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老师让我上她后面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上这里

佚名 2021-09-03

  她一觉睡到了晚上六点,还是被张妈敲门吵醒的。张妈一进来就推着她去换衣服,说是楼下陆夫人一家都来了,特意为了看新儿媳。

  孟知意这才后知后觉觉得有一点担忧,虽然已经决定了在陆家好好待下去,但也有把握陆垣衡肯定不会将她送回,可是陆家人怎么会是吃素的,如果知道他们花了大价钱娶回来的女人竟然是冒牌货……

  孟知意打了个寒颤,不敢往下想了。

  果然,还没下楼,远远就听见有女人高亢的声音尖利地响起:“妈,你说哥娶的嫂子,到底长什么样啊?”

  “还能是怎样,不过也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小门小户出身,不过配陆垣衡也是够了。”一道稍微年长一些的女声说道,声音带着浓浓的嫌弃。

  不过暂且没有听见陆垣衡的回答,想来他现在应该不在客厅。

  正在这么琢磨,冷不丁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站在那干什么?”

  孟知意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陆垣衡已经换好衣服,头发也是正经打理过,露出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睛,薄唇轻抿,衬衫领结打的笔挺,西裤衬得腿修长,看人的时候眼皮子一掀,倒是风流又多情的长相。

  不过他一向没什么表情,脸色又冷又硬,很大程度上冲散了这种感觉,只让人觉得不近人情难以靠近。

  “过来推我过去。”陆垣衡开口,声音平而直,孟知意腹诽,明明轮椅是可自控的,却还要麻烦她。

  不过还是走过来握住把手,安分地往前推去。

  “今天晚上不要惹事,否则被发现了。”陆垣衡轻笑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否则被发现了?

  孟知意心下重重一跳,竟然不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被发现了?

  可是被发现了,他也不会说吗?

  就这么心事忡忡地想着,转步就到了客厅。

  陆家家大业大,豪门之下也有不少的肮脏龌龊事,比如一些孟知意也知道,如今的陆夫人并不是陆垣衡真正的生母,听说是后来小三上位,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后来陆垣衡断了腿,也逐渐放开了尾巴,在陆家耀武扬威起来。

  她只有一个女儿,叫陆娇娇,倒是黏这个大哥黏的紧。

  不过陆垣衡虽然腿断了,但是陆家真正的下一任接管者却还是他,不过有小道消息称,陆夫人老蚌含珠,还想再生一个儿子争家产。

  不过如今说话分量重的,还是陆家的老爷子,年轻时当过将军打过仗,铁血的军人。

  孟知意在脑子里回忆查到的关于陆家的事,慢慢想着。

  “推我去主位。”陆垣衡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在看清来人时,陆垣衡的声音更冷了几分。

  原本还嚣张跋扈到当成自己家的肆无忌惮的两人见到陆垣衡出现顿时收了声,陆夫人更是讪笑着起身:“垣衡来了啊。”

  陆垣衡视若罔闻,目不斜视被孟知意推去了主位。余光里,孟知意瞥见这位被冷落了的陆夫人表情并不是很好,更是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不过看清打量她的不过是一个被交换进来伺候陆垣衡的孟知意后,她更是毫不收敛地冷讽一笑,吃定了孟知意不敢反抗。

  孟知意:“……”

  “阿姨,您为什么瞪我啊。”出乎意料的是,孟知意根本没有如同陆夫人想象中的畏畏缩缩如同鹌鹑,反而在看清了她眼底的嘲讽时,更是惊讶地反问。

  “垣衡,这位阿姨是不是眼神不太好啊,刚才好凶好凶地瞪我。”孟知意软着声音,倒是真的害怕了一下。

  在人看不见的角度,陆垣衡忍不住勾唇一笑。

  倒真是会狐假虎威耍威风。

  也是个不逞多让的主,半点吃不得亏,之前在他这里吃瘪,就故意拿泡沫打在他身上,现在被陆夫人瞪了一眼,就会直接跑来告状了。

  不过,倒是不惹人厌。

  陆夫人也没想到孟知意竟然会直接说出来,在豪门宅子待的一句话弯弯道道明嘲暗讽,倒是第一次碰见这么个直球选手,脸色都变了:“你说什么……”

  “她还没瞎到那种地步。”陆垣衡淡淡开口,竟是维护孟知意的了。

  孟知意在心中笑笑,差点没忍住,没想到这男人还挺上道,还知道帮她怼人。

  “是啊,垣衡,刚才这位阿姨真的好凶地瞪我,皱纹都起来了。阿姨,我妈妈告诉我,女人老了不能经常生气的,否则会越变越丑哦。”孟知意依旧用那种温顺无害的声音说,仿佛真的是在给她提意见。

