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网站地图 文字帝:经典美文之家!
当前位置:文字帝 > 鬼故事 > 正文

让人毛骨悚然的“换阳寿”

时间:2019-07-08 10:01 来源:网络 作者:鬼大大鬼故事 阅读:

  事情发生在我好朋友的外婆身上.在她外婆还年轻的时候,他外公家里是南方军阀(实情),家中很有势力.他外公(下文简称林生)经常出去打仗,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带一些珍贵的东西送给她的外婆.

  有一回林生去山里追逃匪.家里来了书信,说少奶奶身体虚弱,病的很厉害.林生马上返回家中,临回的时候给妻子带了在逃匪家中发现的灵芝和鹿茸.(那个时候都是纯野生的,非常的难找)回到家中看见娇弱的妻子,心中很难过.(那个时候的医学很不发达,没有确诊是什么病症,就是身体十分的虚,完全丧失生活能力)林生吩咐下人把灵芝和鹿茸做药给妻子服用,不懂药理爱妻心切的林生哪里知道这些补品反而害了妻子.病情愈加严重,大夫也束手无策.便花重金请来了当地很有名气的阴阳师.术士讲这种病状需要"换阳寿"才能化解,而且需要先取一颗人的肝脏做引(绝对实情,并非编造.)林生便叫部下马上处决的一名犯匪,取之肝脏作引.

  然后阴阳师叫人准备一套出殡的行头,把他的妻子放入棺材,按照当地的风俗在街上巡礼作法式,期间嘴中阵阵有词(不知道说的什么了,我朋友也记不得)很多知情的人都禁闭门窗.当走到一个临街店铺的门口,店中的老板娘隐约听到了吆喝声,以为自己的儿子回来叫门.便答应着出来"来了,来了"刚出门阴阳师便把袖中的一根长针钉到了她家门口,第二天,这个老板娘就离奇的死去(真的是第二天)我朋友的外婆也就这样把命保了下来!阴阳师说他如果在镇上走一圈后没有人出来应声,我朋友的外婆就一定会死. 这个过程仅用了2天花费相当于买今天好几栋高级别墅的钱.

  据说这种阴阳师在今天的中国还有存在,听完朋友讲我也相信了!

  我家附近有座豪华的小区,不知怎么改的很慢很慢.2年多还没有完工,时常还有120在附近出现,开始不觉怎么.后来我小弟要结婚,我陪他看房子,知情人对我讲千万不要去那个小区看.他说那里有所谓的"那个"盖楼的期间经常有民工在工地出事,死了很多人.

  我还以为是商业竞争搞的恶意攻击,没有在意.反正觉得在我家附近,是豪华小区价钱又公道.真的很吸引人.我便和我弟弟去了.那个时候小区还有一小部分没有盖好(我觉得的)因为有栋楼的顶楼有三个房间是空的,我说的空是没有棚顶,没有墙壁.楼的其他部分都已经和完成的没有区别.在询问过程中我们遇到了我高中同学,他是这个楼盘开发公司的管理人员,刚好来办事.就聊了起来.他的话让我周身发麻,原来这里真的出了6条人命,并且楼顶的那三间房是怎么盖怎么塌的.死的人都是民工.都是盖的过程中被棚顶和墙壁压死.所以这几间屋盖了2年都没有盖好,最后只能这么放着了!还有些看房的客人经过这里的时候被不知哪里掉下来的石块砸伤.要不然这里的房价也不会由原来的1万3掉到8000多.

  现在回头想想真的挺后怕的!不敢相信这发生在我自己的身边~!听说很多城市的建筑都有这种盖不完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后怕……

  恐怖的让我几乎疯掉的经历

  记得那是上大学的时候,还年轻,有一次为了追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孩子,朋友特地为我安排了一个机会. 在晚上我们一起5个朋友去市郊的一栋空房子party  .那个房子是我其中一个朋友的亲戚出国后留下来的.空了几年了没人住(是那种两家共用一个大门的老房子,对面以前住了个孤寡老人,去年去世了,所以我们可以尽情的玩不必害怕打搅邻居.),那里人烟比较稀少路上没有多少行人,我们带了很多吃的在傍晚赶了过去.去的时候我们心情都很激动,毕竟都是刚刚进入大学校门的学生.喜欢新鲜的玩法.当然我的心情比其他人更兴奋,因为我另有目的么,呵呵.

  天色渐晚,很快到了午夜,我们还都兴致勃勃的.扫兴的是其中的一个女生因为家里打电话,必须要回家了.我是个大男人主义者,当然要送送了,其他人继续,我和那个女同学一起离开了.我其实是个胆子很大的人,一路上也有路灯,充当护花使者的我也暗暗得意自己有这个机会表现一下.由于有车来接她,我很快就返回了.说实话回来的时候我才注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真的很荒凉.除了很旧的建筑,就是枯树和杂草,我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回去.楼道里的灯是灭的,我也有了少许的紧张,老楼的感应灯确实不太好用啊!楼道里也异常的安静没有了我出来前的音乐声.难道都累了?"邦……邦……邦……"我急促的敲着门,好久没人应门.心理更毛了! 我又敲了大概2分钟(感觉象是过了1年) 终于听到里面有动静,拖鞋的声音(由于老楼,隔音很差)然后象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是一个老女人."找谁啊?"慢条斯理的问着.当时我全身发麻,由里到外凉了个透!脚也开始飘起来,没有一点力气.

  我顿了顿,想会不会是对门又有人住了进来啊 ,我们不知道.或者这群小王八蛋故意装的吓我呢!想到着我硬着头皮边敲门壮胆边回答到:"你们别装了,快点,我尿急.我大概又敲了1分钟.没人说话了.我有点生气了刚想骂出声,突然有阵刺儿的哭声从屋里传出,声音很小,但是很刺耳.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拔腿就跑,我发誓那种速度是我着辈子最快的一回.下楼后我大概跑了一百多米,到了路灯下面,大口的喘着! 慢慢安定了下来. 回头一望,那个房间的灯还亮着,楼道里也透着亮光.

文字帝美文网【打赏】

扫描二维码,支持文字帝,为网站发展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上一篇:嗜食如命
下一篇:你留指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