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AdminMa 2021-09-07

好闷!好难受!空气好像不够用,让她没有办法畅快的呼吸,憋的她胸口一阵闷疼,她猛烈的咳嗽一声,就睁眼醒了过来!

入眼一片黑暗,隐隐的还有土腥味传来,这!这是什么地方?她想起身,脑袋却重重的磕在了顶上,疼的她眼前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星星,无奈,她只得又重新躺了回去!她用手扶额,觉得腕间似乎有什么晃动着!她不解,只是转动着头,试图能看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地方!然而,任凭她瞪大了眼睛,却是依旧什么也瞧不出!

地方好像有些狭窄!只及她的身量这般的大小,伸手能碰到顶,应该是个箱子一般的容器,会不会是棺材?一想到这个认知,叶筱绾就满头的黑线,她不是掩护在丛林战之中战友撤退吗?一颗枪子朝着她的脑袋射了过来,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被人都已经下葬了?想到这里,她就伸手去摸自己的脑袋,那里,果然是有一处伤处,好似还包扎着!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听到隐隐的有人声传来,她忙屏住了呼吸,这才听清楚了些许的声音。

“老大?咱们真的要挖这个吗?这正主儿虽然是丞相府的嫡小姐,可是个不受宠的!里面能赔多少好东西啊?”似乎是有人抱怨的声音。

丞相府?嫡小姐?这是说的谁?叶筱绾皱了皱眉心,脑袋有些蒙圈!

下一秒,她便知道别人口中的嫡小姐是指的谁了,因为她听到了头顶上传来了挖土的声音,有人踩在顶上,轰隆轰隆的作响!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浑身戒备,她还真担心,万一有人踩空了,砸到自己的身上可怎么整!

只听咔嚓一道声音响过,她长长的眼睫毛下意识的抖动了一下,像是有土落到了她的脸上,害的她好想去抓一下!

“见鬼了!当真是穷酸一个!瞧瞧,哪里有什么陪葬品?”一道埋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闭嘴!说什么见鬼不见鬼的?不看看自己来的什么地方!这墓园里,真有一个鬼让你见见,你岂不是吓的尿裤子?”有人低声呵斥。

那人似乎哼了一声,一眼看到了叶筱绾手上的玉镯子,眼睛一亮,忙把火把立在一旁,伸手就往她的手腕摸了过去!

捉住她的手腕,就用大力气往下使劲撸啊撸……

那家伙蛮力使得,镯子好像长在她的身上似得,撸的她真的好疼啊!

猛然睁开双眼,朝着那撸自己腕子的盗墓人抱怨说道:“尼玛!好疼啊!你就不能轻点?”

盗墓人头也不回的说道:“什么轻点,用这么大力气都撸不下来,更别说轻点了!”

“那我自己撸下来给你行不?”叶筱绾低声说道。

盗墓人脊背一僵,只听得墓园里面夜枭发出咕咕咕咕的嘶叫声,在暗黑的夜里面听起来,好像是鬼嚎那般,他身上凉飕飕的,缓慢的回过头来,当看到原本应该在棺材里面躺着的人,正眸光灼灼的望着他的时候,吓得他嗷嗷叫一声,就跌坐在了地上!

“你鬼叫什么?”有人呵斥的声音在密林深处响起,原来是回去放东西的同伙回来了!

“老大!你看!你看!诈尸了!”盗墓人浑身抖着,哆哆嗦嗦的伸手指着叶筱绾!

那人的目光朝着她看了过来,叶筱绾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小白牙!

“啊!”那人惊叫一声,也跌坐在了地上,身上更是发出了难闻的气息。

“老大?你这是吓尿了?”一旁的盗墓者皱了皱眉心。

老大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羞恼,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包药物就朝着叶筱绾兜头洒了过去,趁着她被迷住双眼的瞬间,拔腿就跑!

“什么东西?”叶筱绾赶紧用袖子挡住,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冲入了她的鼻端,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哪里还有盗墓人的身影?