  陆夫人是气到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孟知意的那张嘴,表情还得装作善解人意的长辈模样,应和:“那是,你说的对。”
  落座之后,气氛一时有些凝固。

  一行人都是沉默地用着饭,陆垣衡是纯粹的食不言寝不语,孟知意是完全不想淌这趟浑水,虽然不知道陆夫人两人来这里是为什么,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也不去触霉头。

  大概是刚才吃了瘪,一顿饭下来,陆夫人竟然半句话都没说,只不过两人脸色都挺难看就是了。

  用完餐之后陆垣衡明显不想再留人,径直就离开了,陆夫人两人留着也没趣,除了吃了一肚子闷气什么都没得到,愤愤打道回府。

  人走了之后,孟知意才故作天真地问:“你小妈她们走了,你不怕她们回去告状吗?”

  陆垣衡将面前的文件翻过一页,声音冷淡:“她不是我小妈,别瞎说。”

  不是就不是。

  不说就不说。

  孟知意默默腹诽,摸着肚子露出个满足的笑:“饱了,我要睡觉去了。”

  陆垣衡抬头,追随着孟知意没心没肺的背影,直到隐在楼梯后再也看不见背影,目光才骤然一沉。

  她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想着她刚才的故意的举动,明显拿着他当挡箭牌去怼陆夫人,事后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地追问,到底是城府太深,还是过于愚蠢。

  或许留下她,也并不是坏事一件。

  孟知意回房之后,就将门反锁了。

  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事件之后,她明白了陆家也不是久待之处,陆垣衡太精明,指不定现在已经知道了什么,而陆家背后的水也不浅,时不时还有人上门来挑衅。

  她可没什么兴趣留在陆家安安分分做个陆夫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至于她跑了之后事情会变成怎样,那就不在她的可控范围了。

  接下来几天,孟知意一直在密谋怎么查到亲生父母跟陆家的关系。

  陆家比较干净整洁,陆垣衡不喜欢有人留在这,因此只有一个管理起居生活的张妈,而陆垣衡则是一天都待在房间里,也不知道捣鼓什么,看不见人影,因此也相安无事了好几天。

  只不过孟知意还没想到应该出门,机会就送上门了。

  “你要带我出去?”孟知意表情震惊,明显地不敢置信。

  陆垣衡不再穿着他那一成不变的白衬衫,西服笔挺,深裤衬得腿修长,正打着领结,闻言抬头瞥了镜子对面的孟知意一眼,淡淡解释:“见爷爷,你就不能再继续穿这身。”

  “上次不是已经见了你小妈了吗,还要见?”

  陆垣衡觉得额角青筋跳了跳:“注意你的言辞,”又顿了顿,才继续说,“给你十分钟换好衣服。”

  陆垣衡这一记直球打的孟知意是措手不及,本来想着能不能偷偷离开去联系手下密探,跟着陆垣衡上了车开了半个小时后才恍然回神,计划是泡汤了。

  没想到到了陆家之后,才发现并不是像陆垣衡口中只是简简单单吃一顿家宴,而是整个陆家都在举办一场宴会。

  陆垣衡提醒她:“推我进去。”

  孟知意回过神,这才重新推着陆垣衡向前走去。

  整个大厅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身着燕尾服的演奏者优雅地演奏出一首首动听的曲子,陆垣衡进来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眼光,有人眼里带着嘲讽,有人眼里带着鄙夷,还有的人眼里带着怜惜。

  唯有陆垣衡不为所动,他没有出声,孟知意也不敢停,只能朝前推着。

  “哟,这不是陆先生吗?”一道娇俏的女声响起来,带点讥诮,晃着酒杯挡住了两人的去路,陆垣衡抬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庸脂俗粉的脸。

  记不清。

  女人却明显不像他这么平静,看见他这幅模样,眼里闪过一抹愤恨,却微微抬高了偷,挽着身旁男人的手也紧了紧。

  “没想到你也结婚了,这女人也不怎样嘛。不过也谢谢当年你拒绝我,我现在才能找到像明城一样的好男人。”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旁肥头大耳的男人一眼。

  男人接收到她的意思,得意的笑笑笑,那肥厚的肚皮将西装都撑得鼓鼓囊囊,可笑地举着酒杯向陆垣衡致意,带点高高在上:“陆先生,想来你应该知道我,明亨纸业的吴宜兴。”

  陆垣衡偏过头,像是真的在认真回想,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明亨就是之前那个面临信任危机,申请破产的那个公司对吧?”

