠悠没有注意到地上有一摊水,然后脚下打滑,整个人向后仰去。不会吧,又要出糗?悠悠认命得闭上了眼睛。

  “这次,是你主动投怀送抱哦。”东方展扬刚巧路过,长手一伸,及时从背后揽住了她的纤腰,声音又轻又低沉:“原来你还蛮重的嘛。”

  乐悠悠站直的同时朝天翻了个白眼,她宁可摔倒也不想得到他的帮助,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呀。

  见她想走,东方展扬拉住了她的手臂:“小姐,你不懂礼貌吗?”

  “谁是小姐?”乐悠悠不服气。如今,很少有女孩子希望被人称呼为小姐,尤其从他口中说出来,就更觉得别扭。

  东方展扬疾步走到她面前,与她晶亮的眸子对视:“请问你如何称呼?”

  乐悠悠忽然冲他一笑,嗲声说:“对不起,我们认识吗?你不配知道我的姓名!”

  “原来你还学过变脸绝招啊!”东方展扬高挑的身材带着某种压迫性,他双手环胸,探究着她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像个流氓?”

  “恭喜你,答对了。”乐悠悠损他:“不然呢?”

  “昨晚真的是个误会!”东方展扬强调:“我可以解释的。”他不是坏人,他不希望她有这个想法。

  “我不想听,事实就是事实,解释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乐悠悠不得不在心里承认,他真的很高,以她一米七十二的身高来判断,还有大半个头的差距,这令她在气势上永远低人一等。

  “小姐,我觉得你太武断了!”东方展扬想要理论。

  “喂,你还叫?!”乐悠悠不再理会他:“让开,我要走了!不见!”她不想跟他说再见。

  她走他也跟着走。

  “我麻烦你、拜托你,别跟着我行不行?!”乐悠悠的好脾气在他身上完全化于无形。他的存在,就像紧箍咒,让她想动弹都难。

  东方展扬嘴角含笑,她现在对他的态度,就像情人间的小摩擦,没有矫情,完全自然真实,和其他女生全然不同。

  他的笑容很碍眼,悠悠拿他没辙,只好当他是空气的存在,脚长在他的腿上,而且这里又不是她家开的医院,她径直走向了地下停车场,可没有想到他一路跟随。

  乐悠悠简直无语,也赖得再理他。可当她走近自己那辆红色的现代时,沮丧得发现钥匙不见了!自己只带了一个手包,里面除了钱包和手机,空空如也。

  东方展扬走近她:“怎么了?遇到麻烦了?”

  乐悠悠狠狠瞪他:“我说了,你果然是我的扫把星!”事实再次证明如此。

  东方展扬指指她的车:“现代,是你的车?”他没有歧视的意思。

  乐悠悠还是没好脾气:“难道还是你的吗?”她想恶笑,却发现笑不出来。

  “你到医院来是不是吃了一吨火药?”东方展扬取笑她。

  “你还不走?”乐悠悠催他,自己却站着没动。

  东方展扬反问:“那你怎么不走?”

  “我、我想在停车场多待一会儿,你有意见?”乐悠悠没给他好脸色,这个男人很有问题,总是偷亲她,又喜欢跟踪她,难道他有怪癖?想到这个,悠悠浑身汗毛一竖。

  东方展扬微微一笑,说:“那麻烦你走远点。”

  “凭什么?这里是你家吗?”乐悠悠有些气不过,这地盘又不是他的,凭什么呀?

  “对不起,是你挡住了我的车道。”东方展扬指着自己的车:“真巧,我们的车做了一次邻居。只可惜,没有亲密接触。”他意有所指。

  乐悠悠一个头两个大!现代的旁边停着一辆高大的路虎,就像小妹妹旁边站着一位大哥哥,而她刚巧挡在了路虎车的前面。没办法,她尴尬挪动步子,闪到旁边:“请吧!”希望他赶紧开车走人。

  东方展扬打开了路虎的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然后手里多了一串车钥匙:“我想,你在找的是不是它?”