“幸好跑的快!落我手里保准让你们躺棺材!”叶筱绾幽冷一笑。

隐隐的,树林里面传来了盗墓人的对话声:“老大,你那是给她投的什么粉啊?”

“是合欢散啊!”老大沉声说道。

“合欢散?那不是给女人下的媚药吗?”

“管她呢!她受不了去找男鬼就是了!”

“那咱俩不该逃…….”

叶筱绾在棺材里面坐了一会,趁着两人留下的火把看清楚自己身上穿的衣物,竟然是古代的装束,衣衫破烂,纤细的手腕上还带了一枚绿莹莹的翠绿手镯,这算的上她这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怪不得能引来那两个盗墓人呢!

似乎是刚才闻到的香味有问题,她只觉得脑瓜仁疼的厉害,忍不住伸手轻拍了一下,突然,头疼加剧,让她整张脸都变了形,一些记忆涌入到了她的脑海之中,她被迫全都想了起来,原来她的身份是紫耀国丞相之女,虽然是嫡女,但是却因为母亲出身不好,并不受宠,但是她却有让人羡慕的婚约,那就是跟当今的太子!

一想到婚约,她的头更加疼的厉害,太子嫌弃她是废柴,不学武术,在大婚之际,突然给了她一纸休书,由头也是可笑至极,说她根本就不是当太子妃的料!她当时被百般羞辱的昏了头,竟听了白莲花妹妹的劝,跑去太子府长跪不起,后果可想而知,不但没有等到太子收回休书,还奏请皇上,将她直接就许了一个残废王爷!

残废啊!残废!就算是回忆,她也能感受到原主身体内的那种强烈的怨念!她叶筱绾!丞相府长嫡女,原本是贵女,凭什么要配一个残废?凭什么?

刚烈如她,直接一头碰在了太子府门前的狮子上,整个人就人事不省!

但是,她当时一定是没死!还有气息的她被接回了叶家,竟不成想,被人给下葬了!这是有多讨厌她,能生生的把她一个活人给塞到了棺材里面给埋了啊?想到这里,她就银牙紧咬,拳头霍然紧握!

很好!草菅人命是吧?够狠!她叶筱绾死了也就罢了,没死被塞进了棺材里面活活给闷死了,才被她这个特工叶筱绾占了身体,既然占了原主的身,那就要把原主不甘的仇给报了!

想到这里,她用力的闭了闭眼,喃喃道:“叶筱绾!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叶筱绾从棺材里面艰难的爬起来,前脚刚踏出去,就看到有嗖嗖的羽箭飞射而来!
惊得林中鸟儿簌簌起飞。

吓得她慌忙又躲回到棺材里面,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警惕的看着四周,自言自语道:“难道知道我没死,还派了杀手过来了?”

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因为她听到了不远处的草丛里面,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惊得眉心一跳,看到旁边有盗墓人留下的一把锋利匕首,便抓入了手中,小心翼翼的猫着腰走了过去!

夜风寒凉,吹起她原本就单薄的衣裙,让她忍不住牙齿打颤!

前边的枯草被压了下去,似乎有一个人正躺在那里!

“什么人?”叶筱绾饶是再胆大,在这墓园里面,也是心惊胆战!

没有人回应她,但是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却飘了出来,熏的她下意识的皱了皱黛眉。

受伤了?有了这个认知,她就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人,不是鬼…..

她蹭过去,看到有人正趴在草丛里面,一定不动!

原来是个死人啊!她放松的拍了一下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跳动的有些快了,而且,还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欲望在身体里面游走!

她舔了舔有些发红的嘴唇,望了一下那个伏在那里依旧一动不动的人,好奇的打量着!

猛然一道疾风袭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锋利的长剑就搁在了她喉间,她忙举起双手喊道:“我是个路人!我是个路人!”

男人阴冷的眸送她的脸上扫过,薄唇轻启:“路人?”