  “噗嗤——”孟知意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吴宜兴脸色涨红,结结巴巴地辩解,“那是……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明亨现在……”

  “我记得,当时你们家放低了百分之六十的利润求我们融资,那份文件还是我签字的。”陆垣衡点点头,附和道,“吴先生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孟知意憋笑憋的辛苦,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这么毒舌,三言两语就堵的对面说不出话来。

  “哦,还有这位小姐,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名字是什么?”陆垣衡又问,神情真诚,不似作伪。

  女人哪里还有脸说出自己的名字,他不过是个名流小演员,之前陆垣衡腿还好的时候一眼盯上了这位翘楚,三番两次示爱不成,脸倒是丢了一地,之前听说陆垣衡娶了个不入流的女人,更是得意忘形,翘起尾巴就想来炫耀。

  巴结到了一个纸业大亨,没想到也是个纸皮囊,在陆垣衡面前吃不到一点好。

  “如果没什么事,麻烦让让,我要过去了。”陆垣衡言语看似温和,实则冰冷疏离,带着一点不近人情地高高在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目视两人。

  吴宜兴一噎,口不择言起来:“陆垣衡,你现在有什么得意的,你是陆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可是你腿不也是废了吗……哎哟!”

  一块蛋糕被重击在他脸上。

  孟知意拍拍手,状似惊讶地问:“哎呀,不好意思吴先生,刚才我手一滑,不小心把蛋糕砸你身上了。”

  吴宜兴脸色难看,奶油沾的他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特别是今天为了这场宴会,他还特意忍着肉痛定制了一件高级西装,碰不得水。

  这到底是不是多手滑,才能将蛋糕砸在他身上。

  “不好意思哦,我们要过去了,麻烦这位先生待会自己去处理一下吧。”孟知意言语抱歉,手却已经推了陆垣衡要往前走了。
  吴宜兴作势还想上前,衣角被女人狠狠一拽,周围都是窃窃私语不怀好意的打量,女人只觉得脸都在烧,低着头低声呵斥:“你还嫌弃不够丢脸!”踩着高跟鞋愤然离场。

  孟知意推着陆垣衡来到会场后方,殊不知刚才的一幕尽数被陆夫人收纳眼底。

  二楼楼台处,陆夫人冷眼观看了一场好戏,嘴角扯出一个冷笑,抓着帕子的手用力发白,从鼻尖冷哼一声:“……果然。”

  她早就怀疑孟知意是不是真傻,如果一个傻子,真的能那么牙尖嘴利逻辑清晰地言语击退他人吗?

  陆夫人有些踌躇不定。

  此事还有待商榷,只要孟知意在陆家一天,就不怕抓不到她的狐狸尾巴。

  陆夫人微微仰头,斜长的眸子里尽是冷意,觑着早已经不见人影的两人。

  孟知意手里拿着一块蛋糕,塞的嘴里鼓鼓囊囊,一双手上全是奶油,又蹲在陆垣衡旁边,举着咬了一半的蛋糕递过去,傻笑:“你吃。”

  陆垣衡一言难尽地看着她,良久,他的眸色沉了几分,带着几分试探嗤笑:“孟知意,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又或者是,装傻。

  孟知意一口蛋糕噎在喉咙间,捏拳用力拍了拍胸口,又站起身到处看哪里有水杯,好不容易顺口气,她又浑然不觉地拿起一块新的糕点塞进嘴里,偏头看向陆垣衡:“你说什么?”

  “我说……”陆垣衡提了口气,皱着眉重复。

  一块蛋糕啪嗒一声掉在他的腿上。

  陆垣衡脸色黑的就像锅盖,阴雨密布的天气,看着孟知意的眼神好像要杀人,孟知意吓了一跳,瘪着嘴拽出旁边的装饰手巾擦,奶油抹到手上又顺势舔掉,看向陆垣衡的眼神懵懂无知。

  陆垣衡拳捏了捏。

  最终闭了眼,再次睁开,又是古井无波的平静神色。

  罢了。

  他冷笑一声:“孟知意,你最好能永远装下去。”

  孟知意像是不知他的用意,“喔”了一声,还想继续擦蛋糕,陆垣衡已经控制轮椅转身,朝着隔间走去。

  他需要去换衣服。

  看着陆垣衡离去的背影,刚才还傻兮兮的女孩收敛了神色,低着头垂下来的发挡住了她的表情,嘴角漾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慢条斯理用着手巾擦着手上剩余的奶油。

  不好糊弄的男人。

  也不知道还能瞒多久。

  孟知意撩开头发,没忘记自己的本来目的,手巾轻飘飘一丢,瘪起小嘴像是被抛弃的可怜模样就想追上去:“老公,等等我嘛……”

  “什么老公不老公的,害不害臊,”一道烦躁的女声响起,陆娇娇抱肩站在她身后,掠过她脏兮兮的衣裙尽是嫌弃,“孟知意,就你这样的,能嫁给我大哥真是三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你知道我大哥是怎样的人吗?整个A市所有女人魂牵梦萦的人物,要不是你们孟家倒贴,轮得到你知道傻子嫁过来吗?”陆娇娇说话毫不客气,一口一个傻子,哪怕孟知意故意装疯卖傻,此时也不免有些气闷起来。

  又不是她想嫁给陆垣衡的。

  她也想赶快找机会跑啊。

  面前的女人嘴一张一合,都不是什么好话,越说还越上劲,孟知意都要怀疑这位陆小姐是不是对陆垣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不然陆垣衡娶老婆,为什么她能这么激动?