  乐悠悠瞅了一眼:“这是我的车钥匙,怎么会在你这儿?”她走过去想要回来:“快点还给我!”他绝对是故意的。

  东方展扬躲避她的魔爪:“NO,就这么简单吗?”

  乐悠悠急了,跃上半个身子去抢夺他手里的车钥匙:“你给我!你这个强盗,是不是在电梯里的时候偷去的?”她只有这么以为。

  东方展扬偏不如她的意,身体更加靠后,乐悠悠几乎整个上半身都趴到了他的身上,两人的姿势说多轻佻就有多轻佻。

  “给我,快点给我!”乐悠悠气急败坏:“你这个混蛋!强盗!这是我的钥匙,你是小偷。”

  东方展扬却气定神闲:“给你什么?我吗?我的吻倒是有很多。是你主动趴上来的哦,要不要?”他耍赖。

  “恶心!懒得理你!”乐悠悠这才发现自己处的位置有多么尴尬,赶紧离开路虎车一步之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小心我告你偷窃。”

  “呦,有人发飙了!”东方展扬紧紧握住车钥匙:“这是我在地上捡的,怕失主着急,就放在了车里。可某人却认为我是偷来的,还要告我偷窃罪。那行,我也可以告她诽谤罪!”

  “你这人要不要脸呀?还是本来就没有脸?”乐悠悠急得快哭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刀枪不入的她斗不过啊。

  “告诉你,我是吃软不吃硬。”东方展扬笑容灿烂:“如果你肯说几句好话,道个歉,或许我就考虑把车钥匙还给你。怎么样?”

  “你做梦!”悠悠存心和他杠上了。

  “那好,再见!”东方展扬关上车门,发动了路虎。

  “喂!把钥匙给我!那是我的钥匙!”乐悠悠冒险拍打着路虎车的车窗:“你这个混蛋,拿别人的东西算什么男人?”

  东方展扬滑下车窗:“敲坏了,你赔!”他当然没有真的生气。

  乐悠悠一咬牙,果断拦在了路虎车前面,大声对他说:“有本事你就开过去吧!”这是最后的绝招。

  对于她的行为,东方展扬很激赏。很久没有哪个女孩子能让他有种青春萌动的感觉,就好像你很想留住她,很想和她说话,看着她笑,看着她生气。除了曾经的那个人。

  于是,他熄火,下车,然后缓步走到她跟前,看着她生机蓬勃的脸:“怎么样,道歉吗?”手里帅气晃动着车钥匙。

  “对不起。”悠悠愤愤不平得从齿缝中憋出三个字。好女不吃眼前亏,悠悠心里对他做着鬼脸。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到!”东方展扬憋着笑意,他喜欢看她眉毛上扬,那不屈服的样子。

  “对不起!”乐悠悠大吼一声,恨不得喊聋他的耳朵。

  车钥匙抛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顺利落入悠悠的手里。她拔腿就走,再不走人她怕自己会疯掉的。这个男人她惹不起,却能躲得起。

  “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东方展扬在后面说。

  “既然不会再见,何必知道名字。”乐悠悠开了车门迅速上车,果断发动车子离去。就让他永远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吧,永不再见。

  东方展扬看着她的现代离去,手机响起。

  他接听:“奶奶,我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去买你最喜爱吃的蛋挞,你要好好躺在床上等我回来,病人就要听医生的。乖,一会儿见。”

  乐悠悠直接开车去了一家女性内衣专卖店,想给自己买一打丝袜穿。花店里做事有一样很不幸,就是不能经常穿裙子,一不小心就会被勾破,防不胜防。她很少在工作的时候穿裙子,尤其是短裙。

  女老板很热情,推荐了丝袜,又向悠悠推荐内衣,本来她是没打算买的,无奈耳根子软,再加上自己的确有一阵子没买了,就选了两个合身的罩杯,付完钱走到门口,她的脸上出现条条黑线,那个该死的人渣又在跟踪她。