“是啊!是啊!”叶筱绾小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并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只见他一身黑色夜行衣,眉目俊朗,五官犹如雕刻,当真是一枚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啊!若是在平常,定然会让叶筱绾好好的YY一下,但是,此刻,男子眼底的杀意,让她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男子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再三确定她的确是对自己无害的时候,猛的放下了长剑,寒声道:“滚!”

叶筱绾头也不回的就手脚并用的爬走了,但是下一秒,她又爬了回来,眼眸可怜兮兮的看着陌生男子道“我好像是滚不了!”

男子扫她一眼,只见青草无风自动,周围弥漫的强烈杀气朝着两个人席卷而来!

“很好!这么快就追上来了!”男人冷笑一声!

叶筱绾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说道:“是你的仇家吗?”

“难道是你的?”男子薄唇轻启。

“我可没这么厉害的仇家!看样子,是训练有度的杀手吧?而且还不止一个!”她坐在他的身旁,拔起一棵青草放在嘴里面慢慢的咀嚼着。

男子这才认真的打量着她,只见她的一张小脸上,满是尘土,脏兮兮的,却无损她身上的灵动,更难能可贵的是,若是平常的女子,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哪里还能跟她这样跟他坐在那里淡定聊天的?

胸前的伤口疼痛袭来,让他忍不住弯了腰。

“你受了重伤了吧?”叶筱绾斜睨着他。

“要你管?”男子狠狠的瞪着她。

“我也不想管啊!只是,我现在也走不了!咋办呢?”叶筱绾叹息一声。

男子的眼眸沉凝,扫了一眼四周,干脆不理她,独自坐在那里调着内息!

“喂!我说,你倒是想办法啊!咱俩可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啊!”叶筱绾焦急的扯着男人的衣袖说道。

男人霍然睁开眼眸,眼底闪过了一抹精光,吓了叶筱绾一大跳,但是她依然倔强的没有撤回自己的小手!

低头看到了那只小手,他竟奇迹的没有将她一掌拍飞,而是任由她扯着!

“我说啊,我真的是受了你的连累!你瞧瞧,原本我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能走出去的!现在好,外面杀手包围,万一一箭射死我,我岂不是又得重新回棺材里面去了?”叶筱绾开启碎碎念模式,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上好的琉璃翡翠那般!

“闭嘴!”男人呵斥她一声,暗黑的双眸随意的扫了一眼四周,只觉得空气陡然紧张了起来,那些杀手已经追到近前了!

叶筱绾也是感觉到了,她脊背猛地一凛,整个人犹如充了血的猛兽,机敏的看着四周!

男子微微有些惊愕,她刚才不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模样吗?怎么现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那般?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子,只见她身量瘦小,衣服破烂,却隐隐的觉得有一种力量在她的身体里面游走,让人无法忽视!

这小女人,很有意思!南宫夜阑忍不住想道!

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打量,叶筱绾回头瞪他一眼,不满道:“这些人可都是来追杀你的!”

“你可以逃!”南宫夜阑薄唇轻启。

叶筱绾撇撇嘴,她是可以逃,但是那些人就在外面守着,眼看着她往外走,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一起杀了,因为他们会认为自己跟他是同伙!这男人,也就长了一副好样貌,简直是惹祸的麻烦精,让人头疼!

“我要是逃,也得先杀了这些人再说!”她话音落下,人就冲了出去!

隐藏在暗处的杀手见有人冲了出来,便也现身与她厮打在一起,她的招数很是诡异,让那些杀手吃惊之余,更是暗暗震惊,对方原本是一个小女子,出手招式就如此的狠辣,招招落的要害,她手中的匕首更是锋利异常,一把普通的匕首,在她的手里,竟是成了杀人的利器,刀刀封喉!瞬间的功夫,那些杀手已经死了一半!