  大概是看她半晌不说话,陆娇娇以为她是被自己震慑住了,和陆夫人如出一辙的冷哼:“早知道你是个傻子,言听计从,就是不知道,”停顿,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纸包,抖擞出药粉洒进酒杯里,“不是说渴吗?来,我给你冲了好东西。”

  酒杯里的香槟还有未溶解的粉末。

  “怎么,不喝?”陆娇娇挑了挑眉,眉眼是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阴狠毒辣,“怕有毒?不是说你渴了吗?”

  原来,她早就在旁边偷听了。

  甚至还将刚才她噎住的场景看在眼底。

  孟知意手在裙子上擦了一把,笑嘻嘻地接过来:“渴……”

  陆娇娇看着她将酒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这可是能让她露出丑态的东西,如果她毁誉了,那么,就不能嫁给陆垣衡了。

  陆家家风森严,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不良的女人进入。

  陆娇娇得意地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孟知意包着一嘴的酒,五官狰狞,看上去有些难以下咽,她似乎想吞下去,但并没有遂意,猛地一呛,嘴里的酒尽数喷在了陆娇娇的裙子上。

  “啊——”那酒是澄黄色的,陆娇娇今天穿的又是件白裙子,星星点点全是黄印,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孟知意捂着嘴,声音怯怯,陆娇娇却清晰地看清了她眼底残留的笑意:“呜呜呜阿姨……对不起。”

  阿姨。

  陆娇娇眼前一黑。

  咬牙道:“孟知意,你要不要脸,你只比我还小一岁,也有脸叫我……”

  “老公,老公你去哪里了?”孟知意根本不听她的话,转身朝着陆垣衡离开的方向跑去,徒留陆娇娇满身狼狈站在原地,要不是旁边没人,她一定会沦落成所有人的笑柄。

  孟知意跑走属实意外。

  也不知道陆娇娇放的是什么药,只不过在嘴里抿了会,现在竟隐隐有些发热昏头的迹象,她跌跌撞撞,脚有些发软,心里所浮光掠影转过一个念头。

  这药……药性真猛。

  趴在房门,滚烫的小脸贴着冰冷的门面,孟知意依稀辨别出这是换衣间,用力敲了两下门,拉长了声音喊:“陆垣衡……陆垣衡!”

  门被拉来。

  脸颊通红的女佣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门内,是才换好了裤子的陆垣衡,眼底隐隐带着不耐,要不是他腿脚不方便,怎么会沦落到需要人协助才能换好裤子。

  那女人长的不怎样,动作倒挺多,真以为他看不出她的心思吗。

  再看着靠着门懒懒散散站着的陆垣衡,心底更是不耐,要不是这女人,他怎么会……

  “陆垣衡……”孟知意摇摇晃晃走了进来。

  陆垣衡正想皱眉问你是喝了酒吗,孟知意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猛扑过来,脑袋正好磕向他膝头,额头通红了一大片,陆垣衡吓了一跳,想将她扶起来,触及才发现不对劲。

  高的不正常的体温,抬头面若桃花,眼神迷离,假面一样挂在脸上的傻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青涩的成熟,带着不自知的韵味,眉梢眼角都是风情。

下一篇:爱情亲情友情经典语录 亲情友情爱情经典语录
上一篇:舍友情语录 关于友情的名言
相关文章
  1. 物理老师让我上她后面 别不要不要在公车

    一句话友情经典语录 一句话经典语录友情 良友在生旁,地狱变天堂!世上唯一无刺的玫瑰,就是友情。小编特意为大家整理了这些经典的句子。如果你也喜欢的话,请持续关注哦。...

    0 条评论 149 2021-09-03

  2. 学霸把学渣按在墙上做 早就想在阳台要你

    励志网为您提供经典语录、名言警句、句子语录、名人名言等经典句子。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流行励志短句霸气励志名言短句霸气经典语录句子,希望你能够喜欢。 流行励志短句霸气 励...

    0 条评论 185 2021-09-03

  3. 唯美心情短语人生感悟/唯美句子

    唯美句子大全,优美的唯美心情短语人生感悟,唯美心情短语人生感悟最扎心的伤感句子,原创的 最扎心的伤感经典短句句子及流行句子简短好词赏析。...

    0 条评论 69 2021-09-03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