  路虎就在现代旁边,不是跟踪是什么?悠悠气呼呼走了过去,一看车窗,里面没人,号牌的确是那个人渣的,她有留意过。

  “嗨,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东方展扬拎着蛋挞从一家高端蛋糕店出来。

  “巧你个头。我拜托你,别跟踪我,Ok?”这两天是不是自己走霉运,为什么走到哪里都会碰见这个瘟神?悠悠悲观得想着。

  “要吃吗?我请客。”东方展扬提起自己手里的袋子:“只是巧合而已,别多心哦。”

  悠悠很想用指甲划他的脸,谁让他笑得又帅又欠揍的样子,男人她见得多了,这么帅又这么死皮赖脸的却很少见:“不用了,谢谢,你留着慢慢吃吧。”小心噎死你。

  “啊哈,你终于学会说谢谢了。”东方展扬像发现了新大陆。

  “让开,我赶时间。”悠悠没好气得说。

  东方展扬站着没动:“旁边很宽敞啊。”他有意和她唱反调。
  悠悠的手忽然一扬,手里的纸袋子从他身前抡过,里面的物品却像存心和主人作对,统统跑了出来,甩到了地上。

  黑色、肉色的长袜,粉色、红色的内衣,均以耀目而魅惑的姿态呈现在东方展扬眼前。乐悠悠的脸莫名滚烫,就好像自己只穿着薄薄衣服站在他面前的感觉。她心慌慌得蹲下,迅速捡拾着自己的物品,只想马上离开。

  东方展扬绅士得蹲下:“来,我帮你!”

  “住手!”乐悠悠喝斥一声:“我自己来!”她不清楚此时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慌乱?羞怯?受挫?

  东方展扬看着地上显眼的粉红色的衣服,不禁调侃:“哇,你的身材真的很不错哦!”

  悠悠气极,她很想将东西全扔到他脸上,然后大声对他说:你喜欢就拿走吧。只可惜,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不能这么做。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名声都毁在这个人渣的手里。

  物品装回袋子里,悠悠提起来就想走,结果啪啦啦,又都掉了一地。她一看,这下子彻底糗大了。原来这个袋子底部是通的。

  东方展扬看着她微笑,好像她在表演喜剧似的,殊不知,他的风采更加迷人。

  “不许笑!”悠悠出言恐吓:“小心笑到下巴脱臼。”她不喜欢他此时的笑容,更像是幸灾乐祸。

  “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东方展扬轻松逗她。

  内衣店老板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刚才那个袋子是坏的,我给你换一个,欢迎下次光临。”

  “老板,你害死我了!”悠悠发泄自己的不满。

  女老板看着东方展扬,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哎呦,怕什么,你男朋友不会介意的,女人呐,只穿着这个的时候最漂亮。”风骚老板冲他点头。

  “你说什么啊,谁是我男朋友?唉,算了。”乐悠悠不想解释,拎着东西开车走人。车上,悠悠一直在想着同一个问题。是不是最近她开始走背字,因为无论在哪里都会遇到这个扫把星,让她手足无措、优雅全无。

  一整个下午,乐悠悠都显得意兴阑珊,心不在焉的样子连两位男性员工都看不下去了。

  “老板,你是不是失恋了?”刘宇昂问,同情的眼神不断在老板身上游移,很是同情的样子。

  “去,我们老板没有恋爱又哪来的失恋?”钱子枫为悠悠说话。

  “我的印堂是不是发黑了?”悠悠摸摸自己的额头:“我感觉眼前一片迷茫。”她调侃自己:“也许我该去买个护身符戴戴。”

  钱子枫将一朵半开的玫瑰花去掉多余的枝叶送到悠悠手里:“悠悠老板,你就像这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还没盛开,是最美的时候。”

  “疯子,你又拍马屁是不是?”乐悠悠看着钱子枫:“我喜欢养花卖花,却不喜欢收花,你还是送给别的女生吧。”她苦笑。

  “你在我眼里是最美诶!”刘宇昂忽然唱了起来。

  乐悠悠将花丢了过去:“要唱到KTV去唱,做事!”