南宫夜阑沉凝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惊愕,只是片刻,这小女人功夫他看不出来历,但是却真的是极为厉害!让他这个惯常杀人的,也看的胆战心惊!

突然!一名杀手的长剑袭到了叶筱绾的后脑,她正跟人缠斗,无暇分身,眼看着那长剑就要将她的后脑刺穿!

“小心!”南宫夜阑忍不住急喝一声。
叶筱绾不及解决面前的杀手,整个人猛然倒退,然后飞起一脚将身后偷袭之人的长剑踢飞,长剑像是长了眼睛,直接就将她面前杀手的胸膛就给穿透了!

如此借力打力的手法,堪称完美,让南宫夜阑都几乎要给她鼓掌叫好!但是身份使然,他垂下眼眸,将眼底的那一抹惊艳给隐藏了下去!

看来这次回来京城的福利不错!他似乎要感谢某些人的刺杀了!

十几名杀手在短时间内解决了干净,叶筱绾气喘吁吁的回到了南宫夜阑的身边,擦了擦小脸上的汗水抱怨道:“你真的伤的动不了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打?”

“好像是你打别人?”不知不觉间,南宫夜阑身上的冰冷,已经褪去了不少!

“好像也是!”叶筱绾皱了皱好看的黛眉。

南宫夜阑没有说话,依旧闭目疗伤,然而,他身旁的叶筱绾,却怎么也无法安静下来了,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突然窜起了一簇火苗,那种火苗,让她异常的难受!

“唔!好热!”她嘤咛一声,忍不住去扒开自己的衣服。

南宫夜阑心里一跳,入眼的一片香艳,简直是让他喉咙一紧,然而,下一秒,一个想法突然从他的脑海里面冒了出来,嘴角霍然就绽开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讽笑,如此煞费心机的用苦肉计来欺骗他岭南王南宫夜阑!真真是下了血本啊!只是找的这个小丫头,却是太嫩了,演技都不过关!

想到这里,他猛然倾身,将叶筱绾一下压到了身下,让她浑身动弹不得,她小脸通红,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吼他:“你起开!压我干什么?”

“说!瑞王派你来什么目的?”南宫夜阑寒声说道。

“什么?什么瑞王?”叶筱绾此时脑袋里面昏沉沉的,看到眼前的男子,莫名的好想去扒他的衣服!根本就不明白他问的什么。

南宫夜阑看着她那澄澈的眼神,愣了一下,难道她真的是无辜的?或者是她隐藏的太深?

他猛然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颌,看到她疼的小脸变了形,双腿朝着他身下狠狠的顶了上去,他及时的闪开,双手一带,就将两人弄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她整个人伏在他的身上,那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眼前的男人让她感觉十分的舒爽冰凉,她忍不住想与他亲密,更亲密一点,脑袋往他的脖子里面一个劲的拱啊拱,就为了能给火热的小脸降降温!

南宫夜阑冷眸看着眼前神志不清的女人,一丝娇媚的声音从她的唇边溢了出来,让她都无法相信,这是出自自己的嘴里!

“好难受!嗯…..”她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去扯他的衣衫,三两下扒开,就贴了个密实,还很舒服的发出了一道满足的叹息声。

“滚!”南宫夜阑伸手揪起了她脊背的衣衫,将她丢出去老远!

剧烈的疼痛让叶筱绾有着一瞬间的清醒,她迷糊的眨了眨双眸,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饥渴?就算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是帅的人神共愤,她也不能就这么饿狼一般的扑上去吧?

猛然她想起了盗墓人临走的时候,朝着自己身上洒的那些药粉!

该死!竟敢拿媚药祸害老娘!

叶筱绾气的嘴唇发抖,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就往一旁走去!

南宫夜阑冷眼旁观,当看到她突然捡起掉在一旁的匕首往自己的腿上狠狠刺去的时候,眼底一沉,迅速的捡起了一旁的石子,朝着她的手肘激射而去!

当!手肘剧痛袭来,匕首也掉落到了地上!

