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鬼故事 > 正文

巧遇阎王

时间:2019-07-14 21:32 来源:网络 作者:苒苒 阅读:

  时间久一点的学校,都有会自己不成文的传统,和他的潜规则。我们学校也不例外,9月份开学以后的第一个周末,就是学校的鬼节,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

  但是那年的那一天,确实有所不同的,在这个学校来的早一点的学生,都知道这天是鬼节,所以即使外地的同学,也不会在学校逗留,晚上宁愿去耍夜,也不愿多呆一分钟。

  我是周五回家的,因为跟宿舍姐们商量好,周六晚上回学校来抓鬼,大家都知道我眼净(阴阳眼),所以都指望我可以看到。我把这件事情跟爸妈说了。爸妈担心我,但是也知道我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所以决定周六去拜佛。爸妈早就想带我去求佛上香,正好周六大家都有时间,就定在周六早上去。早上早早的起来,做地铁到果园,换乘一辆公交,我们晃晃哟哟的来到了潭柘寺。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是潭柘寺里的人们依旧虔诚的跪倒在地上,有的祈求佛祖保佑他们全家平安,有的祈求佛祖保佑他家孩子考上大学。

  爸妈拉着我在门口买了几捆香。这里的香简直贵的要死,我真不明白,如果佛祖知道他们靠这些香来赚钱,会是什么想法,这可不比那些和尚赚的香火钱,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吗。哎,管他呢。在心里稍微的感叹一下,小跑几下,赶上了爸妈走远的身影。

  "哇.这么多佛?"望着眼前"玲琅满目"的佛像,我发自内心的感叹,"妈,原来咱有这么多佛啊?" 妈妈白了我一眼,拉着我就去一尊我不认识的佛祖的庙里.

  " 嗡..."刚一迈进一步寺庙的门槛,我的脑袋嗡的一响,眼前瞬间就漆黑一片.我一把扶住门.险些摔倒,爸妈诧异的看着我,“怎么了?是不是阴天难受啊?” “嗯,妈,没事” 我一手捂着心脏,一边跟妈妈说,可是心跳还是很厉害,当时那一瞬间的感觉,就仿佛什么东西砸在了我的门面上,妈妈紧张的扶着我,引来了四周人怪异的眼光。我硬撑的直起身体,笑着对妈妈说,“没事了,好了。”爸爸妈妈对我投来将信将疑的眼光,但是看着我一步步的走向庙里,没有出现什么特殊的现象,也就放心下来。

  “噗通。”我跪在了蒲团上,双手合实,“神啊,佛啊,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不要这样给我压力,我只是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刚进门就给我下马威,一会不给你烧香。!” “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呼,呼,呼”还是不管用,心跳很快,我想抬头看一眼那尊佛,可是我不能,我抬不起头,我不能直视他。于是,我蹭的站起来,跑出庙,爸妈紧跟上我,“怎么了?”“妈,阎王殿在哪?我想我应该跟他投缘。”“瞎说什么呢。!”妈妈听到我这么说,愤怒的看着我。“您别生气,我刚一进去,就感觉好憋闷,喘不上来气。”“走吧。”爸爸劝说这妈妈。没办法,妈妈只好带着我朝阎王殿走去,“哎,妈,看来您跟阎王很熟么?这么清楚他在哪?”“在瞎说我抽你!没看见那么大的牌子上写着么?”“哦、这样啊,别动不动就要打人,不知道闺女我眼神不好啊?”撅着嘴,跟着妈妈屁股后面,走道了阎王殿门口,我兴奋的冲了进去,“噗通”跪了下去。边上的人诧异的看着我,我不理会他们,双手合实,“阎王大人,我知道咱俩亲近,前来拜见您,我呢就是希望,要么您收回我的阴阳眼,要么您就稍微给我点法力。我处于这个中间,很难办啊,其实我很希望您可以给我这个机会,我也希望帮助别人,消灭那些恶鬼。除暴安良啊.我的神啊 ,不是我的佛啊.额.我的阎王大人啊..我也不知道您属于那种东西,但是……”“哇呀呀,你说谁是东西啊,你个小毛丫头。不知好歹,本官差点听信你的妖言,准备赐予你法力,可是你居然说本官是东西?无法饶恕,哇呀呀……哇呀呀……哇呀呀……(鸦雀无声)哇呀呀……(依然鸦雀无声)。外?小毛丫头,本官在跟你说话呢?哎?”“噗通”我晕倒的声音。“啊!闺女闺女,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这位施主,我来给令媛把脉。

  “好,麻烦您了”....“施主放心,令媛只是受到惊吓,请扶她到后殿休息片刻”“大师谢谢您。”“阿弥陀佛”。

  “嗯。” “丫头,你醒啦?”“嗯,吓死我了,刚内老头长的那么吓人,我以为钟馗最吓人了,原来阎王长的比钟馗可怕多了,这破坏阎王在我心目中黑马王子的形象。我……咦?”我一边说一边睁开眼睛,爸妈都不在屋里,屋里?这是哪?刚谁跟我说话?“妈?爸?”我大声的呼喊这,“丫头你小点声,这里是寺庙,不是旅馆”“谁?”我惊恐的盯着四周,“这么快就不记得我啦?”“噗通,阎王大人,对不起,小女年少无知,不小心触怒了您,请您原谅。”居然是刚才内个难看的老头,他真的是阎王?“哼。本官何时受过此等气?罢了,你可记得,那次白无常去你家,让你魂体分身?”“记得记得”“你可知为何?”“不知,不知”阎王瞪了我一眼,继续到“其实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你了,你不光眼睛可以看到一些修为稍微高点的游魂,身体还可以感应到他们,而且你还是难得一见的九阴之体,所以那次我是让白无常去测试一下,你的魂体融合度,可是没想到,你的身体因此感染到了阴气,所以你去其他的寺庙,会有压抑的感觉。”“呜呜……”“你哭什么?”“没有你们这样欺负人的?我能看到东西怎样,我九阴之体怎样?我又不是小白鼠,干什么拿我做实验。”“你不想拥有法力么?”“真的?”我一下瞪大双眼,“嗯”“我在做梦,好吧,我要快点醒来。”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死去的女人
下一篇:闹钟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