  “老板,我是为你解闷,你却不领情。”刘宇昂笑着说:“花都送完了,你让我们做什么?”

  “佩姿在医院,不如你们去看她吧。别送花,买点吃的去。”悠悠出主意:“她喜欢吃苹果,你们带些水果去吧。”

  “好。”刘宇昂收了玩闹的心。

  “你一个人行不行?”钱子枫问悠悠。

  “我是老板,你说呢?”悠悠催他们:“快点走,看病人要趁早。”

  两个男人终于在悠悠的注视中开车离去。

  悠悠松了口气,终于有时间好好发呆了,她还没有从上午的事件中脱离出来,总觉得眼前晃动着那张可恶而帅到掉渣的脸。

  “你好,我找这里的老板!”一位身着休闲时装的男士走进来。

  悠悠吓了一跳,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然后才说:“欢迎光临,您刚才说什么?”她没听清楚。

  “哦,我找花店的老板。”男士四十岁左右,头发打理得很整齐,笑容规规矩矩,一看就像个文秘工作者。

  “我就是,请问您想要什么花?本花店花品齐全,服务周到。”悠悠又露出职业笑容。

  男人递上自己的名片:“我是明宇贸易公司的总裁秘书叶向东。是这样的,后天晚上是我们公司二十周年庆典,我们已经洽谈好了一家广告公司代理宴会业务,可惜他们不提供花卉装饰,所以,我想亲自来谈谈这方面的业务。”

  见有生意上门,悠悠暂时将个人烦恼抛诸脑后,和这位叶秘书攀谈起来,不出半个小时,就将这次合作意向确定了下来。

  “那我能看一下宴会大厅的格局吗?这有利于花卉的设计。”悠悠提出意见,完全专业人士的口吻。

  “当然可以,你现在方便吗?我们可以马上过去。”

  悠悠欣然同意了。

  “你坐我们的车去吧,回头我再让司机送你回来。”叶向东主动说。

  对方如此热情,悠悠没有拒绝。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万尊酒店。悠悠那个后悔啊,都怪自己事先没有问清楚,现在想退场都不好意思。

  “有什么问题吗?”叶向东看出了她的犹豫:“万尊是知名酒店,在这里举办宴会很适合明宇如今的社会地位。”

  悠悠尴尬地一笑,摇头说:“没有,我们上去吧。”她是多想了。

  “我们的宴会将在顶楼大宴会厅举行,届时将是一个自助餐的形式。”叶向东边走边说:“我们老板不是喜欢排场的人,但是该有的礼节一样都不能少,要求温馨、简单明快,有宾至如归之感。”

  两人坐电梯直达顶楼。

  悠悠随着叶秘书进入大厅。有工作人员正在做事,一个舞台初见雏形。旁边放着一架钢琴,用白布遮盖着。宴会空间很大,足够容纳数千人。

  叶向东继续说:“届时这里会有一场小型演出。舞台设计也是以温馨浪漫为主,我们的员工很多都非常有才华,到时候可以上台表演,一定非常不错。这也是我们老板的意思,希望大家共同度过一个美丽的夜晚。当然,必要的鲜花可以拱托气氛,是绝对不可少的。”

  随着叶秘书的描述,乐悠悠心里构思着花卉的形状,也想象着晚会将会呈现的温馨和感动。然后,她的目光落在了那架钢琴上:“你们的员工真不错,还有会弹钢琴的。”

  叶向东笑了笑,说:“这是一份特殊的礼物,我们老板一定会喜欢的,不过,暂时保密。”

  “好吧,你们的要求我都记下了,后天晚上五点之前,我会安排好这里所有的花卉布置,请不用担心。本花店虽然人手不多,但承接过很多类似的宴会布置任务,相信你们的选择是对的。”

  “那真是太好了,期待你们的花卉可以为现场带来另一种视觉享受。”叶向东说得不卑不亢。

  “没问题,应该是画龙点睛之作。”悠悠非常有信心得表示,不是她夸口,她的团队是最棒的。

  双方结束了愉快的交流,直到悠悠回到花店,这才想起花材是够了,可惜人手好像不够用。

  钱子枫和刘宇昂一回来,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做事。花店工作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很清闲什么时候会很忙。

