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鬼故事 > 正文

爸爸,不要丢下我

时间:2019-08-14 09:56 来源:网络 作者:耳火 阅读:

  董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生活在一个四周环山的小县城里。一年四季都奔波在路途上的董伟近几年老了许多,头上的白发不知何时也冒出一大片来,本来30来岁的他看起来比人家40岁的人还显得苍老。

  最近董伟的老婆刚刚为其产下一子,为了儿子奶粉钱,跑夜班出租的他基本都是跑一个通宵,其他出租车司机大多跑到12点便收车,而十分疲惫的董伟想着儿子可爱的摸样便又打起了精神。

  快夜晚12点了,董伟开着车围着县城打转,看着街上的行人,盼着能否多拉一个活,转了半天,也一无所获。

  停下车,打开了收音机,听着音乐,董伟拿出了钱包,点了点,只有183元。今晚的活似乎不太理想,董伟,揉了揉眼睛,掏出一只烟,点燃,深吸一口,慢悠悠的吐着烟,顿时整个车内弥漫着香烟的味道。

  “咚、咚、咚”拍打着车门的清脆声。

  董伟猛的立身,摇下了车窗。

  “师傅,青铜县去吗?”车外站着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捏了捏包裹着孩子的大衣问道。

  本来小县城里跑的活不是很多,路程短所以钱也少,像今晚这样的小长途并不是太多,可是赚的并不少。

  董伟连忙打起了精神,丢掉了烟头,便与妇人谈起价钱来,最后以280元跑单面的价格敲定下来。

  车缓缓的行驶着,这环山小县城因为没有通高速,所以走的还是老路。

  盘山公路,出小县城的必经之路。盘山公路全长8公里,大道两侧绝壁千仞,空谷幽深,共计18个弯,180度急弯此消彼长,似玉带环绕,弯弯紧连,层层迭起。

  每年在这盘山公路出现事故,掉下深渊的不下百人。当地的老百姓说每到夜晚都能听到盘山公路那鬼哭狼嚎的声音,似乎一到夜晚,这就成了幽灵地狱。

  车已经行驶在盘山公路,董伟打开收音机,听着广播,本想抽一支烟,想着车里有小孩,便缩回了去拿烟的手。

  盘山路曲曲折折,不过对开车多年的董伟来说,这条路已经驾轻就熟。

  董伟听着广播,不时还从后视镜看看这母子俩。妇人20来岁的样子,虽然不是经常打扮,却也有一股清新的摸样。

  妇人仿佛察觉到有人看她,也抬起头来。

  “诶,师傅,看什么呢?”妇人看着董伟。

  董伟觉得不好意思,便缩回目光。

  待他收回目光又道“师傅,还有多久能到呀?”

  董伟摸出手机看了看道“已经12点了,这盘山路也走出去一半,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青铜县”

  “什么?”妇人声音突然拔高,抓住董伟的衣领,吼道“开的什么车,这么慢”

  董伟从来没感觉到哪个女人有这么大的力气,仿佛被一把巨大的钳子夹住了一般。

  “你……你放开我”董伟急忙踩住刹车,由于惯性,妇人往前一晃,松开了抓住董伟的手。

  董伟不停的咳嗽,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难道她不知道盘山公路是死亡公路吗?180度的弯道就好几个,开快了还要命吗?

  “你个臭娘们,干嘛呢?这死亡公路,你叫我快,你想死啊?”董伟气急,仿佛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这一次抱小孩的妇人却没有生气,也没有跟董伟抓扯,反而是哭了起来,越哭越厉害,最后把头深深的埋进了包小孩的大衣里呜咽着。

  董伟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公路两边的风声吹打着车窗,带着山风,就像当地老百姓说的一样,就像鬼哭一样,外面的风声跟着妇人的哭声仿佛打着节拍一样。“呜……呜……呜”显得格外的忧伤。

  董伟听了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好了,别哭了,我稍微快一些好了”董伟回身安慰着妇人,这老哭也不是个办法。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白菜里的婴儿头
下一篇:幼时的鬼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