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男宠含玉势光屁股打板子)

qiuqiu 2021-10-21

太上皇的春天,缘于七天前的济宁。

也不好说是太上皇定力不够,还是厨娘的诱惑太深,又或是手段太妙。

总之,自打老婆离世后,已经守身十三年的太上皇没把持住,沦陷了。

自打在扬州船上见了太上皇第一眼后,徐厨娘的心思就萌动了。

所以,那一夜,不是偶然,是上天对太上皇的安排。

那一夜,四十七岁的太上皇虽然沦陷了,但终于又做了一次男人。

事后,太上皇做梦都香甜,睡得也是从未有过的舒坦。

而这一切,全是托他那好儿子的福。

“说起我那儿子,嘿,我打小就知道这孩子不俗,将来肯定有出息,没想出息这么大!”

陆有文的脸上满是对当年的回忆,也满是对自家儿子能干的自豪感。说话间不忘搂住妙莲的腰肢,肉肉的,摸起来感觉很好,而且每一次妙莲都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

“你可知道当年多少人托媒人到我家做媒,要把女儿嫁到我陆家做媳妇?我就寻思我儿不是池中物,不能早早给他娶了媳妇,那样会把他手脚捆住。好男儿嘛,就该出去闯荡嘛...”

陆有文越说越高兴,浑然不顾事实是他那破窝家徒四壁,媒人连门坎子都没在他家跨过。

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谁都不想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丢面子,谁都愿意往天上夸自己的子女。

说的高兴,汤喝的也是高兴。

一碗老鸡炖王八,就这么全进了陆有文的肚中,把个陆有文的心弄得暖乎乎的,肚子也是无比舒坦。

“太上皇,进了京之后您可不能忘了人家,之前您不是说要娶我的么,别说话不算数。”

徐妙莲将汤碗放下,伸手搂住陆有文的脖子,这个大他十来岁其貌不扬、大字不识一个,也不解风情的男人,如今却是这世间最宝贵的男人。

“你放心,我陆有文不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这事我也琢磨了好几天,按理说你身子都给了我,我要不娶你就不是东西了,可就是,就是...”

陆有文欲言又止。

“就是什么?”徐妙莲心中一紧。

陆有文有些苦恼道:“我是想娶你为妻,可怕小四子不同意,这个...你也知道,小四子他娘走的早...如今又是要做皇帝的人,我这当爹的突然给他找个后妈,唉,实在是...”

陆有文是老实人,可不是哄骗厨娘,他是真担心儿子不同意他这门婚事,而且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儿子开这口。

“你别说了,”

厨娘听后竟是十分理解,小鸟般依偎在陆有文肩膀上,幽幽道:“不管您儿子同不同意,我徐妙莲都是您太上皇的女人,下半辈子除了太上皇能碰妙莲的身子,别的男人连妙莲的手都别想摸。谁要敢碰妙莲,妙莲情愿去死。”

这番话听得陆有文鼻子一酸,心中大为感动,握住厨娘的双手,真情流露道:“妙莲放心,不管小四子同不同意,我陆有文这辈子也非你不娶。”

“那妙莲也非太上皇不嫁!”

徐妙莲眨了眨眼睛,伸出右手亮出小拇指,嗔了一声:“说好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好好,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陆有文眉笑颜开,额头上的皱纹都因为心情的愉悦少了两道。

“不过太上皇,您要真娶了我,那我岂不是成了太后?”

徐妙莲捂嘴直乐。

“太后?”

陆有文愣了下,“嘿”了一声:“那倒也是。”

旋即意识到什么,表情滞住。

“行了,我才不要当什么太后呢,就是将来你对我好一些,对我那双儿女好一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第三章

些就是。”

徐妙莲起身勾着陆有文缓步来到床边,轻轻一推便将未来太上皇给推在床上,尔后却轻步后退,急得火烧火了的陆有文赶紧问她干什么去。

“太上皇,您急什么?妙莲洗洗就来。”

说话间,厨娘走到舱门处将门带上,然后从角落取出一只盆来,又将炭炉上的暖壶水倒了些进盆,之后吹灭蜡烛解衣蹲在盆上。

床上的陆有文借着月光和岸上官灯的亮光看去,当真是越看越诱人,越看心跳越快。

那“哗哗”的净水声,如寺里的梵音般好听。

.........

这日天还未大亮,为了不耽误见监国他爹就睡在码头客店的胡督办被手下的急促敲门声惊醒了,当时就吓了一跳以为监国他爹来了,没想外面手下却说宫中来人了。

“宫中来人?哪个?”

胡尚友一头雾水,大顺可不像前明那样有太监监军、督矿收税、织造督办什么的,所以这个宫中来人是什么意思?

糊涂是糊涂,宫中来人他胡督办可不敢怠慢,赶紧穿衣前去一探究竟。到地就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第一章

见一队头插羽翎的骑兵站在码头,除这帮骑兵外还有一辆马车,马车前边有一面白无须之人拿着一柄佛尘在那站着。

此时清晨,天气有些冷,运河边更是有些寒意。

“敢问这位公公是?”

胡尚友从前是前明的四川副将,投了淮军后先为山东招抚大使,现为山东运河督办。

这个官职据吏政府那边说是正三品大员,按理哪里需要理会宫中的一个小太监,可前明养成的习惯还是让胡尚友对那太监态度恭敬。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第二章

也是经验。

叫宁得罪阎王,莫得罪小鬼。

天知道这小太监能不能跟监国说上话咧,万一哪天嘴刁,他胡督办就是抱佛脚怕也没用。

“咱家是宫内厅的杨植,奉监国之命前来迎侯太上皇,刚听码头的人说胡督办也在此侯着太上皇,所以咱家便斗胆请人扰了督办美梦,还望督办恕罪。”杨植的态度却是比吴尚友还客气,半点没有宫中来人的张狂样。

听对面太监这么一说,胡尚友顿时恍然大悟,是啊,哪有当爹的都快到了,做儿子的不派来过来迎接呢。

见河畔风大,老亲公的船队又尚未到,胡尚友便想尽下地主之谊,请这位小杨公公同众位羽林好汉到客店一歇,顺便吃些早饭,车内却传来一声女子咳嗽声,这让胡尚友有些疑惑。

杨植见状,微微一笑,低声道:“督办莫问,车上这位是监国孝顺太上皇的礼物。”

礼物?

胡尚友又是一怔,继而不禁点了点头,心中暗自生敬:监国,果孝顺儿也,想的真是周到。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下一篇: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这么着急吗在厨房 小说完整版
上一篇: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竹马你想*我吗笔趣阁
相关文章
  1.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这么着急吗

    232.守活寡的女人陶桃道:“”所以有些事情,是因祸得福,你现在受伤了,可以天天在家里陪着我们,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赵宏彬苦笑,“以这种方式得到的这种所谓的幸福,代价也...

    0 条评论 62 2021-10-21

  2.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男宠含玉

    太上皇的春天,缘于七天前的济宁。也不好说是太上皇定力不够,还是厨娘的诱惑太深,又或是手段太妙。总之,自打老婆离世后,已经守身十三年的太上皇没把持住,沦陷了。自打在...

    0 条评论 89 2021-10-21

  3. 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竹马你想*我吗笔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把方灵琸的注意力一下子从面前的文件中转移了过来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第一章。方灵琸看了看桌子上的时钟,已经晚上十一点四十,不知道是谁还...

    0 条评论 103 2021-10-21

返回顶部小火箭