“你不要多管闲事!”叶筱绾泛红的眼眸狠狠的瞪向了南宫夜阑!

她艰难的爬过去,又重新将那把匕首拿在了手里!

用力的闭了闭眼,毫不犹豫的再次刺下了匕首!

南宫夜阑本想真的不再管她,可是看着她那张对自己都如此狠辣的神情,忍不住心里一动,长臂一伸,就将她搂入了怀中!

他身上的冰凉气息再次卷了上来,惹得叶筱绾脑子里面的渴望更加疯狂的叫嚣,她用力的咬着出血的唇瓣,切齿道:“要你多管闲事!”

南宫夜阑皱了皱眉心,将她的手脚压住,但是她的身体却不老实的往他身上贴啊贴!

“嗯啊……..”每贴近一点,她都发出如此这般的销魂声音,简直是要了南宫夜阑的老命!他狠狠的咒骂一声,努力的想要将她推的离自己远一点!但是不及一秒,她就像是八爪鱼那般的纠缠了上来!

虽然这小丫头算不得绝世倾城的大美人儿,甚至还有些消瘦的不像样子,就像是未发育完好的样子,也不过就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是他南宫夜阑,竟然很不厚道的有了不该有的反应!

他的一张脸,此时沉若寒冰,怀里的小人儿纠缠着他,他面上虽然清冷,但是,骨子里,竟然有了要将她压倒在身下的冲动!他不是极其厌恶女人的吗?小时候,他顶着一张冰块脸,任何女子都无法近他的身,就连长公主,也是远远的看着他,可是他为何却对这貌不惊人的小笼包就起了反应呢?

克星…..他抱着她,缓缓站起身,朝着墓园外面疾步走去!

刚踏出墓园,就见数几名暗卫迅速赶来,当看到南宫夜阑的时候,纷纷跪下行礼!

“主子!路上遇到了麻烦!好像是瑞王的人…….”属下清风哑声说道。

南宫夜阑挑眉看了他一眼,他警觉失言,忙垂下头请罪。

“瑞王殿下果然没让本王失望!几年不见,他的属下,果然还是一个个的草包!”南宫夜阑冷笑道。

“草包?”清风楞了一下,狐疑的看着南宫夜阑。明明不是草包好吗?他们几个暗卫,可是被那些杀手纠缠了好一阵才才将他们杀退的!

“清风!我们现在回驿馆!”南宫夜阑担心怀里的小丫头会出事,是以不敢耽误!

“唔……”突然一道清浅的呻吟声在南宫夜阑的怀里面传来,那软软蠕蠕的声音如同猫爪子那般的挠的人心痒难耐。

“闭嘴!”南宫夜阑呵斥一声,真恨不得直接封死怀中小丫头的嘴。

“呃?”清风满头黑线,震惊的发现,自家主子的怀里面竟然抱着一个女人?

下一篇:一曲清凉,聚散无常
上一篇:繁星照亮了梦
相关文章
  1.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唔小东西你里面真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决无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因着个人教育能力的问题,总觉得现今的社会男孩儿会比女孩儿好带,所以很庆幸生了个男孩儿。 但随着孩子慢慢的长大,问题也随之...

    0 条评论 127 2021-09-07

  2. 和同学比赛输了的去他家 正文第087章两女

    老天尊一死,结果是不言而喻的,蛮荒部落的人夺取九大圣地的控制权,接着怕是就会对整个仙界下手了!等于是摘仙皇遗留下来的桃子了!这虽然很不合理,因为仙皇那样的人物居然...

    0 条评论 147 2021-09-07

  3. 杨钰莹小说,云芬第1部分阅读

    香菱异常随意的把碟子放在了重云面前,看向白季遥便问道:“你今天找到律法专家烟绯了吗,听说每天去找她的人都有好多,该不会一整天都在排队吧?”“这倒没有,运气好排到我...

    0 条评论 171 2021-09-07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