  三人的任务很多,悠悠指挥若定,两个男性员工也是全情投入,忙得很开心,直到很晚,才宣告一天结束。

  悠悠很晚才回到住处,李爱薇不在,又累又饿之下她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腹内空空,她打开冰箱寻找可以裹腹的食物。

  一抬眼,悠悠看到冰箱上方放着一个首饰盒子:“这个爱薇,每次都乱放东西。”她自言自语着,拿起小盒子习惯性得打开一看,思绪不禁又涌了上来。

  盒子里装的就是那枚耳钉。

  乐悠悠将它放在手心看着,爱蜜说这是钻石的,如果是真货,丢了活该,谁让他乱欺负人。悠悠对着耳钉说:“耳钉啊耳钉,希望你的主人今天梳头掉头发、洗澡又停水、喝水被烫口!”说着说着,连她自己都觉得好笑,自己是不是太幼稚了。如果这样都灵验的话,她可以去做算命师了。

  “阿嚏!”东方展扬忽然打了个喷嚏,浑身一冷。

  “展扬,明天晚上你可要穿得帅点哦,要给足你爸爸面子。”母亲秦安娜对宝贝儿子说:“不过,我生的儿子穿什么都是最出色的。”

  “妈,你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呢?”东方展扬在自己偌大的衣帽间里挑选着出门行头:“你还是顾着你自己吧。”

  “你就别担心我了,明天上午我会去美容、做头发,下午睡个美容觉,晚上好好陪着你爸爸出席这人生重要时刻。”秦安娜虽年过五旬,但丝毫没有年过半百的影子,这或许归功于每天的锻炼和完美的保养。

  “是啊,爸爸太不容易了,二十年,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东方展扬看着自己风韵犹存的母亲:“妈妈,你也辛苦了,还有,身材保持得不错。”
  秦安娜顿时笑容满面:“你才辛苦呢。妈妈不辛苦。妈妈有你爸爸陪着,觉得很幸福。只是你什么时候才可以给我们一个交代啊?”

  东方展扬开始装糊涂:“交代?什么交代?”他穿上合身的西装,米色的,量身定做,剪裁大方得体。

  “每次说到这个你就装傻,妈妈知道你的心思,她不会回来的,你还等她做什么?”安娜脸色一黯。

  东方展扬看着别处:“我没有等她,她不值得我等。”眼底的落寞一闪而过,却被他掩饰得很好。

  秦安娜拍着儿子的肩膀:“妈妈不是催你,只是我和你爸爸都会老的,我们只是希望你可以获得幸福,即使再多的金钱都买不到真正的爱情,懂吗?别敷衍自己的真心!”

  “好啦,你还没老呢,这么啰嗦。”东方展扬穿戴齐整:“这样你满意了吧?”

  秦安娜伸手为儿子打领带,边说:“妈妈希望有一天,可以有个女孩子也像这样帮你打领带,然后含情脉脉得看着你,对你微笑说:老公,我好爱你!”

  东方展扬笑得很是帅气:“妈,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家里那么多佣人还不够你打发时间吗?”

  “妈妈这是在为你打气呢。”秦安娜忽然察觉了什么:“飞扬,你的钻石耳钉呢?”

  “掉了。”东方展扬无奈得说,他真的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掉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说掉就掉了。”安娜看着儿子的脸:“你是不是送给什么女孩子了?”她心中一喜。

  “没有,真的是掉了。不是还有一个嘛,下次我戴上去见奶奶。”东方展扬看着自己的钻石手表。

  “这是奶奶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着办法。”秦安娜让他自己解决。

  “好,我去上班了,晚上见。”东方展扬指着手表:“我上午还有一个重要会议。”

  “去吧,小心开车。”秦安娜温和地看着儿子离开衣帽间。

  东方展扬回了自己房间,抓起手机和车钥匙就下楼,然后开着宝马离开了别墅。家里的车库有不下十辆的名车,开哪辆出行要随他的心情。

  这辆宝马陪了他几年,今天的他忽然有些怀旧。车载音响里播放着老歌,东方展扬的心情陷入某种怀念中。

  他自认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对于过去的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总是会在某个时刻突然想起来,心情多少会受些许影响,可他也明白人该往前看的道理,人不能总活在过去。

  路上车辆很多,他不得不集中精神开车,抛去了脑海中若有似无的淡淡哀愁,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缅怀过去。在一个路口转弯没多久,他的宝马忽然不动了。车子熄火了。

  什么情况?东方展扬皱眉,试了试,还是不动,他正要下车,却看到路旁一个忙碌的身影,那是一家花店。

  东方展扬果断下车,然后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却愕然发现手机竟然关机了,这才想起,昨晚忙到太晚,忘记充电。于是,他向花店走了过去。

  “嗨!我们又见面喽!”东方展扬绽放魅力无敌的笑容,想不到会是她。

  一抬眼,乐悠悠手里的剪刀瞬间掉到了地上,这个人渣怎么又出现了。他到底想干什么?悠悠心慌意乱着。

  “喂,你听到没有?”东方展扬说:“我想••••••”

  “我想你可以离开了,这里不欢迎你!”乐悠悠不再理睬他,忙着捡起地上的剪刀,埋头修剪要用的玫瑰花,心说那两个帮忙的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东方展扬继续笑容盈盈:“我想买花,这样可以了吧?”看到她,他的心情瞬间就恢复了,感觉心中阳光灿烂。

  “不可以。”悠悠矫情。

  东方展扬看到花店外面放了许多花篮,还加了绶带,上面写着恭贺明宇贸易公司二十周年庆的字样,他眉毛一扬,问:“这些字是谁写的?”

  “对不起,无可奉告!”乐悠悠无视他。

  东方展扬说:“好,不说也行,迟早我会知道的。”

  乐悠悠白皙的脸庞上满是不屑:“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这个人渣!”她的口吻更像是情人间的赌气。

  “好吧,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东方展扬指着自己的手机:“我的苹果没电了。我赶时间。”

  “不好意思,我的手机倒是有电,可就是不想借给你。”乐悠悠有注意到他的车:“你的路虎呢?”

  “今天它休假,可宝马现在给我罢工了。”

  “活该!”悠悠送给他两个字。

  东方展扬看了她一眼,继续说:“我想打电话通知拖车,可手机没电了。”东方展扬看着手表:“我真的还有急事。”

  乐悠悠忽然心情大好,她想起了早上的诅咒:“啊哈,真的灵验了。”原来老天爷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你说什么?”东方展扬没有听清楚。

  “不好意思,先生,那边有公用电话亭,麻烦你自己过去打电话。这个不用我教你吧?”乐悠悠故意糗他。

  “如果我有零钱早就去了。”东方展扬弯腰从养花桶里选出一枝最漂亮的百合花:“这个多少钱?我买了。”

  乐悠悠没再为难他:“九十八元!”她狮子大开口。

  东方展扬利索得从皮夹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她,他等的就是那两个硬币。

  乐悠悠找出两个硬币丢给他,正想说点什么,他忽然将花送出:“喏,这个送给你!”

  绅士的着装,迷人的微笑,还有手里的鲜花。乐悠悠立刻就愣住了,耳朵一阵发热,好像做错了什么事,却没有伸手去接。她该接受吗?

  东方展扬没生气,他将花放在了玻璃茶几上,拿了硬币没说再见,只是朝她挥了一下手,就急急跑到马路对面的公用电话亭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乐悠悠有片刻的愣神,盯着他送的百合花,她的心里忽然觉得,原来人渣偶尔还是像个人的。

  “老板,想什么呢?”刘宇昂忽然闯了进来。

  乐悠悠赶紧将那枝百合花收起来,放到了高处:“我是在想,你小子和疯子什么时候才能来做事,我都快忙死了。”

  “我们这不是来了嘛。”钱子枫也及时出现:“老板平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会偷懒呢。”他又问:“外面那辆宝马谁的?还是老款呢,这么专情的不多啊。”感慨着。

  “不知道。”乐悠悠说话的同时悄悄瞥了一眼马路对面,刚巧看到人渣坐上一辆出租车走了。想来,他为了赶时间,连宝马车都不管了。

  三人开始忙碌。

  乐悠悠边做事边注意宝马车的动静。过了很久,她有看到来了一辆拖车将它拖走了,心里才觉得莫名踏实。

  “老板,你这里插错了吧?”钱子枫忽然开始发难:“这里应该用玫瑰花的,你插了勿忘我!”

  乐悠悠心虚的样子,手里的动作都僵硬了,嘴上却不承认:“我想试试勿忘我的效果,不行吗?”

  “行,行!”钱子枫说:“你思想开小差哦,想什么呢?”他一脸探究的表情。

  “我想有个家,不用太大的地方。”刘宇昂很喜欢哼歌。

  乐悠悠自然是不会告诉他们的,就用老板的身份来压他们:“你们很空吗?赶紧做事,继续!”

  天黑打烊的时候,他们终于按计划完成了一大半的花篮制作,另外一小半留到明天完成。

  第二天下午,悠悠将运送花篮的工作交给了宇昂和子枫,她自己则开着现代先去了万尊酒店,那里还等着她的现场设计。

  刚进入宴会大厅,悠悠就被现场布置吸引住了目光。与昨天来的时候完全不同,现在给她的感觉,整个装饰既温馨又不失端庄,就好像一位打扮得体的贵妇,散发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

  宾客显然还没有入场。悠悠松了口气,又仔细观察了地形和宴会布置特点,心里已经有了最后的花型设计方案。

  刘宇昂和钱子枫也很快就到了,悠悠通知了叶向东,叶秘书及时出现在宴会厅内,派人将所有漂亮的花篮放置妥当。

  而在两位男性助手的帮助下,乐悠悠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花艺设计才华,不出一个多小时,搞定了现场所有的花卉布置,让整个宴会现场显得更加温馨迷人,充满了现代感。

  阵阵花香弥漫。

  钱子枫和刘宇昂率先离场,悠悠收了钱,正想离开,却被叶向东拦住了:“你们的花卉设计得非常棒,我们老板一定会满意的,谢谢。”

  “不客气,你们是客户,让客户满意是我们的宗旨。”悠悠说着台面上的话:“如果以后有机会,希望我们可以再合作。”

  “好的,好的。”叶向东看着她:“呃,恕我冒昧,花篮上的字是你写的吗?”

  “嗯,都是我写的,不好吗?”乐悠悠皱眉。

  “不,是非常好!”叶向东肯定得表示:“字体很漂亮,大气磅礴,真想不到女孩子的字能练成这样。”

  “叶秘书,你过奖了,没事我就走了,再见。”乐悠悠想要退场。

下一篇:写给儿子,降生就是幸福
上一篇:情思中秋,望月洒泪
相关文章
  1. 乖把樱桃一颗颗夹碎 小妖精干到你三天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手机换了一台又一台,但是,他的电话卡却一直没有换,号码不换,是因为,有一条短信,他要一生保留着。 这么多年以来,他也和很多的年轻人一样,做着拇...

    0 条评论 123 2021-09-09

  2. 夜玩亲女小妍全文阅读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

    空明在心间 -----紫风铃 好久没有下雨了,很喜欢下雨天的味道,一个人静静地走在雨里,冷冷的雨轻轻地打在被风吹起的发梢上,雨水顺着发丝滑到了面颊。 好久没有淋雨了,总是想...

    0 条评论 108 2021-09-09

  3. 十八禁漫画无遮挡 午夜dj视频观看在线

    天琴公国与诺顿公国交界处,冰蓝城联军西南战线。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杀声震天,炮火连绵,双方士兵在战壕中厮杀,阵地不断来回易手。到处都是破碎的尸体和橙黄的子弹壳,地...

    0 条评论 112 2021-09-09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